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我在異界做網游 > 第四十三章 強尼

第四十三章 強尼


  山卓原本想著接個工程,多升兩級就去地下城深處逛兩圈。因為工程任務給的經驗對比魂核兌換而言,可以說是海量的了。
  憑借他與瓦里西的私人關系,以及在大溝村居住了一段時間對大溝村的了解,很快就找齊了人手找,工具也迅速整頓齊備,任務是整修地下城到大溝村森林中的土地,為以后打地基,修道路作前期準備。
  計劃是美好的,但大溝村的變化實在是讓人難以適應。卡迪羅大肆招工,施工勞力大量流失,成本超出預期,在大林的庇護之下,那一只名叫做市場的手的無形力量令不少冒險者難以適應。在發現蠻力與特權都無效后,愿意在大林的網游中玩耍的冒險者只好強制讓自己接受并適應新的規則。
  但山卓要適應的規則太多了,報名識字班,在論壇上掐架,一來二去,任務進度拉下了一大截。米娜拉已經看在是熟人的面子上給與了他最大的延期期限,山卓也不得不認真對待。
  打開留言板的招聘版面,看著一個個蹩腳法師開出的令人惱火的時薪要求后,山卓的怒火就止不住上竄。在幾個帖子后留下了幾個(怒)后,大罵了幾句奸商,又重新看著眼前的一群泥腿子。
  雖然這感覺令他很不爽,對這種變化甚至隱隱有些排斥,但山卓很清楚,現在是自己根本沒辦法整治這些泥腿子。
  發完脾氣,山卓看著身前的年輕男人,一臉欣慰說道:“強尼,你小子不錯,以后跟我混,少不了你的好處!”
  “那是,那是,多謝老爺賞識!”強尼的臉上擠出禮貌且不失尷尬的笑。
  按道理來說,雖然做冒險者的手下,丟掉小命的幾率比在地里刨食高太多了。但發財的幾率也不低,面對能改變人生的際遇,拋妻棄子,外出闖蕩的人不在少數。
  可強尼現在真心高興不起來啊。他雖然從小就在大溝村,最遠去過的地方不出大溝村二十里地。但大溝村本就是個魚龍混雜的地方,強尼的見識可不是其他地區的愚夫愚婦可以相比的,甚至比一些土老財還要廣。知曉這個世界普通農人,奴隸想要活下去有多不容易,也清楚人命,有多不值錢。
  大溝村里的人還算是幸運的,原本的領主瓦里西有通天后臺但不愛管事。這里又是一個走私者歇腳的地方,本地無論是農人還是小商販都能賺些小錢,也不必全指望著耕種老爺們的土地過活。
  誰能想到,瓦里西老爺不僅背景通天,還能請來一個本事真的能通天的大老爺!不僅僅把平日里趾高氣昂的法師老爺們壓得服服帖帖,還有法子讓高貴的老爺們起早貪黑給他做各種各樣的臟活累活。
  這本應該與他們這群泥腿子沒有任何關系,但是大天使長,西斯塔姆的腦子明顯有毛病,(沒錯,除了大林自己感覺良好,異界土著都覺得他’不正常‘),居然稀罕其他們的賤命了!
  就算是大天使長急缺人手用,所有人都認為他這樣做很不正常。
  在村民與冒險者一起生活時,總免不了糾紛摩擦。以往那都是老爺們說啥是啥。但卻出現了大林這個好事之徒出來主持公正,大林當然是就事論事,不偏不倚的。但重要的不是結果,重要的是有人來主持公正!
  敏感的村民們當然知道這意味著什么,這有多么寶貴,他們的人身財產有了那么一丟丟看得見的保障。于是很短的時間內,所有村民都成為了月之女神阿勒碧斯的忠誠信徒!
  強尼早已下定決心,想大天使長效忠。而且外面兵荒馬亂的,根本不是個出門打拼的好時機。至少對于他們這些凡人而言,擁有至高力量的大天使站守護的大溝村絕對是混亂的西部最安全的地方之一。
  令強尼感到苦惱的是自己給扛活的這位冒險者一點都不像其他冒險者一般豪爽,反而摳摳搜搜,比自己的老娘還能節省,還特別喜歡吹根本不能兌現的牛皮。與其他的村民們一對比,強尼就知道自己的運氣有多差勁。強尼給山卓出謀劃策還是為了早些干完,早些閃人。
  他已經跟幫卡迪羅老爺修神殿的管事談好了,自己帶一票兄弟們過去幫忙,待遇比在山卓手底下香太多了!
  可沒曾想自己的積極表現居然被那家伙看上了!強尼很想罵人但根本沒那個膽,只好強顏歡笑,心中流淚。
  “行了,沒出息的東西,看把你樂的。”山卓拍了拍強尼的肩膀:“大伙好好干,我去山里捉一只豹子給你們加餐!”
  加餐是不可能加餐的,即使山卓的的確確有本事把周圍森林中的兇猛野獸抓住,現在大溝村周圍的野物基本被冒險者抓捕干凈,生態環境也基本被破壞慘了。
  山卓只是從夕莉那里死乞白賴搞來了一小壇子腌蘿卜干,還有從森林中撿拾了一筐砂石化的沒人要的土豆來犒勞自己的手下。
  沒滋沒味的一頓飯吃完后,牢騷滿腹的村民們拿起鏟子斧子,繼續跟深埋在地下的樹樁較勁。不過很快,村民們的抑郁消失不見,因為山卓聽從了強尼的建議,請了一位法師過來幫忙,日子仿佛一下子有了盼頭,有些人甚至歡呼起來。
  山卓摟著來人肩膀,粗糙的臉上堆起笑容,心中卻是一片冰涼,這一次,錢估計又要白花了。
  只見同樣摟著山卓,但是個頭只到山卓肩膀的法師沃森非常熱絡虛浮的腳步與黑色素堆積的眼袋顯示這位法師最近正專注與什么事,長期處于精力匱乏。
  “沃森,你,你又泡在論壇里了!諸神在上,你們都怎么了,中了詛咒了嗎!”
  山卓這樣的把腦袋別在褲袋上的殺手當然很注重自身的狀態,休食作息早已養成了本能一般的規律。精神之海即便在一場場惡戰中,山卓都會想方設法積存力量。但看到一群有一群魔力與精神力浪費在毫無意義的口水仗上,山卓感覺到這個世界出了問題。
  所有的施法者都本應如此,在他們慢慢了解到腳下的土地上處于絕對的安全與秩序中時,放下對自身生命的顧忌,將精力轉向其他事物時,或多或少發現了花花世界的其他色彩。
  “不不不,山卓,我的朋友,為了你好,不要去批評神圣的論壇。”沃森拿起腰間的鑄造得七扭八歪,還混雜著不少雜質的墨綠色玻璃瓶,灌下一口不知名的藥劑后,盯著山卓的充滿血絲的眼睛折射出嚴肅且神圣的光澤:“那里,是思想真正的自由圣地!”
  “圣地?我看到的幾乎全是無端的指責與辱罵,還有各種閑的蛋疼的,我說你們都在一個村子,就不能當面說嗎?有必要浪費精神力與魔力嗎?”
分分彩出号绝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