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江川1997 > 第四章 三棱軍刺

第四章 三棱軍刺


  宣定遠見二人向西門方向走去,自己也向著東門走了過去。
  從公路走過來其實并沒有多長時間,這片地方確實特別空曠,了無人煙,幾乎看不到除了自己之外的第二個人。
  宣定遠走到東門門口,向里望了望,有鐵架,木箱,鐵桶,廢舊的家具,電器,盡然還有報廢的汽車。
  宣定遠心想:“這可真是應有盡有啊,連汽車都扔這兒來了。”想了想,他便走了進去。
  大約走了沒幾步,他聽到右邊的石頭柱子后面傳來了腳步聲。
  “好好好~有膽量,讓自己來,還真就自己來了。”說話的人正式兵浩。在他身邊站著三個人。
  “別廢話了,錢我拿來了,我弟弟人那?”宣定遠沒好氣的回了一句。
  宣定遠把手里的旅游包揚了揚,示意錢在里面。
  “跟我來吧!”兵浩轉身向后走去,其他三個人相繼跟上。
  宣定遠向四周瞧了瞧,也跟了上去。
  繞過幾根石柱子,宣定遠看見了有三個人在哪里坐在木凳子上。中間是一個低著頭的男人。那正是宣鎮遠。
  宣鎮遠抬起頭笑了笑:“哥,我還以為你不要我了那?”
  宣定遠看到弟弟的臉上已經紅一片紫一片,還有干了的血跡。身上的衣服也都是灰塵塵的。
  “錢給你們,把我弟弟放了吧。”宣定遠把旅游包扔了到自己腳下,用腳踩著。
  “我兵浩也不是不講理的人,既然你把錢帶來了,我就放了他,給他弟弟松開。”兵浩說道。
  宣鎮遠身旁兩人站了起來,給宣鎮遠松開了繩子,推了一把“滾吧。”
  宣鎮遠跌倒在了地上,宣定遠過去把他扶了起來。兵浩給旁邊人使了個眼色,那人過去把旅游包提了起來,拉開拉鏈,里面是一沓沓的人民幣,10元,20元,50元,100元的都有,甚至還有幾塊錢的。
  正在他將拉鏈拉上的時候,兵浩的后面傳來了兩聲慘叫,接著兩人捂著頭部倒在了地上。
  原來早在宣定遠去扶宣鎮遠的時候,薛峰和王凱已經悄悄繞到了兵浩這三個小弟的身后。在兵浩和他小弟都注視著那個裝錢的旅游袋時,加上兵浩四人擋住了宣鎮遠這邊三個兵浩小弟的視線,所以薛峰和王凱才來了一個突襲。
  兩人倒地后,王凱又給另外一個兵浩小弟肩膀上來了一棍子,那人閃躲不及,結結實實的挨了一下。兵浩回過頭用胳膊擋了薛峰的鋼管一下,顯然感到一陣劇痛,向后退了去。
  這時,王凱將砍刀和三棱軍刺一并從地上朝宣定遠扔了過去。
  宣定遠踩住了砍刀,但是三棱軍刺卻沒有滑了過來。他彎腰拿起砍刀,和身后的三個兵浩小弟打了起來。他用刀背朝其中一人的背部來了一刀,那以為踉蹌了幾下,但是后背并沒有血痕,剩下那兩相互看了一眼,這才明白,越來這小子拿刀背砍的,沒敢拿刀刃砍,隨即就放心了,從石柱旁拿起了鋼管向宣定遠砸去。
  宣鎮遠靠在石柱上,在地上仰臥著,他在休息,在等待,等決勝的一下。除了他之外,兵浩這邊的七個人和宣定遠這邊的三個人就混戰在了一起,雖然靠著薛峰和王凱的偷襲,宣定遠一方暫且占了點優勢,但是好虎架不住群狼,七個人打三個人還可能打輸嗎?
  兵浩這邊人手里已經都握有了鋼管,而且剛才倒地的人也都早已經站了起來,加入了戰斗。這兩人比誰都想報剛才的兩棍子之仇。
  顯然,局勢已經一邊倒了,王凱和薛峰兩人身上都不知道已經挨了多少棍子了,頭部也都受了傷,正往下溢著血。
  王凱和薛峰終于支撐不住了,兩人相繼倒在了地上,兩人實在是太累了,而且全身除了疼痛感,已經沒有了其他的感覺。宣定遠也沒好到哪里去,全身上下衣服全是鋼管的印記。
  但是宣定遠這邊這三個人卻沒有兵浩那邊四個人運氣好了,剛開始宣定遠是用的刀背,后來他也發現,用刀背根本不可能讓對方害怕,讓對方喪失戰斗力,他便開始用刀刃,混亂之中他也記不清一共砍了幾刀,但是他都是朝著那三人的后背及下肢去的。因為他也不想惹出人命。
  這三人相互攙扶著向兵浩這邊走過來,其中兩個人身上都挨了有三四刀,有一人身上挨了一刀,但是都不是特別深,所以勉強還可以攙扶走路。
  塵埃落定了嗎?宣定遠三人和弟弟宣鎮遠今天就這么的栽在這里了嗎?
