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我在異界做網游 > 第四十九章 苦惱的牛頭人

第四十九章 苦惱的牛頭人


  拉維安加拼命撓著耳朵上的兩根碩大的牛角,仿佛這樣做能讓他混亂不堪的腦子轉得快些。
  他是牛頭人部落的軍師,也是整片費諾西亞森林與馬拉克斯草原的獸人中,有名的智者。
  但是,智者現在腦袋很疼。
  戰爭終于結束了,雖然是最艱苦的戰爭,但也是戰果最豐盛的一戰。戰利品超過了前次戰爭所獲得的總和。
  在攻破城門后,拉維安加聽從了月神殿方面的建議,先派了一群冒險者進去勸降,帶領民眾自發組織的守軍的首領來獸人的營盤中逛一圈后,可憐的人還發現一群人類冒險者根本沒站在自己一邊,甚至連自己值多少錢都估算好了。
  不過冒險者們不停以月之女神的名義起誓,他們的生命安全會得到最大保障,最好不要做連累家人的傻事。月之女神的大名,即便是封閉的要塞中也是有不少人知曉的。
  忠于獅眼,忠于帝國早在漫長的圍城戰中就死傷殆盡了,貪生怕死的人在連番的威脅與恐嚇之下選擇了放棄抵抗。冒險者們還及時解決了一批想趁夜色與恐慌搞事的人,最大限度保存了獅眼守望的完整。
  獸人們當然很高興自己的戰利品沒有化作飛灰,往常攻破城塞基本上只能從廢墟中搜刮些許戰利品。即使是對月神殿抱有戒心的獸人部落,也對披著素白披風的冒險者露出誠摯的微笑。
  “這是剛剛整理出來的畫作,一共四百零八幅。現在被妥善安置在第三號庫房中,這是詳細的名錄,里面記錄了一些特別的物品以及在收集過程中遭受的損害,上面有工作人員與監管人員的簽名與手印,請您過目。”
  奧古斯汀娜坐在一張做工精致的高背木椅上,把一疊羊皮紙訂制的賬冊推到長桌對面的牛頭人身前,侃侃而談道:“這一類物品的價值難以預估,不過我們委托了普蘭德思商行的眾多掌柜老手們驗看,總價值不下五十萬枚金幣。當然,這需要在富庶的帝國內陸與南方才有這么高的價格。您可以寄存在普蘭德斯商行拍賣,派出專人監管,預計最早兩年內可以拍賣完。普蘭德斯商行一般會提取一成作為酬金。如果您現在就打算出手的話,普蘭德思商行可以出二十萬金幣買斷。”
  “什么,好你個黑心腸的卡迪羅,明明值五十萬,卻只給我們二十萬,虧得黑熊部落把你當朋友。”桌子旁的一魁梧巨漢黑毛密集的胳膊狠狠在桌子上一拍,站起來把頭頂燈石的光都遮了一半,對著奧古斯汀娜身旁的胖子吼道。
  卡迪羅只是淡定拿出絲質手帕擦了擦臉上的口水,顯然對這樣的場面不陌生。
  還沒等卡迪羅張嘴,黑熊旁邊,長著一對小兒圓的耳朵的灰鼠人撇了灰熊人一眼,冷冷嘲諷道:“二十萬金幣,就算是放債,兩年后也能賺到五十萬,再說這么一堆破布爛紙你老熊之前撕了多少,怎么現在開始心疼了?要我說,就拿二十萬好了。”
  “你收了卡胖子多少好處,這么賣力說話?二十萬金幣分給我們每人手上能拿多少?又有多少人有做生意的本事,還不如兩年后多拿點。”又有人站起來反駁道。
  “兩年后,兩年后現在的戰士又多少還活著都不一定,兩年,你怎么不說十年?”
  ......
  拉維安加托腮沉思,估計是在想為什么自己的隊友會如此蠢。以前分配戰利品都是按出力大小分地段,劃地盤,各自在自己劃到的廢墟上搜刮,能搜刮多少看自己的本事和運氣。怎么處理也是自己管好自己的。
  現在,搜刮的工作有人幫忙做了,又快又好又多,本來是好事,但眾位頭領有的只想要金幣,有的閑糧食難運,有的缺布,有的缺藥。究竟怎樣才能讓所有人都滿意,拉維安加可算是遇上難題了。
  一個弄不好,獸人聯軍可是有就地內訌的可能,而且又不是沒有發生過,相反有順暢合作成功才是獸人中的稀罕事。
  這一次是岡姆憑借個人武力與威望召集起草原與森林中的獸人。雖然岡姆雖然擊殺了穆希爾斯,但穆希爾斯十二環的實力可是沒有丁點水分的,岡姆自己也是身負重傷,精神力與魔力消耗驚人,沒個把月休養恐怕是再難出戰了。
  而岡姆強大的實力正是凝聚整支獸人聯軍的關鍵,所以岡姆的身體狀況變成了牛頭人部落的最高機密,等閑不能讓旁人知曉。
  拉維安加可算是知道自己掉進一個裝著蜜糖的陷阱中了。他高估了自己的能耐,也在勝利的迷惑中高估了獸人們的理性與遠見。確切說是他低估了月之女神的神職人員的辦事效率。
  現在已經被架在火上烤的拉維安加不得不依靠異常能干的月之女神的信徒們處理戰利品的分配。
  一晚上,天還沒亮,就把所有的人類驅趕到了營房中,所有的糧倉里的糧食計算清楚,所有的錢幣,寶石,魔晶分類整理完畢......整個人類帝國有這效率,獸人早就沒活路了!
  眼前的這個小不點人類,自己在大溝村的時候就見過,當時她的身上有很復雜的魔法,十一環的自己居然沒能看穿這個大溝村除了那個神秘的大天使長外,權力最大的人類的實力。
  可現在看來,對方明明是個完完全全,沒有半分魔法天賦的普通人。
  但是坐在那里的自信與優雅,自己居然不能生起一絲小覷之心。甚至對方拿出一份份寫滿齊整文字符號與規整表格的羊皮紙時的壓迫力,是自己面對穆希爾斯時都不曾感到的。
  身為獸人中的智者,拉維安加明白,武力能解決的問題遠遠比學識要少,只不過在解決最基本生存問題上,武力的優勢更大些,掩蓋了學識的光芒。獸人,則永遠為最基本的生存問題所困擾,智慧之種沒法在獸人的腦子里發芽。對面小姑娘的掌握的學識,就像自己掌握的武力一樣,能隨意把對方按在地上摩擦。
  但是這一次,月神殿的人類幫忙整理戰利品,這不就赤裸裸說明了自己是一幫連搶劫都特么不夠優秀的失敗者?
  搶劫都有專門的學識了,這個世界變化得可真是快!
  可惜失敗者們還不自知,甚至因為比平時多拿了些戰利品而沾沾自喜,坐在這樣一群人中,拉維安加怎么能硬氣起來?
  但被岡姆壓著苦戰了半年,各個部落都有不少損失,拉維安加真的害怕這群沒有元件的家伙為了一點蠅頭小利而動手。
  在拉維安加揭過畫作的處置,討論下一項其他藝術品種類的時候,不出意料,獸人一方又爭吵了起來,拉維安加終于忍無可忍,把一群豬隊友逐出了軍帳,獨自與月神殿來人談判。
分分彩出号绝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