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彼戈維奇 > 第七章 引箭而發

第七章 引箭而發


  韓對眾人說道:“目暮警司,這些年過的這么小心翼翼不容易,機場這個活兒誰都知道是燙手山芋,他們還甩給你。你五十多歲能忍,再忍幾年就過去了,你可對得起你這幫風里來雨里來的弟兄?”
  胖子此時突然插嘴道:“這位兄弟你回去要好好洗手,我這兄弟嘴可不干凈,沒準有啥狂犬病。”
  眾人哄笑。笑聲過后緊張的局面有所緩解。
  “你們是怎么知道的。”目暮問道。
  眾人并沒有回答。
  胖子卻張嘴說道:“中國有句老話,忍無可忍,無需再忍。他們不把你們當人看,咱自己不能把自己也當狗。就讓這幫內務狗,看看你們東京警察的熱血!你們誰跟我干?”
  “我!”小林第一個舉起手叫道。
  “我也干!”
  “還有我!”陸陸續續有人舉起了手。
  ……
  “胖子這忽悠能力依舊給力呀!三下五除二打了個人肉包子這幫人就死心塌地給他賣命?”韓用手肘搡了搡日德肩頭說道。
  “雖然他是個胖子,但他就是有這個魅力,你說邪乎不。”楓子也說道。楓子又轉過頭用日語繼續勸說目暮:“現在這種局勢,不管如何解決,你們這幫人都是棄子,日本當局不會給你好果子吃的。還不如讓這個事情成為你的籌碼再斗上他一回。你覺得呢!”
  沉默許久的目暮突然沖著胖子說道:“好吧!我加入!我把我們所有人的性命壓到你手里!指揮官你說怎么辦吧!!”
  胖子站在一個折疊凳子上說道:“日本民眾已經受夠了謊言,我們上來就開誠布公,時間有限,小林去聯系媒體,讓目暮出面,把你們上司拉下水。這件事對我們而言沒必要隱藏。一會直接發送廣播。讓機場的大家伙往外跑,咱們閃光彈,音爆彈就往里招呼,尤其看那些躲著太陽不敢出來的。陽謀對陽謀,看誰剛得過誰。”
  “你們幾個現在去聯系塔臺,所有出行航班取消。要降落的飛機降落該降落,但一定要堅持紫外線檢查。”
  “是!”
  “你們幾個現在去聯系特警。機場不能封閉!對方有人想要進來。但外圍關卡戒嚴,并且一直發送高頻音。”
  “是!”
  “剩下的人都準備準備,防毒面具,避彈衣,步槍。一樣別拉下。他們敢躲在機場說明機場里面肯定有手腳,小心他們劫持人質,槍法好的都去那個狂犬病那里集合。身手好去日拿刀的那里集合。”
  “是!”
  “阿西吧!你才狂犬病呢。你們全家狂犬病!好了槍法好的過來。”韓大罵著走到武器車旁邊。
  “是!”
  “小林,我看你肯定機場里還有人吧,讓她潛伏下來防止突發情況。”
  “你怎么知道!”
  “別絮絮叨叨的,快去聯系。聽著我給所有人15分鐘,給家里說一聲也好。十五分鐘后在這集合。該拼命了!眾兄弟,此生不負!”
  “是!”眾人齊聲喊道。
  “楓子你來我跟你說點事。”胖子揉著頭叫道。倆人躲在了一邊說著什么,不時還看看躺在地上的油頭男子。而另一面,眾人拿出了內務部禁止他們使用的手機。
  “媽媽,我是平五郎。我最近要出趟差,順利的話兩三天就回來了,到時候咱們去看社火……”
  “老婆啊,信號不好,我長話短說。我要出個任務……”
  “幸君,爸爸明天一定會去你家長會的!”
