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彼戈維奇 > 第二章 入局,淺草寺

第二章 入局,淺草寺


  就在二人打著嘴屁之時,老刀說道:“別鬧了,說正事,日本方面確定了,目前能第一時間調過來的銀彈不足預計的一半。”
  “哼,這個時候還留一手,小日本還怕國際譴責啊?”胖子有口無心的說了一句。出奇的是日并沒有什么反應。“先別全調過來,先調一半,剩下一半上沖鋒車,駐守每個交通要點,二十四小時待命。去醫院調液化氮氣和揮發式三挫倫。”
  老刀沖著手機喊道“你們都聽到了,聽不懂自己找翻譯去。我只給你們20分鐘,出了問題后果自負。”
  “嗨以!哇卡里瑪喜達!”手機那邊傳來生硬的聲音。日竟然不禁笑了一下,被胖子瞥了一眼捕捉到了,倒也沒說什么。
  “胖你還需要其他東西嗎?”老刀問道。
  “酒,白蘭地酒。”胖子看了一眼手頭的武器說道。
  “情況會那么嚴重嗎?”日問。
  “以防萬一吧,畢竟我們入局了。”
  老大將武器都裝到了包里,看向眾人說道;“走,試試新車。”
  潮濕又黏稠的雨夜,空無一人的街道,一輛黑色的轎車在向東行駛。
  前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樓臺煙雨家。
  推古三十六年,漁得金佛,建廟供之,屢遭災劫,毀于一旦。江戶初,德川重建,復現光明。
  胖子用手機瀏覽著淺草寺的消息。轉身問道日,“這個寺到底有什么?”
  日撓撓頭,說道:“不知道啊,這個寺是東京名氣最大的寺,我只知道這些。喂!你不考慮考慮我之前是干什么的?我怎么知道那么詳細?我又不是和尚!”
  “嘭!”
  一個身影撞上了車頭,車里的眾人猛地一頓,日在后座冒出頭來,說道:“怎么辦?”
  老刀連看都沒看,一個倒擋甩下車頭上的人,再一個換擋繼續向前開去。日疑惑的扭頭看向胖子,卻不想胖子一副如臨大敵的表情,說道:“準備好,他們已經過來了。原有那條線不能走了,盡量走地面,不要走地道。”說完又開通了A組的通訊,說道:“驢踢腚了,轉胯子摸它。”
  日聽完大驚,“怎么可能,咱們怎么會被竊聽?”
  老刀點了根煙,把火機收好,“你該把小野貓放出去了。”
  日立刻撥通了一個電話,用日語說了幾句話。扭過頭看到的那個地上的人,然后拿出槍沖著車后玻璃就是嘭嘭三槍。
  沒想到玻璃完好依舊,旁邊的胖子逼得要罵娘,“防彈玻璃防彈不懂啥意思啊?土包子小日本。”說罷,便向自己邊上的窗戶摸去,摸了半天,沖著司機位置的老刀喊道:“窗戶的手搖把兒呢?”
  ……
  老刀嘆了一口氣,用總按鈕打開了胖子一側的車窗。胖子翻了翻口袋,取出一個手雷,:“熱乎乎的包子來啦~”不成想一扭頭,一張破碎的臉把在車窗上,“空吧哇。”
  “我滴媽呀!”胖子嚇得不輕,急急忙忙又去找手搖車窗把兒去了……
  說時遲那時快,日左手拿著手槍,甩出一發子彈,正中那張臉的眉心。那怪臉吃痛雙手摸向了自己的臉,卡密卡密的叫了起來。這時老刀一個甩尾,就將尸體甩下了車。急速向東駛去。
  “日,嚇死我了。”胖子哆哆嗦嗦的說著,又把手雷放回了口袋。“它嘰里咕嚕說什么呢?”
  “我很好奇我名字在中國語里罵人的程度到底有多重。”日換了一個彈夾說道。
  “說正事!”很顯然經過剛才的一幕,胖子的“消費”體驗并沒有多好。
  “哦,那是神,日語的神。”日系上了安全帶說道:“看來這一路注定不會很舒服了。”
  三人話音剛落,幾個身影就從黑暗在黑暗中閃爍出來,沒有月色的黑夜下,蒼白的肌膚染血。
  他們向鎖定了獵物一樣看著遠轎車,一聲長嘯,就瘋狂的跟車跑去。
  “胖子,有驢,拍不拍?”老刀看著后視鏡問道。
  胖子的小手還在摸索著手搖窗戶把兒,“拍毛啊!這后邊是他媽動物世界啊!溜了溜了溜了。”
  三五個身影在路燈的拉扯下飛速變長,而身影的末端,是更多的身影。
  耳機里,沉默的韓突然開口了,“淺草寺這邊有情況!”
