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彼戈維奇 > 第六章 風云動

第六章 風云動


  結城笑了笑:“你說謊或者投降也是會死的呦。不過為了鼓勵你竟然找到了我,就讓你先問第一個問題吧!”
  老刀想了想,問道:“雖然很想問這件事情的起因和經過,但是我覺得現在首要的,是問一下你們的弱點是什么?”
  結城放下了湯匙,拿起了玻璃杯喝了一口水說道·:“弱點么?”結城看了一眼窗外,說道:“你們不是知道的嗎?”
  “這可不是坦率回答問題的態度呢。”老刀雙手插胸說道。
  “你們不是早已經知道了,我們害怕日光和高頻音了嗎。我不少的伙伴那天都沒攔住你們去淺草寺呢。”
  老刀轉頭看向窗外,用手略微遮了下窗外不太明亮的日光,轉回頭說道:“可是你好像不怕這些吧。”
  “凡事都有特例吧,好了好了第一個問題我回答完了,游戲也該正式開始了。說到這兒,你覺得你們能守住羽田機場嗎?機場新增的那些暗哨已經被我清除干凈了。就那些常備的力量應該攔不住我吧。”結城有季沒有否認,反而竟自的用手機發送著一些消息。
  “所以第一個回合,你想怎么玩呢?”老刀問道。
  “我想看看,你們的人在失去了你這個大腦以后,他們會不會依舊那么有效率呢。現在是12點半,接下來1個小時以后,我的武器應該就到位了。看你的人能不能在這之前守好羽田機場吧。當然不要想著提前通知呦,如果我的人發現騷動的話,不介意直接大開殺戒呢。”結城有季發完消息說道。
  “那怎么判斷我贏了呢?”
  “先看看你們能不能防止我的武器進來吧。畢竟我的人可沒那么好耐性,畢竟武士拿了新刀要試試刀嘛。”
  ——————————————————————————————機場路——————————
  “現在怎么辦?”韓問著胖子,日正在開車。
  “你先讓楓子聯系日本當局,封鎖去機場的路查票根放行,尤其是卡車或者面包車。另外機場內部不能引起騷動,讓地面控制臺組織一下不要讓航班起飛。”
  “什么理由呢?”韓問。
  “他們自然有他們慣用的那套氣流借口,這不是我們操心的事。對了,降落的航班要小心,尤其是夜間降落的,可能里面也有他們的人。”胖子揉了揉太陽穴說道。
  “那等降落了把人員管制起來?”日問道。
  “會被發現的,另外警力和保全應該也沒那么多,直接安檢的時候加照紫外線和高頻音吧。”胖子開檢查武器彈藥。突然說道,“日落之前必須解決,不然,整個羽田機場只有淪陷。”
  十分鐘后,日韓胖三人和A組在機場附近的一個緊急作戰室和日本當局匯合,日方這邊是一面之緣的小林正雪和一位年紀偏大,略微有點厚禿頭的男子。
  “這位是我的上級,目暮警司。這次由他指揮這次行動。”小林打完招呼,就介紹了這位大叔給眾人。
  “你們好!我是目暮,代號啄木鳥。”微胖大叔筆直向前一站,微微鞠躬立刻說道。
  “我們是比戈維奇進出口貿易公司的海外事務A組,現場情況怎么樣?”楓子也微微鞠了個躬,立刻問道。
  “情況不容樂觀,我們已經和機場內部的暗哨失去聯系半個小時了,機場幾個出口也被奇怪的人員監控了。”小林介紹道。
  “現在是12:35,必須在5個小時之內解決。”日背著菊一刀說道。
  楓子和竹子和日方立刻商量著應急的方案。韓二話沒說拿著望遠鏡就開始偵查起來。胖子精神好像不是很好,并沒有說什么。
  “不太對勁啊。”韓拿出了個棒棒糖嚼著說道。“機場這三個口,驢(明面上的敵人)還沒騾子(暗哨)多。”
  “這是碼子也叫肚白(誘餌),做的侄兒局(就是欺負你),你拍(打)也白拍(打),人家玩的就是有恃無恐。”胖子蹲著點了根煙說道。
  正在討論的小林和目暮聽到了胖子的話,不由得臉色一沉,一個油頭參謀男頓時跑到前面沖胖子罵罵咧咧:“八嘎。支那……”
