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彼戈維奇 > 第五章 羽田機場,游戲開始

第五章 羽田機場,游戲開始


  楓子和A組幾個情報人員,在會議室跟左馬介詢問著昨晚淺草寺的一些消息。胖子帶著日和韓出去了。
  午飯時分,楓子正欲送走左馬介,左馬介直接盤腿一坐,表示不用人送,奈何犟不過楓子。左馬介走之前,說要和胖子喝結拜酒,九十多歲的老和尚拿著日本二鍋頭,哆哆嗦嗦的用中文嚷嚷著“不求同年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日死。”胖子嘴角狂抽,解下皮帶就要抽老和尚。
  韓趕緊攔著了胖子,日趁機和楓子給老和尚送上了車。
  楓子一邊干活一邊罵:“這老禿驢,你是不知道。你們一走,還沒問幾個問題呢,這老棒子的就說要吃酒喝肉,光一上午造了三瓶白酒。”
  日笑而不語,給左馬介禪師送上車,又偷著在老頭身上摸出點東西插自己兜里,才關上車門。
  楓子開車走了,剩下的十幾個人準備好武器彈藥,在日韓胖的帶領下去了東京的升龍拉面店。
  ————————————————————————————————東京:升龍拉面—————
  眾人坐定,日跟老板點著單。楓子急急忙忙進了包間,拿著熱毛巾擦手道:“發財了,我把那老棒子送回去把那幫孫子嚇得呦。直接給了我500萬封口費。”
  眾人哄笑。楓子接著說“你是不知道,這幫孫子也是喪心病狂,竟然把甲級戰犯的尸首供在淺草寺里幾十年了。”
  A組的情報員已經把得來的信息報告給了日韓胖三人,所以楓子說的大家早就清楚了。“風雷神門那地方不一般,淺草寺是日本開放的最火最熱門的景點,人氣很旺。按日本陰陽家的說法,這也算另類的眾生供奉了。”日給眾人點完單后,用普通話說道。
  “頭兒,你說咱用不用給丫的點點火?”A組的一個精瘦的組員說道。
  胖子尋聲看去,是A組的突擊手竹子,一個操著一口南方口音的北方人。
  “我沒啥意見,不過得看看咱們的交流生有啥想法。”楓子說完就看向日。
  “在下沒什么意見,這種國度按中國話來說,就應該被打臉。”日掰開了筷子來回搓著上面的小刺。
  “好嘞!”竹子聞言大喜。
  “等會兒!”胖子忽然大叫,惹得眾人大驚。
  “等我把消息賣給幾個媒體,你們幾個殺才再動手!”胖子用小手瘋狂的摁著手機說道。
  眾人哄笑。
  “這大好機會的,還不讓我掙點辛苦錢。等到賬了,你們燒了他們我也不管。得等我到賬啊!!”
  眾人再次哄笑。
  “向日葵為首的那幾個’餓勢力’呢?她們怎么會漏掉別人請她們吃飯。”
  “好像昨天被罐頭廠那景色嚇到了,小蘭和橄欖陪著她呢。”
  不一會各種拉面和天婦羅就到了眾人面前,大家一頓朵頤,狼吞虎咽。
  正待服務生進入包間要結賬之時,日突然抱起拉面碗罵罵咧咧的摔到地上。日說著一口東京口音的日語,把兜里的一個證件摔到桌子上大罵道。
  服務生急急忙忙跑了出去,眾人沉默之時,餐廳的經理急忙跪坐著拉開包間的推拉門進入說道:“色藝馬賽!各位內閣的公務員先生!”經理嘰里咕嚕的說著,日也嘰里咕嚕的說著,不時還指向胖子。
  能聽懂日語的人不禁想笑但又憋住了,不懂日語的人反而一臉懵逼。
  胖子也一副怒木金剛樣。不一會經理走了,日對大家說:“咱們也能走了。”
  “不結賬了啊?”竹子不懂日語,一臉懵逼的問道。
  “你日哥剛才冒充內閣官員,可把人家嚇慘了。尤其咱這里還坐著日本****。”楓子指了指胖子。“你覺得他還敢要錢嗎?”