  兵浩被兩個小弟扶著,勉強站著,嘴角掛著鮮血。
  “挺能打啊,繼續啊,怎么不打了,tmd,還偷襲老子。”
  薛峰和王凱顯然沒有了多少力氣,用手撐起在地面上,保持的半爬姿勢,宣定遠靠在石柱上喘著大氣。
  兵浩從旁邊小弟手里拿過了一根鋼管,朝著宣定遠走了過去,走到了宣定遠跟前道:“既然這么能打,就讓你以后打不了,把你腿給你敲了,我讓你動彈。”
  說罷,兵浩舉起了鋼管,就在鋼管落下的時候,沉寂了許久的宣鎮遠爆發了,此時的他早已在剛才所有人混戰的時候,休息的差不多,已經有了些許體力。
  宣鎮遠從地上迅速撿起了三棱軍刺,朝著兵浩后面的兩個小弟,一左一右劃了兩下,兩個人頓時嚎叫了起來。宣鎮遠的速度絕對夠快,猶如捕獵的獵豹一樣,沖到了兵浩的背后,用左手勒住了兵浩的脖子,右上用三棱軍刺抵到了兵浩的脖子上。
  “都tm別動,誰在動我桶了他。”宣鎮遠紅著眼說道。
  兵浩被這瞬間幾秒的改變驚呆了,他還沒有回過神來,他萬萬沒有想到,從進來到現在一直屬于人質角色,且已經被他們折磨了一陣的宣鎮遠居然被他們遺忘了。并且給了宣鎮遠足夠的休息時間,這種結局是他萬萬沒有想到的。
  “兄弟,有話好說,這軍刺可不是瞎用的…”兵浩有些緊張的說道。
  “兄弟?誰tm是你兄弟,你就這樣對待你的兄弟們嗎?”宣鎮遠低頭,陰聲說道。
  “你們幾個,都把家伙給我放下,要不你們浩哥的脖子保不準會開個口子。”
  兵浩的幾個小弟沒有反應,都看著兵浩。
  “聽他的,把家伙都放下。”兵浩說。
  隨后,幾個小弟將鋼管都丟到了地上,發出了一真金屬碰撞的聲音。
  “兄弟,我照你說的做了,現在能放開我了吧。”兵浩說道。
  薛峰和王凱二人早已向宣鎮遠這邊移動了過來,二人將宣定遠扶了起來。圍在了宣鎮遠的身后。
  宣定遠開口道:“鎮遠,咱們得靠他出去。”
  “哥,我知道,放心吧,你們三個能行吧?”宣鎮遠問道。
  薛峰和王凱扶著宣定遠慢慢想東門方向挪動著,宣鎮遠用三棱軍刺架著兵浩,也跟在宣定遠后向東門撤步。
  就這樣,一群人慢慢走出了倉庫的大門。
  “老王,去把車開過來。”宣定遠用著不大的聲音對王凱說道。
  “嗯,知道了。”隨后王凱便朝著公路走去開車,薛峰與宣定遠二人互相攙扶。
  “哥,沒想到你們還搞了一輛車,真行啊,哈哈~”宣鎮遠冷不丁冒出一句。
  “這時候你還有心情開玩笑,鎮遠。”薛峰說。
  兩撥人就這么對視著,兵浩的小弟沒有一個人敢亂動,因為他們實在不知道宣鎮遠會做出什么,畢竟宣鎮遠打架時候的勁頭他們可都是見識過的。
  不一會兒,車開了過來。宣鎮遠先讓宣定遠和薛峰上車,薛峰讓宣定遠坐在了副駕駛,自己坐到了后排。
  “兄弟,你們都已經上車了,能放了我了吧?”兵浩說。
  “放你?現在可不行,你得送我們哥幾個一程。”宣鎮遠說。
  宣鎮遠先讓兵浩坐進車里,隨后自己也立即鉆進了車里,并說道:“你們誰也別跟來,車開到公路上就把你們浩哥放了,要不然就別怪我手下沒分寸了。”
  車子緩緩開動,兵浩的小弟都在原地沒有動彈。
  “宣鎮遠,你就不怕我報復你嗎?你今天敢這樣對我?”兵浩突然說道。
  “報復?你不是已經報復過我一次了,既然有了第一次,我還怕你第二次嗎?盡管來!”宣鎮遠自信的說。
  “行,今天我認栽了,佩服你們幾個人。但是這件事不會結束的。”
  車子開出大約五六百米,停了下來,宣鎮遠打開車門下車,當即將兵浩扯了下來,說道:“浩哥,咱們后會有期。”
  轎車蕩起了一陣塵土,在兵浩的視線里逐漸消失。
  王凱開車先將三人送到了廣陽市的中醫院,因為他們身上的傷可不是自己包扎包扎就可以解決的。
  車子停到了醫院門口,四人相互攙扶進了醫院,到了急診外科,讓醫生和護士幫忙治療。這家醫院因為經常有社會上打架的人來這里治療,所以醫生護士們早習以為常。
  王凱,薛峰都是些皮外傷,沒有什么大礙,讓護士幫忙包扎了下。
  宣鎮遠雖然被綁了一天,也遭到毆打,但是身上沒有太嚴重的傷,要不他也不可能制服兵浩。四人中受傷最重的就是宣定遠了,身上大約有三四處骨折,并且頭部有一創口。。
  醫生讓他必須住院,無奈之下,薛峰給辦理了住院手續。
  接下來的幾天,宣定遠在醫院里住院,宣鎮遠每天都陪同,王凱和薛峰兩個人也輪流過來。一切安然無恙,時間就這樣一天一天的過去了。
分分彩出号绝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