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江川1997 > 第三章 綁架

第三章 綁架


  第三章
  距離春節過去已經兩個多月了,宣定遠和宣鎮遠兄弟以及王凱,薛峰二人就這樣在這里度過了兩個月。彼此間的關系日漸漸熟絡,感情也變得更好了。
  清晨的空氣總是那么的誘人,不管是春夏,或者秋冬。宣鎮遠走出游戲廳,呼吸了一口新鮮空氣,感覺全身是多么的輕松。他沿著游戲廳門口的這條人行路向前走去,他每天早上的這個時候都會來這條路上溜達一圈,其實說是溜達,走不了幾步,他就會跑起來。跑步成了他可以吃飽喝足以后的唯一“娛樂”,他不愛卡拉OK唱歌,也不喜歡打電子游戲,就喜歡做一些運動,所以他的身體才會比一般人強壯。
  就這樣跑出了大約1公里左右,沿途偶爾有車輛經過,兩邊也多是小商鋪和游戲廳。
  突然,有一輛車在他的斜后方停了下來,但是他不知道,以為有人下車,他繼續向前跑著,感覺后面有人過來,他還沒有扭頭,后腦勺一陣疼痛,便兩眼一黑,倒地暈了過去。
  從車上下來的人對他下了黑手,連忙將他駕到車上,就這樣,轎車消失在了馬路盡頭。
  “小子,醒醒,別給我裝了。”
  一盆涼水撲在了宣鎮遠的頭上。宣鎮遠迷迷糊糊中醒了過來,睜開一只眼,瞧著眼前的人。一個留著短頭發,個子不算高,皮膚挺黑的青年,他感覺在哪里見過這個人,但是又想不起來。
  “你~你們是誰?綁我干嘛?我好像沒有什么仇人。”遠鎮遠問。
  這個黑矮男子側身離開后,他看到有一個男人坐在距離自己四五米遠的凳子上,旁邊還站著五個人。算上剛才澆水的這個,一共就是七個人。宣鎮遠突然想到了什么。
  “喂,小子,不認識我了嗎?你仔細瞅瞅。”椅子上的男人說道。
  宣鎮遠努力的抬了抬頭,這才看清這人的長相,留著長頭發,正是兩個月前去砸游戲廳領頭的那個人。
  “我認識你,游戲廳不就你領著他們砸的么?這都過去兩個月了,我以為你不會再找事了。”宣鎮遠咳嗽了幾聲說道。
  “前陣子我比較忙,但是我這個人記仇,你在廣陽打聽打聽,我兵浩是好惹的嗎?”
  宣鎮遠今天才知道,原來這個長頭發的男人叫兵浩。
  “那你今天是想干嘛?你這綁也綁了我了,打也打了,還要怎樣?”宣鎮遠問道。
  “怎么樣?小爺我最近缺錢花,你和你哥不是經營王丁那個游戲廳嗎?當然是讓你哥拿錢來贖你了。”兵浩回答。
  “贖我?你別開玩笑了,游戲廳不是我們倆開的,我們倆也不過是給別人打工,我哥哪有錢來贖我?”
  “你哥有沒有錢不知道,反正你們游戲廳里是有錢,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們的賬是一個月才上交一次。”
  “好,就算這樣,我們也不可能背著丁哥偷偷用錢的。你別做夢了。”宣鎮遠笑了幾聲。
  兵浩站了起來,慢慢向著宣鎮遠走了過來,猛的舉起手給了宣鎮遠兩個耳光。
  “等著吧,你哥會來的。”
  隨后兵浩留下兩個人看管宣鎮遠。其他人都跟著走了。宣鎮遠一時也不知道到底該如何是好。
  “定遠,定遠,快來看下…”
  王凱手機拿著張白紙,急忙走進辦公室,小屋里就宣定遠和薛峰在,倆人不知正在說著什么,咧著嘴大笑。
  “怎么了,老王,你這火急火燎的,不是撬人家別人女朋友,讓人揍了吧?”