  “阿珍啊,我是阿強……”
  或遠或近的真實和謊言,都折射著一絲溫暖。
  大批的記者包圍著目暮,“我再重申一遍,這次機場的事件由我們東京警視廳全權負責,警視廳廳長夏目春帳向我們下達了命令,我們對恐怖分子決不妥協。事發突然,我廳出于安全考慮,不允許自愿的媒體朋友跟突擊隊進入機場內部,但我廳不想對民眾撒謊所以我們委托了一家國際媒體負責全程的錄制。所有人員必須推到警戒線以后。”
  十五分鐘,彈指一揮間。消逝。
  “好了你們聽著,所有人分為三組,比戈維奇的人員除了我日韓楓子所有人去A點,韓帶槍法好的去B點,日和楓子帶人去C點。所有人員手機和電子設備全部放到車上。標點各自隊長都知道位置了。本來就要過安檢,他們不可能有槍械。只要竹子他們音爆彈和照明彈打出響,突擊組直接上。突擊組那邊吸引火力了之后,射擊組把暗哨全給我解決了。楓子你注意我囑咐你的事。所有人更換銀彈,不許佩戴手雷,傷及平民者,當場處決。”
  “是!”沒有一聲雜音,所有人的呼吸都格外沉重。連空氣都凝重了三分。
  “竹子,你需要多長時間可以投放完成?”胖子似乎很累,直接摘掉了耳機,拿著對講機問道。
  “我這邊三個方向分三波,前后時間差不超過兩秒。只要能推進到機場內部,給我10秒就能完成任務。”竹子帶著人上了沖鋒車,邊給隊友分配任務,邊說道。
  “目暮老哥,你可以開始了。”
  目暮拿起了作戰車的導管話筒,說道:“機場的恐怖分子聽著,我是東京警視廳的目暮,我的上司夏木春帳和內務部總長官茅場陽谷已經授權我接管機場事物。你們有什么要求,只要能保證平民的安全,我們盡量滿足你。”
  喧囂的機場內部化為了一時的平靜,但頃刻間仿佛又投入了沸水之中。
  “看來外面機場已經開始騷動了呢。那么第一次的交鋒,你們就輸了呢。哈哈,那我想想問你什么好呢?”機場內的餐廳,結城友季意猶未盡的看著老刀說道。
  機場外部,目暮眾人都在緊張的準備著,警戒線外的記者都在都如嗅到鮮血的野獸,在伺機出獵。
  “他醒了嗎?”胖子問道竹子。
  “沒呢,你那幾下一般人都接不住,何況他個虛逼。剛才楓哥剛給他灌完酒,保證體檢的時候該有啥有啥!”竹子在車上已經一切準備就緒。
  “行了,趕快的吧。”胖子擦了擦腦門的汗說道。
  “好嘞!”竹子說道。
  突如其然的,一聲刺耳劃破那份喧鬧,“八格牙路,瓦塔西瓦,內務部的清蕭信二。我們永遠不向恐怖分子妥協。”話音剛落,一輛沖鋒車,就沖向了機場入口。緊接著沖鋒車橫沖直撞,撞進了機場正門,進入了大廳。
  “所有人行動!”胖子喊道。
  一眾記者自然被安排了個明明白白,攝像機照相機都紛紛射向了機場內部的沖鋒車。
  “保護內務部官員!”目暮恰到好處的給沒聽清的媒體“朋友們”又畫了一次重點。目暮心里不禁感慨:“三言兩語,日本警界終于要晴天了!”
  而機場內部,轟鳴聲不絕于耳,竹子幾人撒完了閃光高爆灰溜溜的帶著油頭男子棄車而返,說時遲那時快,楓子和日已經帶著突擊隊員借著煙霧彈進入機場內部展開突擊。
  楓子和日徑直跑進機場占領了幾個據點,就開始對感染者進行射擊。感染者被打了個措手不及,還沒從高爆閃光彈的影響下回復過來,又頂著突擊隊的壓力,一時場面極度混亂。
  從突擊隊的行動監視器上目睹了一切的目暮靜靜走到一輛沖鋒車旁邊,對胖子輕聲問道:“怎么隨意開火,傷到平民怎么辦?”
  竹子幾個人拖著油頭信二從記者面前溜了一圈剛好回來,竹子把油頭男扔到一邊,說道:“牛逼呀!胖哥,你沒看見老魚子他們那伙人哆哆嗦嗦的,裝的那叫個像,不知道的還以為他是個要去倫敦度假的資本家呢。”
  “你早就在機場內部插人了?人數夠不夠,平民不會有問題吧?”目暮嘴角輕微的抽了一下,終于不著急了。
  “看在你剛才說話還是客氣的份兒上,我就問問你。你覺得你手下都知道往機場插人還是我告訴的。你覺得我做決定還會不周全嗎?”胖子扭過頭問道。“你該叫特警隊了,等他們過來這場戲就算唱完了。”
  “那平民怎么辦?”目暮放心了不少,問道。
  “你覺得這機場還有平民嗎?”胖子歪頭問了一句。默默搖上了車窗,“完事叫醒我,我先睡會。”
  “我的天呀!”目暮聞言大吃一驚,心想:“終于要翻身了!”目暮越走越自信,走出了虎虎生風,走到油頭男身旁,拿出毛巾蓋在了他臉上。這一幕自然被記者們穩穩的捕捉到了。
  ————————————————————————————————機場內餐廳——————
  機場的混亂,有季自然從手機和不遠處的聲音有所了解。“來呀!互相傷害啊!”有季溫柔的面容有了三分猙獰。他拿起手機直接喊道:“殺,全都殺,平民,警察一個不留!”
  轉到機場內部,眾多衣著厚實的感染者此刻都已經不再掩飾,他們嘶吼著,躁動著,就近選擇著目標開始傷害。
  當第一個感染者剛要對機場某個驚慌的乘客下手的時候,卻沒成想那個驚慌的乘客反手一抓,把感染者摁倒在地,另一個乘客手拿著幾只強鎮定劑猛地扎到他的胸口。這感染者掙扎了不一會也就昏迷了。不遠處另一名感染者察覺到不對剛要跑過來,又被身后幾個原本驚慌車乘客給撂倒在地,不出一會兒也銷聲匿跡了。。
  同樣的事不時在機場各處上演。機場內無論是航站樓還是隨機地鐵,不少附在暗處準備偷襲乘客的感染者反而被他們視為目標的普通人一一降服。
  說時遲那時快,日韓楓子竹子各方的突破也同期進行,正好打了歹徒個措手不及。日本警方素質也不可說不高,雖然漸漸開始有人受傷,但起碼總體來說也算進展順利。
分分彩出号绝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