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彼戈維奇 > 第四章 破局

第四章 破局


  “什么意思?你說清楚!”森緣問道。日背著包好的菊一刀,擋在前面,防止她離胖子太緊。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作為媽媽是佛教徒的你,接下來我說的一切都有可能接受不了。”胖子徑直往前走去。
  “奇怪你怎么知道?”森緣的身軀一震,急忙問道。
  “你那個老土的護身符繩子都磨亮了,媽媽給你求來的,戴了很久了吧。衣服也有淡淡的檀香味道你年紀這么輕,肯定不會選擇天天在家里點香吧,你的靴子保養得很好,但風衣款式卻很舊,這么大大咧咧的女人,內衣卻這么可愛。一定是家人或者愛人給你準備的。不過愛人是不可能,畢竟你工作那么忙,如果不是同行,很難維持穩定的戀愛關系。而且保養靴子這種事情,男性很難顧忌到。所以不是爸爸也不是男朋友。那么只能是你媽媽了。而且你能聽懂我說話的引申義,說明是從小接觸的漢語,只有你佛教徒的媽媽才會涉及寺廟這種字眼吧。”胖子用漢語說道。
  “哼!自作聰明的男人,我自小跟姑姑一起生活,根本沒有媽媽。”森緣氣不打一處來。
  “相信他吧,他說是你媽,就一定是你媽。”日無奈的搖搖頭,繼續說道:“不信你問問小林,他也早看出來了。”
  “行了行了,好好一小姐姐別又被你們逼瘋了。”向日葵扶著額說道。
  “混蛋!你們幾個,別自以為是了!”森緣銀牙咬的咯咯作響。
  “行了,綠,冷靜點!這件事回頭說。你要是沒法冷靜,就先退出這個案子。”小林把手搭在了森緣綠的肩上,瞇著的眼漸漸睜開。
  “好的,我沒問題的。”森緣平復了下來,小林也把手移開了。
  日聳聳肩,眾人來到了風雷神門。胖子看了看被挖開的風雷神門,說道:“寺里還有什么異常?”
  小林用不太標準的中文說道:“內~內個啥,介個地方是最神秘的地方,我們返現數百人在幾分鐘就在淺草使……”
  “你說日語就好了,我能聽懂,別糟蹋普通話了。”胖子跳進廢墟里摸索著。
  小林絲毫沒有羞愧,如釋重負的說道:“數百人幾分鐘就消失了,寺院基本沒留下活人,卻沒丟什么東西。也沒有恐怖組織為此負責。機場車站都被管制了,不過尚沒有任何消息。”
  “他們消失是因為,從這里逃走了。”胖子想從坑里爬出來,腳一蹬空,沒上來。向日葵剛想去拉他,日一個眼疾手快就把胖子扽出來了。
  “吆西!”胖子難得的夸了日一句,繼續說道:“你們搜查課注意羽田機場,他們可能繼續投毒。”
  “哦,原來是這個樣子,我明白了。所以淺草寺只是一個幌子咯。”小林好像發現了什么。
  胖子拍了拍身上的土,說道:“幌不幌子的,事實就擺在這里。這是你們的事,我們走。”胖子把手里的東西交到了森緣的手里,就帶著自己的人走了。
  “這個男人,怎么如此粗魯。”森緣罵著,順便看向自己手里的東西。
  “啊!!”森緣失聲大叫,小林立刻看去,原來胖子交給她的是一支早已干枯的手骨。小林隨即跳進坑里,看向早已被胖子挖開的一部分風雷神門。不由大驚!
  這神圣的廟門里,白骨森森。
  “森緣!立刻向上級匯報,這是驚天的丑聞!他們三人讓咱們處理這件事,已經給我們留了很大的臉面了。”小林一邊爬出來,一邊說道。
  “是!”森緣看到了這一景象,看著那一片白骨,久久不能平靜。心想:這幫人好毒辣的眼光!
  “事發突然,咱們還沒來得及細致檢查,那個胖子上來就給發現了,說明他們手里一定有目擊者。咱們一定要想辦法把這個目擊者爭取過來。”小林拍著土說道。
  森緣好像想到了什么,說道:“咱們不是救下了幾個高僧嗎?他們不會幫咱們嗎?”
  小林拿出了煙,這回沒有猶豫的就點了起來,說道:“他們什么都不會說的,而且那些官員也不會讓咱們去見他們。不過那個部門不,組織他們好像知道挺多的,尤其是剛才那個胖子。看樣我們得想個辦法了!”
