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我在異界做網游 > 第三十三章 宗教與力量

第三十三章 宗教與力量


  教義什么的,大林真的沒想好啊,但是在這樣一個類似與中世紀歐洲的落后時代,宗教可是凝聚人心,與其他勢力作斗爭的有利武器啊!
  但大林這個神棍頭目,神力都特么分出去了,教義卻還沒想好,也真夠失敗的。
  大林為什么編不出一套教義,除了難度相當高之外,這個問題的答案,要問大林弄出這個忽悠人的月之女神是為了什么。
  讓大家快樂得玩網游只是當初為了從棺材里逃出來,被逼無奈弄出來,以及為了在這個奇幻世界生存下去,故作高深忽悠人弄出來的。
  現在大林已經足夠高深,安全仿佛也沒人能威脅,在他的世界中,他仿佛一個神。
  大林自己身上的秘密,還有與阿勒碧斯說不清楚的關系,不論是因好奇還是關乎未來,關乎生存,大林都只能在瓦爾克拉斯尋求答案。
  從這一點出發,大林繼續做網游是為了認識瓦爾克拉斯。用網游吸引冒險者也是為了讓他們協助自己認識世界。
  阿勒碧斯需要更多的信仰,或者說‘信徒們對自身世界的解讀’,來維持自身的存在,構筑神國。在大林的強大精神力影響下,先直接讓冒險者獲得阿勒碧斯的力量,之后只要冒險者使用阿勒碧斯的魔法,就會獻上自己的信仰。
  至于獲得力量的冒險者信不信其他的神,大林與阿勒碧斯都不在意。目前信仰只求多,不求精。甚至連‘多’都不是為了信仰本身,反正這樣的信仰對構筑神國幾乎毫無作用,這是為了以后的實力擴展而積蓄人心做的前期必要的付出而已。
  反正阿勒碧斯不會因信徒特別虔誠就會降下神啟,教他新的魔法,也不會因有人用著她的力量還對她指指點點而惱怒,這一切都由規則制定,她個人的意志幾乎不可能影響。
  于是網游的大背景就被設計成了月之女神與黑暗力量做斗爭的老掉牙的模樣。
  現在玩家要求自己玩的網游要有教育意義。大林也不得不思考自己的網游就真的是用來搞笑,娛樂的?
  被阿勒碧斯的力量吸引到的人遠遠比任何宗教效率高,因為玩家們獲得的力量時貨真價實的,是他們需要花眾多時間與機遇才有機會學到的魔法。
  玩家們熱愛這款游戲,沉迷其中,無法自拔是最樂觀的情況情況。,但若是有人玩膩了,有人老了受傷了,打不動了,退游了,怎么辦?或者是找到更好玩更有趣的其他玩意,失戀了,結婚了,懷孕了,抑郁了...離開了大溝村,大林損失可就大了!這不利于大溝村的可持續發展。
  大林需要做的便是挽留更多的人在自己的網游中。但是推出更有趣的活動,更強的招式,更炫酷的時裝與皮膚,更良心的氪金商店,更平衡的機制,甚至更好吃的食物,更有效的醫療,更舒適的房屋等等一切有益于游戲體驗的努力,都沒有讓玩家們自己愛上這款游戲,成為游戲的死忠,自來水來得有效啊!
  或者說所有有理想,有目標的游戲公司不停推出種種有益于游戲體驗的改動,從根本目的都是為了讓玩家愛上從心底里愛上自己的游戲而努力。
  上學的時候,給大林瘋狂安利游戲的像極了狂信徒,你要是反駁敢說一句游戲沒意思,甚至表示出丁點的不屑,朋友估計就做不成了。
  穩定,就是大林的需求,而穩定也是一個宗教追求。
  正好大林的網游里面有個神。
  宗教在借助神靈的威名,實行自上而下的絕對控制和自下而上的絕對服從,更能征服人的思想,約束人的行為,它對信徒有著強大的影響力和自律作用。對游戲環境的穩定,宗教有不可替代的作用。
  宗教把分散的具有同樣信念的宗教信仰者組織起來,通過種種手段,把他們更緊密地把他們凝聚起來。在親朋好友的勸阻下依然堅持退游的人就是真的對游戲無愛的,大林怎么留都留不住的那種人了,強留下也是自己找不痛快。
  而且宗教作為一種意識形態,要是其他的教派看自己不順眼,或者是滲透到自己的網游中給自己搗亂,玩家們造大林的反,大林豈不是要被氣死?
  處于種種考量,宗教這一塊,大林絕不可能放著不管,也不可能放手交給他人。
  (伯爵對宗教對社會穩定的影響寫的十分簡單,只挑了其中幾個點來講,有興趣的小伙伴可自行查閱資料。)
  基督教告訴你,當你迷茫不解時,讀《圣經》就行了,***教告訴你,《古蘭經》就是人類行動的準則,古印度教說,生命的意義就藏在《吠陀經》中,就連大林的爹娘在新批下來的宅基地上蓋房子都要請手拿《易經》的道士看看風水。
  圣堂教廷的《神圣編年史》指明了瓦爾克拉斯所有人類的奮斗目標,建立一個純凈世界,這些都是純凈之神神給他的信徒全部的知識,那么,大林該怎么寫一本《月光寶典》,把阿勒碧斯所有的知識寫出來呢?
  她那點知識量,夠解釋這個世界嗎?大林怕寫出來的不是《月光寶典》,而是《撒潑打滾十八式》。
  更何況她要能解釋清世界,大林還做網游干什么?
  大林胡編亂造一個,這也太看得起他了,就連地球上的三大宗教,他也不了解多少。而且穿越后他的世界觀也處于破碎狀態,怎么能幫別人解釋世界呢?