  宣定遠和薛峰,依舊沒有停下笑。
  “出事兒了,你們倆就別笑了,看看這張紙,鎮遠讓人給綁了。”王凱著急道。
  一聽宣鎮遠被人綁了,宣定遠一下停止了笑,也從椅子上坐了起來,眉目緊鎖,盯著那張白紙。
  他手里握著白紙,上面其實就是兵浩找人寫的,內容就是宣鎮遠被兵浩綁了,宣定遠要向救宣鎮遠,就帶著三萬塊錢來贖人。
  “三萬塊,可不是小數了,咱們哪有那么多錢?”薛峰問道。
  “我知道他打的什么算盤,他是看準了咱們經營的游戲廳,如果連上個月的收入和這半個月的,三萬塊是夠了…但是…但是這錢是丁哥的,咱們怎么能動那…唉…”
  宣定遠哀嘆道。
  頓時房間沉默了,沒過多久,宣定遠開口道“人必須救的,這件事先別告訴丁哥,我們自己解決,就先拿著游戲廳的錢,等到時候救了人,錢再搶回來。”
  薛峰和王凱點了點頭,“也只能這樣了,咱們需要好好商量一下。”
  “我知道他們大約有幾個人,因為春節的時候他們來砸游戲廳,我和鎮遠和他們交過手,應該還是那七八個人。”宣定遠說道。
  “如果要是這樣的話,咱們只有三個人,和他們真干起來的話,肯定要吃虧的。”王凱說。
  “不行的我話,我再找幾個朋友,都是我以前比較要好的哥們兒。”薛峰看向宣定遠。
  “不用了,找太多的人,麻煩人家,總是不好的,畢竟是你的朋友,人家沒必要冒險來幫我們倆。”宣定遠說。
  “就咱們三個人去,到時候我自己進去,你們倆偷偷跟著我,到時候看準時機,你們倆從后面先給一人來一棍子,放到兩個再說。剩下的咱們一起解決。”
  “行,就這么著,我和老王這就準備準備。”
  不一會兒,薛峰和王凱從外面回來,用衣服包裹著不知什么東西,穿過游戲廳的走廊,走進辦公室,遠定遠早已在里面等待。
  “就這些,自己挑挑合適的家伙。”說罷,薛峰將包裹在懷里的衣服放到地上。展現在眼前的是鋼管,短刀,還有自制的長有一米的砍刀,以及不知道從哪兒弄來的長度有四十厘米的三棱軍刺。
  薛峰和王凱各自挑了一根鋼管。宣定遠點著了一根煙,沒有著急挑選家伙,望著窗外,一口一口的抽著,眼見煙都快要燒到根部了。
  王凱問“想什么那?定遠,趕快挑,剩下的還得弄出去那,留這么多管制刀具可不太好。”
  宣定遠將煙掐滅,從地上先是拿起了一根鋼管,放在手機掂了掂幾下,隨后又放下了鋼管,拿起了一把自制砍刀。
  “定遠,你想好你要拿砍刀去了?用刀和用鋼管木棍可不一樣啊。”王凱問道。
  “嗯,想好了,就用刀了,沒事,到時候我會只用刀背的,不到萬不得已,不會真砍。”宣定遠回答。
  “行,那就這樣。”王凱將剩下的家伙卷到衣服里準備抱走。
  “等會兒,老王。”宣定遠說了一聲。
  他從王凱的懷里將衣服打開,把那把三棱軍刺拿了出來。
  “定遠,你還拿這玩意兒干嘛,不都用砍刀了?”王凱好奇的問了問。
  “這是給鎮遠的,到時候把鎮遠救了,好給他個家伙用。”宣定遠回答。
  王凱和薛峰互相看了一眼,也沒在說什么。
  兵浩紙上寫的是讓宣定遠自己來,并且告訴他位置,其實是西城郊的一個廢棄的倉庫,這個倉庫可有些年代了,是在新中國剛成立后三大改造那會兒就有了的,據說是存放糧食的。倉庫的面積大約有個16000平方米,已經算是很大了。一共有東西南北四個門。但是北門已經壞了很久了,也沒法打開,南門常年被一些人扔的廢舊家具和電器堵著。
  只有東西兩個門還可以正常開著,倉庫里的是什么東西都有,儼然成了周圍居民自己的倉庫。
  兵浩在紙上寫的讓宣定遠在第二天的晚上到倉庫去,宣定遠和薛峰,王凱三人在下午就已經出發了,因為他們想早一點去,順便連探一下情況。
  薛峰不知道從那兒搞來了一輛紅色轎車,這輛車的破舊程度,勉強只能上路,估計也開不了多塊,但是有一個交通工具也比沒有要強很多。宣定遠還是對薛峰表示了感激。
  從兩個月前的四個人互不相識,到現在二人愿意冒著生命危險和自己去救自己的弟弟,宣定遠心里真的是特別感動。宣定遠是從心里徹底把兩人當成了自己的兄弟,和宣鎮遠一樣的兄弟。
  三個人里,只有薛峰會開車,薛峰負責開車,宣定遠坐在副駕駛,王凱坐在了后座。
  薛峰對廣陽的大街小巷還是比較熟悉的,他也清楚兵浩說的倉庫的位置,就這樣,開了大約有1個小時,一間破舊的倉庫進入到了三個人的視線中,在公路的右側大約400米的地方,倉庫確實很大,但是也確實夠破。
  他們可以看見正對著他們的是一個大鐵門,薛峰說這個鐵門是北門,告訴他們倆,北門和南門都進不去,能進去的只有東西兩個門。
  “那咱們從那個門進去?”王凱問道。
  “現在咱們還不清楚他們具體在哪個位置,所以沒法進去,進去肯定也是被包圍挨打。”薛峰回答。
  “老薛,咱們把車就停在東門附近,找個隱蔽點的位置。不能讓他們發現了咱們的車。”
  “行,沒問題。”
  薛峰沿著公路開著轉了半圈,隨后到了東門附近。薛峰把車停好,三人剛下了車,王凱道:“快看門口。”
  二人齊向東門門口看去,發現有一青年從里面走了出來,左右看了一下,然后在倉庫門口撒了一潑尿。。
  “嗯,看樣子,他們應該就在東門進去不遠的地方,我從東門進,你們倆從西門進去,一會看準時機動手。”宣定遠說道。
  二人點頭,三人分頭行動。
分分彩出号绝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