  胖子三人上了車,打開暖風,摘下防毒面罩,日咬著草莓面包對胖子說道:“那個小林正雪不簡單,這會兒估計是惦記上你了。”
  “哼。明面上的事就別說了,你倒是要小心那個女的,她絕對會再找你的。”胖子又拿出手機在看著什么。
  “喂!喂!你們這樣真的好嗎?讓人家一個小姑娘開車,你倆在后邊卿卿我我的。”司機向日葵不滿的說道。
  “走吧,去北區,韓他們收網了。”胖子放下手機說道。
  ——————————————————————————————北區,某工地———————
  “怎么樣?”胖子打開車門,看門見山的問道。
  韓摘下面罩說道:“這幫人太瘋狂了,投放失敗后,一個個瘋了似的往絞肉機里沖。不過幸好都解決了,日本當局正在處理善后。北區三個罐頭廠都被控制了。”
  “走了,回Q1。”胖子關上車門,韓用通訊器招呼了其他的人上了另一輛車走了。
  向日葵突然說,“別走啊,我們去看看啊,這一晚上竟來回跑了咱們去透透氣吧。”
  “你會后悔的。”胖子拿起了向日葵事先準備的背包,就下去了。
  “嘻嘻,嘴上說一套,身體還是蠻誠實的嘛。”向日葵高高興興地下車了,飛快的跑到前面去了。
  胖子脫了大衣和日慢慢悠悠的跟了上去。
  不出3分鐘,向日葵瘋狂的跑出來,見到胖子,腿一軟,一下撲倒在胖子懷里。嗷嗷的吐了胖子一身。
  “哎,我說你為什么讓她拿那些亂七八糟的呢。”日打著哈哈說道。
  “行了行了,別難受了。”胖子拿出了水給向日葵,“漱漱口吧,一會好受點了,把我給你的面包吃了。”
  向日葵沒有說話,趴在胖子懷里點了點頭。胖子和日把向日葵送上了車。胖子脫了貼身的衣服說道:“這個惡心的局我受夠了。”胖子把包里的新衣服換上了。日二話不說,就上了司機位。
  東京雨漸漸的停了,商務車正急駛。
  “你是不是超速了?”胖子問道。
  “有一點,目前時速120。”日看了一眼時速表說道。
  “再快一點,現在已經凌晨3點多了。我覺得有點不舒服。”胖子紅著老臉一手扶著向日葵,一手摸頭說道。
  “好的,坐穩咯!在下要加速了。”
  ————————————————————————————————————Q1地區————
  胖子一行人回到了地下,公共區只有一男一女兩個人在值班。老刀沒在公共區域,應該在休息,楓子還沒回來。
  “你們頭兒呢?”胖子扶著向日葵,問向值班的男性A組人員。
  “還沒有回來。葵姐怎么了?”A組值班的小姑娘搶先說道。
  “沒什么大事,你先扶她去休息。”胖子把向日葵交給女組員。
  “在下先回去了。”日看沒什么事就回自己的休息室了。
  胖子和男值班打了個招呼,說了些有的沒的。從廚房偷了點曲奇和熱奶就也回去休息了。
  回到休息室,胖子一邊吃著曲奇,一邊喝著熱奶,忽然胖子打通了日的電話說了些什么。
  一夜無事,清晨6時,當第一縷陽光掃過這漆森的島國京都,眾人正睡得香甜。老刀早早的醒了,正在煮著咖啡,楓子急急忙忙進來,“啊!我快被這老禿驢逼瘋了!!”
  老刀給楓子倒了一杯咖啡,打趣道:“林離,有必要提醒你,人家可比你年輕多了。”
  “老刀,你覺得如果是老鬼會不會直接削這貨?”楓子坐在座位上,撓著頭吹著咖啡說道。
  “按那個老邦子的性格,很有可能。”老刀翹著二郎腿,喝著咖啡說道。
  “你就趁他這會兒聽不見損他吧。怎么樣,老禿驢那邊你幫我搞定一下?”楓子扭頭問道.
  “你那點小心思我還看不透?我一會要給胖子跑個腿。你自己想招把。為了不被胖子嘲諷,你肯定有辦法的吧。加油!剛把爹!為了不被胖子嘲諷。”老刀說完就穿上大衣出去了。
  十分鐘后,日的休息室掀起了敲門聲。“香甜可口的早餐呦!”楓子或者說林離油膩的聲音傳來。
  “若有需要在下義不容辭。”
  十分鐘后,
  “啊!在下快被這老禿驢逼瘋了!!”
  十分鐘后,
  “啊西吧!我要被這老禿驢逼瘋了!!”
  “你自己想招把。為了不被胖子嘲諷,你肯定有辦法的吧。加油!剛把爹!油!剛把爹!”楓子喝著咖啡翹著二郎腿說道。
  十分鐘后,胖子的休息室掀起了敲門聲。“香甜可口的早餐呦!”韓油膩的聲音傳來。
  “滾!”
  最終胖子被三人折騰到了會議室。楓子邊走邊說:“我把傷者和那幾個老和尚弄來了,傷者沒什么問題,基本摸清楚了。關鍵這仨禿驢一個賽一個那小嘴叭叭叭跟機關槍是的。都快給我倆整蒙逼了。”
  “就仨人你還頂不住?”胖子打著哈欠問道。
  楓子苦澀的撓撓頭說道:“你知道個六,就一個人都頂不住。我綁他三人的時候那倆連個屁都不放。就這個叫左馬介禪師的一頓又一頓日語說的跟RAP是的。”
  “你又聽不懂,你咋交流的?”胖子撓撓頭問道。
  “八國語言啊!八國語言啊!這個叫左馬介的老兔子,用你媽八國語言擱那一個勁跟我說佛經,死活要度化我。”
  “
  你呢?”胖子問向日。
  “聽得懂日語。”日罕見的紅了臉。
  “人呢?”
  “就在里面。一會我就不進去了。我找流主去了。”
  “什么是佛?”胖子剛一開門,一個老頭劈頭蓋臉問道。
  胖子看看頭上,又看看楓子,再看看門外……
  “你丟東西了么?快想啊!”楓子急了。
  “想什么?他已經答出來了:無處不是佛。小施主,真有你的!”左馬介說。
  胖子一笑。
  “何為百鬼夜行?”
  “正道森羅萬象。”
  “什么是禪?”
  “苦集滅道!”
  “什么是悟?”
  “悟即是空!”
  “什么是空?”
  “破即是空!”
  “什么是破?”
  “度一切苦厄!”胖子想也不想就說。
  兩人大眼瞪小眼。屋里的楓子和A組成員和屋外扒著門縫偷聽的日都驚的呆了。。
  良久,左馬介長嘆一聲:“你說的極是。我敗了。”二人互相合了個十。左馬介繼續說道:“你們想知道什么?我知無不言言無不盡盡心盡力力挽狂瀾。”
  “真雞兒簡單。”胖子開門欲走,正好撞見偷聽的日,場面一度極為尷尬。
分分彩出号绝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