  解釋不清楚,構筑的世界觀不完整,有破綻,誰還信你這個宗教?難道把神祇的本質是一種規則告訴他們,讓所有人都與大林一樣,世界觀崩個稀碎?而且就算這個觀點大林也沒有完全接受,十分值得推敲。
  宗教以社會穩定為目的去規定世界,就注定它不會支持變革與創新。教義不允許有任何錯漏,萬一探索出什么東西與宗教描述的不符,豈不是說明萬能的神也會出現錯誤?
  環球航行完成的時候,天圓地方的說法遍已站不住腳了。除非能重新圓回來,否則在此基礎上建立的世界觀的崩潰也就不遠了。
  但是大林做網游的現在的主要目的便是認識世界,有怎么會創建阻礙自己目的宗教呢?
  大林的想法完全沒毛病,但他依舊是想當然直接用在地球的的宗教觀念來看待這個世界的宗教問題。雖然一樣是以人類為主體創造的文明,實際上根本不能套用在瓦爾克拉斯的情況上。
  首先,受到瓦爾克拉斯惡劣的生存環境影響以及獨特的魔法與信仰交互的規則,人類對魔法力量的渴望無止境。換言之,根本不存在純粹的信仰,人們的信仰全部都由對力量的渴望填滿。
  信仰一位神明,根本原因不是尋求靈魂或者心靈的解脫,亦非來世的福報,這樣的信仰在瓦爾克拉斯是完全沒有市場的,人信仰一位神明,最根本的原因就是而是渴望獲得力量,改善自身的處境!
  就像高考前,一堆學生家長去拜祭孔廟,磕頭上香的那一刻,必定是無比虔誠的,但那因為感受到了儒家文化的魅力嗎?唯一的目的不過是祈求孔老夫子保佑考個好成績罷了。
  就是如此現實,說好聽點是以人為本的進步宗教觀。人們無時無刻不在追求魔法的力量,追求力量帶來的權力以及財富。
  形成這樣的格局的原因還是要歸咎與魔法規則本身。
  魔法活躍地區的人的后代,其中擁有魔法天賦的比例會相應提高。擁有魔法天賦的人的子嗣同樣擁有魔法天賦的幾率也比普通人的子嗣高。
  統治階級為了維持自己的位置牢固,就不得不把普通人中擁有魔法天賦的人提拔起來,無論愿意與否,不得不將其同化為自己的一份子。
  一塊領地的領主可能不善管理經營,甚至大字不識一個,只會壓榨搜刮領民。但這一切都沒有關系,只要他能壓服地方就夠了。
  在這權力交易中,魔法人才始終處于供不應求的地步。在零環的貧魔區,平均四百名普通的新生兒中,只有一人會擁有能夠成感受到魔法元素的天賦。
  甚至專門有一種類似于‘星探’的人,游竄在偏遠的鄉下農村,專門挑選擁有魔法天賦的小孩,或是購買,或是簽契約,亦或者直接偷走,收集起來的孩童大多被大貴族,大領主,宗教首領買走。
  凡人提升階級的法子幾乎只有生孩子一條途徑,數不清的男人女人化身為無情的生育機器,只為奇跡在自己身上發生。瓦爾克拉斯的人類新生兒的出生率與死亡率高得可怕,孕婦的死亡率也比類似時代的地球世界高整整三倍。有人生,沒人養的幼童更是比比皆是。
  之后有人計算過瓦爾克拉斯人類的平均年齡,只有不到二十歲!
  雖然殘酷,但也保證了人類這個種族天賦并不明顯的物種依靠文明略略進步的微小優勢,靠繁衍能力把其壓服種族,占領了大片肥沃的土地,使人類文明成為瓦爾克拉斯文明的主體。
  生好孩子投好胎就有可能能一步登天,看似荒唐但在這個世界又顯得無比公平。看著原本一起在泥土中刨食的鄰居家生的兒子被領主老爺看重,賞了一座莊園,搖身一也變成了老爺還不算,你自己還變成了人家莊園的佃戶。活生生的例子就在眼前,無論是類似與佛教的眾生平等,受苦積德;生而為奴,世代為奴的種姓,亦或者難以理解的無法自救的原罪,在赤果果的利益面前,都將難以長久。
  雖然愚民們可能會被蒙騙一時,但歸根結底,只要能讓自己或者子孫擁有魔法天賦,信什么都行,反過來就是沒有力量的神信他有吉爾用!
  不同品系的魔法的感知,凝聚以及施放相差天差地別,低級魔法就算了,掌握不同品系高環法術的施法者在瓦爾克拉斯相當罕見。絕大多數施法者一生只會鉆研一類魔法。這種魔法的排異性將施法者分為了好幾個派別,進而由信徒信仰凝聚而成的神祇幾乎全是偏科嚴重,只精通一中品系的魔法。阿勒碧斯這樣光暗混合的實屬異類。
  加之受各個區域的魔脈不同,魔力活性差的影響,千百年來,根本沒有一種宗教,一種信仰大范圍統治過人類世界。
  所以說慷慨大方的月之女神對普通民眾與低段位,剛入門的施法者而言,有著致命的吸引力,阿勒碧斯收到的信仰都是真的不能在真的虔誠信仰。只要大林繼續慷慨的給與他們力量,即便大林說自己是外星人,天是圓的,地是方的,他們也會當做真理。
  其他的宗教信仰在真正的大神面前全都是土雞瓦狗!
  高端的施法者對大林的系統的興趣也相當濃厚,可以預見,大溝村將會是瓦爾克拉斯魔法人才最密集的地區之一。
分分彩出号绝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