  胖子一臉無奈。
  眾人第三次哄笑。
  胖子撿起剛才日摔到桌子上的證件,遞給了日說道:“誰能想到一個90歲的老和尚竟然是內閣的人。不過你隨手順老頭東西這點真值得表揚。”
  “畢竟在下很窮嘛~”日收好這個內閣證件說道。
  韓說:“你這操作這才算正經入伙了~”
  一個小插曲,舒緩了眾人最近緊繃的心。
  “好了,我們該去羽田了!”胖子站起身說道。
  ——————————————————————————————羽田機場某餐廳——————
  “先生這里有人嗎?介意拼個桌嗎?”老刀穿著小西裝,用日語問道一位正在吃飯的客人。
  “嗨以。如果您不介意的話,就請吧。”這位客人的聲音意外的溫柔。
  老刀脫下了外套,露出了里面的襯衣馬甲。
  服務員適時走來,用日語詢問老刀是否點單。
  “香草馬天尼,加幾滴味美思,再加一品杜松子酒。”老刀熟練的點了一杯酒就結束了點單。
  “真奇怪呢。來餐廳您只喝酒么?”對面的那個客人再次問道。
  “本來想帶倆傻侄子去吃抹茶冰淇淋,結果倆人和朋友去吃拉面了。我一個老頭子就趁機偷著喝一口嘛。”老刀笑著說道。
  “是么?真有活力呢。說道抹茶冰淇淋,附近的有幾家不錯的選擇呢。”客人吃完了自己的前菜豌豆湯,拿著湯匙敲了敲杯子,等著下一道菜說道。
  “據說還是淺草寺的抹茶冰淇淋最好吃呢!”老刀的酒到了,老刀聞了聞香氣,輕抿了一口。
  客人的湯匙猛地一顫,繼而問道:“那您應該帶他們去一次的,物超所值。您在等朋友嗎?”
  “對啊。”
  “飛機還沒到?”
  “準確說應該是還沒走。”
  “什么意思?”
  “等人啊。”
  “什么意思?”
  “等你啊。”
  鈴鈴鈴。突如其來的短信打破了倆人的對話。
  客人拿出手機,看到了“安保已解決”的字樣。
  微微一笑,抬起頭說道:“怎么稱呼?”
  “卡他那。”老刀用日語說道。
  客人點點頭說道:“舊刀嗎?”
  老刀聽到普通話的瞬間皮膚一緊,立刻掃向周圍,發現周圍沒什么異常,說道:“不,中國話叫寶刀未老,老刀。”
  “真是不錯的相識呢!”那位客人并沒有繼續說國語,用著日語說道:“你知道我有什么籌碼的。”
  A組商務車里,“老刀好像被發現了。”韓說道。
  餐廳里,依舊是那個靠窗的位子,老刀的空氣導管耳機被泡到了酒里,
  客人拿湯匙指了指自己,說道:“結城有季,來玩個游戲吧。”
  結城有季在酒杯里又扔了個干擾器,并在里面涮了涮手指頭,拿餐巾擦干凈。“我的籌碼你知道了,你的呢?”
  老刀悻悻的看著那杯馬天尼說道:“其實我蠻喜歡這杯酒的。”
  “你們老巢在秋葉原。這個籌碼夠不夠?”老刀拿著湯匙,刮了一勺有季的豌豆湯說道。
  “看來你今天必須得死了呢。結城有季說道,”接下來我會慢慢的讓我的朋友按我的計劃行事,不論成功,或者失敗,我的手機上都會收到短信提示。如果成功了,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或者要求你做一件事,如果失敗了,你可以問我一個問題或者要求我做一件事,游戲一直到日落時分,到時你沒死或者沒崩潰算你贏。而且你不能說謊呦。”。
  “聽起來對我很不公平呢。能不能不玩。”老刀插著手說道。
  結城笑了笑:“你說謊或者投降也是會死的呦。不過為了鼓勵你竟然找到了我,就讓你先問第一個問題吧!”
分分彩出号绝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