小說酒吧 > 仙界贏家 > 第3051章 就是機緣

第3051章 就是機緣

巨手越來越近,不過數里。
  
  大地如鼓,風如鼓捶,一陣咚咚急響,敲動界,也震動人心。
  
  鼓聲中,本來就千瘡百孔的山體完全坍塌下來,而深澗里的預言之力也被壓力吹得不見蹤影,依稀能看到舊日被摧毀的很久,那一個個看似模糊實則清晰的指印。
  
  就是它,不會錯了。
  
  能壓制預言之力,那巨手中的力量,顯然是超越了高階法則。
  
  周舒很冷靜。
  
  所見并非真實,而所遇也并非虛假。
  
  山體的變化,近在咫尺的巨手,皆是預言之力所化,并不是真實的存在,但那力量卻是實實在在的。
  
  如果不能擋住,那就灰飛煙滅。
  
  就算是魂影,也不能白給它。
  
  眼中綻出光芒,周舒戰意提升到頂點,見他穩立如山,右手上舉,這一瞬間,右臂已變得烏黑如鋼,而魂影所攜帶的輪回之力,以及舒之力,不斷的朝右臂集中,匯聚。
  
  看起來手臂就像鉆頭一般的旋轉,很是奇異。
  
  若是本體,自然有許多辦法應對,但只是魂影,就只有把自己的身體當成法寶用。
  
  嘭!
  
  巨手猛然壓下。
  
  瞬時山崩地裂,周舒像是掉進了無底的深洞,不斷的往下沉,往下沉。
  
  雖然如鉆頭一般的右臂徑直穿透了巨手,也抵消了巨手帶來的大半壓力,但自身并未脫離險境,那些力量不斷纏繞過來,磨盤一樣的擠壓著周舒。
  
  只周舒并不慌亂,甚而有一絲喜色。
  
  在巨手及身的一瞬間,他已經分辨出了力量的本質,秩序之力。
  
  那么這巨手的來源好像也清晰起來。
  
  秩序之手,諸天聞名,天極榜第七的強者青塵子最擅長的法訣,一壓之下,正本清源,從何來便從何去,無論多么強大多么復雜的力量,都將回歸秩序,歸于平靜。
  
  青塵子早就湮滅,了無痕跡,但是他曾經自傲的法訣,這笑傲諸天的巨手卻還留在命運長河里。
  
  被輪回窺見,被周舒想到,最后被預言法則之力轉化出來。
  
  這是天大的巧合,卻也是天大的機緣。
  
  沒錯,就是機緣。
  
  周舒了解秩序之力,得了蒲牢的指引,他強行渡劫,突破秩序,也從中了解到秩序法則的一絲奧秘。
  
  此時秩序之力洶涌如潮,對他來說正是不可錯過的機緣。
  
  魂影并不是本體,他也不可能把這些秩序之力全都化成屬于自己的力量,但卻可以仔細感悟甚而儲存起來,需要的時候再施放出去,或是帶回去給本體再轉化,不過多費些力氣。
  
  沉浸在那龐大的秩序之力中,感受著它的一切,他痛苦并快樂著。
  
  這痛苦是給魂影的,但本體也有知覺。
  
  說起來這也算是魂影的一個缺點,受傷時周舒會痛苦,消亡時周舒會有死去的感覺。
  
  一個魂影,也好像過了一生。
  
  正和周舒本體說話的相如,看見周舒一抽一抽的,面色蒼白而扭曲,不由心神一悸,“你怎么了?”
  
  “沒事。”
  
  周舒擺擺手,擠出一絲笑容,卻不好多解釋。
  
  采盈一臉的不在乎,叉著腰指著周舒,像在指動物園里的一只猴子,“沒關系,本宮以前經常看他這樣,一會他還要慘叫呢,還會說慘叫得越大聲,修煉就越有好處!你說是不是,月如姐姐?”
  
  趙月如輕輕點頭,微笑,只眼中帶著關切。
  
  此情此景,讓她想起了一些往事,應該算是快樂的往事,其實過了這么多年,他們幾個人還能在一起,還能像過去一樣,真的很難得。
  
  只是,不知道楊梅現在在哪里。
  
  不自覺的,她嘆了一口氣,沒有人發覺。
  
  相如愣了愣,不說話了,大約這就是周舒的一種修煉方式吧,他還是第一次見。
  
  來得快,去得也快。
  
  本以為能煎熬幾個時辰,結果才數百息,那巨手就完全消散。
  
  周舒從地上掙扎著坐起來,帶著血污的臉上露出一絲得意,雖然只幾百息,但所得甚多,魂影里收納了不少秩序之力,自己對秩序法則也有了更深感悟,——像周舒這種情況,任何法則有一點進步都很難,何況進步了不少,何況是秩序法則這樣的最高法則。
  
  該滿足了。
  
  揮揮袖,感覺空落落的。
  
  右臂是沒有了,只余肩膀。
  
  在巨手落下時就沒了,抵消力量的同時,右臂也完全炸裂。
  
  意料之中,想全身而退,本來就不可能。
  
  與手臂一起沒有的,還有不少輪回之力。
  
  這就可惜了。
  
  輪回之力沒了就真的沒了,要再找回來,對魂影來說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只一念,便損了一只右臂,代價不可謂不小,雖然得到了機緣,但也心頭不爽。
  
  不能瞎想啊。
  
  周舒又恨恨的瞪了自己一眼。
  
  放眼四周,一切如常,深澗依舊,山體依舊。
  
  收起心思,繼續往前。
  
  蜿蜒而上,沒多久就到了那山體的中間,空曠的大廳前。
  
  這里的預言之力少很多。
  
  刻印在山體上的預言隨著山體破碎,所以流落在深澗附近,而這里的預言卻都還保存得很完整。
  
  就在那一根根石柱上,滿滿的全是紋路,帶著一種奇異的誘或力,讓人忍不住去看。
  
  但周舒沒有看,雖然那些預言不會很強,至少不會比剛才的秩序之手強,但還是別惹麻煩的好,再說了,他把這里的機緣都用光了,下一個有緣人來了會怎樣?不管到哪里,周舒都不會把一切都撈干凈,這是他的習慣,也避免沾上不必要的因果。
  
  目光落在大廳中間的人像上。
  
  心頭一滯。
  
  現在沒有預言法則遮蔽神識,他還是看不清楚那人像的神態面目,只能分辨出是一位女子。
  
  好像本來就是模糊的。
  
  可以肯定,那不是杏山老母。
  
  周舒見過許多次杏山老母的畫像雕像,也讀過好些典籍,算是很了解。
  
  杏山老母的形象是不固定的,每次看到每個人看到都有不同感覺,有點隨心而為的意思,想到什么就是什么樣,但每一次她的形象都很清晰明確,她愿意把自己展示在其他人面前,絕不會遮掩什么。
  
  這個人像沒有任何被破壞的痕跡,卻故意弄得模模糊糊,明顯和杏山老母的風格不同。
  
  但如果不是杏山老母,為何要把她供奉在杏山門里面,很奇怪。
  
  他立在那里,也和雕像一樣,不動了。
  
  書客居閱讀網址:
  
  
分分彩出号绝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