  啪的一聲,眾人皆驚。
  沉默在一旁的日直接用菊一刀甩了油頭參謀一個大耳刮子。
  “他他媽嘰嘰哇哇說說什么呢?”胖子站起身,一個手就開始解自己的皮帶。
  “他好像在說,夠種就打我呢。真是奇葩的要求。”日開始解開菊一刀上的布條。
  “八嘎……溪奈……”油頭男直接朝日沖過來了。
  “我!操!你!媽!”咚的一腳。胖子就將這油頭男踹倒在地。還不等他反應過來,胖子二話不說,拿著皮帶就抽他。
  “我草你媽!你媽個六!六你媽!你媽個大西瓜!”啪啪的響聲不絕于耳,油頭男一招慢招招慢,光滑的后背油頭早已經被抽散。油頭男雖有一身肌肉,奈何差了一股狠勁,始終站不起來。
  “大敵當前,成何體統,快把他們分開。”目暮警司沖著手下擺了個手勢,后面有人向前走來剛要掏槍槍。
  又是啪的一聲,不過不是皮帶打擊臉部的脆響,原來是韓吐出的棒棒糖,在嘴咬住糖棍,用舌頭彈出去正好打中那人拿槍的手。手槍應聲落地,那人虎口也是微微顫抖。
  韓把日方的望遠鏡往地上一甩,“阿西吧,我草你你們群媽,我看你們誰敢動手。都他媽老老實實邊上立正看好。”
  “瘋先生,這就是你們的素質嗎!”目暮厲聲叱喝道。
  “對不起,我管不了他們,能管他們的人在里面呢啊。他們現在是脫了肛的野馬,我可不敢這時候觸霉頭。對了啊,我是楓先生,不是瘋先生。”
  “小栗旬,你是日本人吧,你這個時候不應該幫助自己的同胞嗎?”小林直接走到日面前斥責道。
  哪知道日頓了頓手里的動作,一腳將小林踹倒,說到:“我他媽難的時候哪個同胞他媽幫過我了,只有他媽這幫兄弟幫過我,你說我現在幫誰。”
  “混~混蛋”小林趴在地上哼哼著。
  “色藝馬薩,來呀說聲色藝馬賽,我原諒你。”胖子一邊冷笑一邊說道。手里的動作絲毫沒有要停下的意思。
  “八,八嘎,你可知道我是內務部的人!”油頭用盡力氣的嘶喊著。
  “呦有點意思,內務部的給搜查課當參謀。這貨擱古代怕不大不小是個監軍呀。太監的監。”楓子故意用日語幸災樂禍的說道。說完還看向目暮和小林,在得到自己滿意的二人表情后突然繼續沉默。
  啪,啪啪的響聲不絕于耳在十分鐘后不絕于耳,可是日方依舊沒人想上前調停。
  目暮警司看了看表,擦了擦頭上的冷汗說道,“瘋先生,你看是不是可以了,畢竟我也是寄人籬下。不要讓我難做。”
  “不好意思我也是寄人籬下,您也別讓我難做。”楓子撓撓頭說道。
  “來呀說聲色藝馬賽,我原諒你。”胖子已經抽累了,用油頭男的臉滅了煙。換了一只手,還是絲毫沒有要停下的意思。
  小林倒是早早被人扶了起來站在目暮身后說道,“看這幫內務部的被教訓也挺解恨的平時都趾高氣昂的,不把我們警察放在眼里。”
  “混賬,嫌事情還不夠亂嗎!”目暮大手一揮,又打了小林一下。
  啪啪的響聲不絕于耳。
  油頭男不敢再繼續硬抗,終于還是弱弱的說了一句“色藝馬賽”。
  胖子頓了頓,把皮帶扔給了韓。
  油頭男大喜過望,剛欲起身,又被胖子一腳踢倒。“我他媽聽不見!”說完又是幾腳。
  目暮剛欲想上前解圍,就被楓子攔下。
  “色~色藝馬賽!”
  “我他媽聽不見!”
  “色~色藝馬賽!”
  “我他媽聽不見!”
  “色~色藝馬賽!”
  “我他媽聽不見!”
  “色~色藝馬賽!”“色~色藝馬賽!”“色~色藝馬賽!”
  “我他媽聽不懂!說中文!”
  油頭男最終還是暈了過去,臉色燙傷依舊。。
  “小日本們聽著,少他媽在這兒整這大尾巴狼,從現在開始內務部的,不是警察的,怕死的都他媽給我滾,從現在開始,這兒我他媽做主兒!”
  山雨欲來風滿樓,此時正是風云動!
分分彩出号绝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