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我在異界做網游 > 第五十章 威脅

第五十章 威脅


  “奧古斯汀娜大人,咱們也不必繞圈子了,您不喜歡浪費時間,我們牛頭人更是喜歡直來直往。”拉維安加端起身旁的大銅壺,猛灌一口濃茶水,滿嘴的葉子嚼吧嚼吧一口吞下,盡力讓自己昏沉沉的腦袋保持清醒。
  就在剛才,他陸陸續續在不知多少份文件上簽上了自己的名字,也不知道掉進去明里暗里多少個全套。但他拉維安加可以對熔火之神起誓,他絕對是為整個獸人目前最大的利益做考量,絕對沒有一丁點私心。從這一點上來說,他似乎有些對不住他領導下的牛頭人部落。
  不過些許利益,牛頭人根本不在乎,拉維安加逐漸發現,執行力,決策力,財力,甚至武力都不在獸人聯合軍之下的月神殿,實在是個恐怖的存在!
  從那一份份條約中,拉維安加能推斷出,月神殿絕對不是安心在大溝村臥伏的勢力,他們的情報,商路遍布森林,草原,還有永恒帝國。
  最令人不寒而栗的是,明明有這樣優勢的武力,卻處處跟你談合同,談條約,談共識,真的讓人有種不寒而栗的錯覺。
  “你們月神殿,究竟想要干什么?”
  此刻太陽已高高升起,夕莉專門制作的午宴的菜都快上齊了。奧古斯汀娜等人雖然臉上都有些憔悴,但根本不影響他們亢奮大腦的運轉。對于獸人有多少能耐,月神殿方面已大致摸探清楚了。
  “哦,您指的是那一方面?”奧古斯汀娜皺眉認真詢問道。
  “我是想說...月神殿,是想要替代穆希爾斯在這片土地上的統治嗎?”
  “不不不,您怎么會有這種想法呢?瞧瞧穆希爾斯這么些年在西境干了些什么?建立了一座又一座的要塞,相信了圣堂教團的愚蠢言論,將廣大獸人朋友當做邪惡的異類。即使你們不討伐,月神殿也會將那個邪惡的政權消滅掉。”
  與大林朝夕相處,對大林借坡下驢,說大話不眨眼的本事學到了精髓,一本正經說道:“我們想要的只是盡快恢復這里的秩序,令月之女神的信徒們免收凍餓兵災。”
  “哼,恢復秩序,這還不是要搶奪我們獸人戰士用性命與血液換來的土地?”拉維安加冷哼道。
  奧古斯汀娜不以為意,回以和煦笑容:“土地?難道牛頭人還要留在西境種麥子不成?”
  獸人種田,是帝國人類的俚語,用來羞辱明明沒有能力,卻偏偏硬著頭皮也要上,最終得到了教訓的蠢人,拉維安加當然知道這一層意思,但是獸人種地,真的沒有那個本事。就連使喚人類奴隸的技術,也遠遠不及馬拉克斯草原東邊的圣堂教廷。
  “哼,獸人不擅長,抓了整個獅眼守望的人,還不能收獲飽腹的糧食嗎?”
  “呵呵,我們都清楚這場戰爭最后的結局,您就不要再和我打馬虎眼了,拉維安加大人。”奧古斯汀娜端起鑲金瓷杯,淺酌一口,“就在十天前,那個松松垮垮的帝國突然打起了精神。與西境相通的道路,村鎮,全都被嚴密控制起來了,即使是普蘭德斯商行,想要運些許糧食與兵甲進入西境,也是千難萬難。”
  “這個冬天,獸人軍團獲得糧食的有效渠道,恐怕只有越過茫茫草原的圣堂教廷了,而在下過雪后,這個渠道也會隨時被卡斷。更何況,冬季你們不回去,老弱婦孺,牲畜能度過寒冷的冬天嗎?能對付得了在寒冬中發瘋的魔獸嗎?”
  “獅眼守望半年得不到援兵,可不代表帝國中有人愿意放棄這片土地。說實話,在穆希爾斯死定了的消息在帝國傳開后,有一群有一群的人打著為穆希爾斯報仇的旗號在招兵買馬,等待寒冷冬季與泥濘雨季一過,便帶領軍隊過來再一次把西境裝入人類帝國的口袋中。就算岡姆再能打,可人類帝國的野心勃勃之輩確是十倍百倍多于獸人的。”
  “穆希爾斯是個蠢蛋,他在西境所做的一切犯了太多忌諱,讓人感受到了威脅,這是他生死族滅的主要原因。獸人,已經完成了大家所希望看到的,再往前的話......”
  大林從沒有對身邊發生的奇異戰役放松警惕,瓦里西兩個月內全力搜集的情報雖然不能完全解釋大林的疑惑,但也可以判斷出事件的始末。
  很簡單,圣堂教廷在北境戰場上與帝國三大元帥之一的赫克特·提圖瑟打得難分敵我,陷入膠著。
  便尋思在其他地方給帝國找麻煩,挑撥牛頭人帶領獸人去進攻獅眼,獸人聯軍得到圣堂教廷的支援后,戰力猛漲。
  穆希爾斯的獅眼公國在西境獨大,隱隱有了不可控的苗頭,帝國也有敲打一下這個不可靠的小弟的念頭,有沒有一下子把穆希爾斯敲死的打算,大林現在也不得而知。
  誰知道普蘭德斯商行在西境的負責人卡迪羅在西境的一番騷操作,搞亂了穆希爾斯勉力維持的戰局。得不到物資供應,獅眼的局勢急轉直下,最終變成了眼前的模樣。
  兩個月的奇異經歷,奧古斯汀娜再也不是那個普普通通的商人之女,不再是只能幫古德爺爺計算秋糧的少女了,她的膽識與能力,還有背后那讓人生畏的知識與力量都讓她敢直面最強大的獸族,說出近乎赤裸裸威脅的話。
  拉維安加氣得鼻翼擴大,握緊顫抖的拳頭帶動厚重的木桌一同顫抖。
  太囂張了,簡直是太囂張了,即使是那個紅衣主教,在自己面前都是客客氣氣,但是這個人類小不點,根本沒有把自己放在眼里!
  盛怒中的拉維安加依舊能保持冷靜,不愧是獸人中的智者。拉維安加清楚,自己憤怒的不是對方的態度,而是因為對方說的全是事實,而獸人卻無力做出改變的局面。
  沒有圣堂教廷安插在獅眼的細作眼線,獸人能這樣輕易攻破眾多城塞?沒有卡迪羅這樣的奸商,獸人能在荒涼的西部收集到足夠作戰的糧食?
  獸人,在這次的戰爭中,看上去是主角,其實只是這正的龐然大物手中的刀罷了。即使有了岡姆這樣十三環的頂級強者,獸人,依舊不能和人類拼比實力。
  這一次三萬牛頭人戰士出戰,死傷了兩千,每每想起這些優秀的戰士,拉維安加都會情不自禁濕潤眼眶。與數量幾千萬的人類相比,幾萬獸人真的算是渺小的不行。
  草原上,馬拉克斯的毛賊們不停騎馬過來偷竊搗亂,有各種強大的魔獸從高環區域出來撒歡。牛頭人,獸人,真的就只能在世界的邊邊角角中受人嘲笑嗎?
  對方知曉了獸人方面的全部底牌,甚至知曉了人類帝國的下一步動作,但是,自己卻對月神殿知之甚少,這令拉維安加愈發焦躁。
分分彩出号绝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