  20:50
  淺草寺,五重塔下,
  “求求你們了,不要殺我。我~只是個僧人。”一個臃腫的身軀跪倒在地用日語祈求著。
  “唉,僧人是不會殘殺自己的同胞的,對嗎?咳咳。”一個溫柔的聲音傳來。
  “是的,是的!我們是不會自相殘殺的!”臃腫的身軀聽到了這個聲音,迅速爬了過去。
  “我在水原有很多錢,你讓他們別傷害我,我全都給你,大~大阪我也有很多辦法能搞來錢的~”臃腫的身軀抱住了一個細瘦身影的雙腿。
  “可是我的門徒殺了你不少僧人呢?怎么辦呀?主持大人。”溫柔的聲音再次發聲。
  “我·~我沒有看到,我可以裝暈,他們~都會成佛的。你的門徒沒有造下殺孽,也會成佛的。”臃腫的主持再次囁嚅道。
  “他們殺人,只是為了飽腹。你殺人卻為了名利財富,哎呦喂。我們成不成佛,我們不知道,畢竟我們拋棄了佛。”細瘦身影蹲了下來,輕撫主持的戒印,說道,“沒事沒事,一下就結束了。你看看你都成這樣了,那幾個老禪師還是吭都不吭一聲。哎呦喂,也不知道他們參的什么禪?人命都不在乎,還是說他們已經嚇尿了,躲在上面不敢出來了?”話音未落,主持的呼吸就停止了。
  細瘦身影拔出了主持太陽穴中的手指,拿起了主持的袈裟擦干凈了手指。自言自語道;“哎呦喂,他還真是油膩呢,一點都不想吃。”
  “你到底想干什么?殺了這么多人?佛不會寬恕你的。他會降下地獄烈火折磨你的。”大宏之聲從五重塔上傳來。
  “哦,這縮殼的烏龜伸頭了?你們修了三四十年的佛,學的還是潑婦罵街喲。哎呦喂。”細瘦身影站起了身,身后一片蒼白,有人問道:“有季,接下來怎么辦?”
  “算啦,留著他們吧,讓他們看看這紅蓮業火到底最后會折磨誰。”有季笑了笑,“我們從原來那條路撤回去。把藥撒出去。”
  眾蒼白,無聲無息來,無聲無息去。
  淺草寺,漫步奇譚間,萬千血跡顯。
  “老刀,開慢一點吧,淺草寺慘案,當局正在處理。咱們先和A組匯合。”胖子說道。
  “咱們不去現場看看嗎?”日問道。
  “他暈血。”老刀說道。
  噗。日不夠意思的笑了出來,說道:“所以這一晚上白準備了?”
  “當然不是,保持戒備。”老刀看了眼后視鏡。
  一片蒼白的身影0越來越近……
  胖子急忙把手雷拉開了環兒,說道:“把車窗搖下來!我扔完再搖上來。”老刀無奈的打開了后車窗,兩個手雷一個往前一個往后的隨窗扔出去了。
  幾十個身影正在飛速向前奔跑,突然就遇到一個手雷迎面而來。“轟”的一聲,三個身軀應聲倒下。這無疑激怒了剩余的追擊者更加瘋狂。與此同時,向前扔的手雷雖然沒炸,但冒了一股子白煙,原來是一個煙霧彈。轎車剛穿過了前面的白煙,老刀就摁了方向盤上的一個按鈕,車后排氣筒旁邊一個機關瞬間往地下撒了一片微型鐵蒺藜。
  追擊者沖過白煙,目光都盯在轎車上,繼續往前追趕。為首的幾個追擊者根本沒注意到腳下踩上的東西。老刀從后視鏡看到之后說道:“日,一會拍(消滅)的時候,這幾個只里面留幾個活口。”
  這時胖子又拿出幾個手雷,說道,“演戲演全套。”半晌又說道,“把窗戶給我搖下來。。。”
  幾番轟炸之后,耳機里韓突然開口了,“日本當局還在,A組離你們很近了,我可以看到你們了。我靠,你們后邊這么多人。拍不拍?”
  “你先不要暴露,這些人我們能處理。A組楓子,向日葵,你們準備下個彎道接應我們。”
  “收到。”韓說,而A組那邊只有一個聲音:“好。”
  轎車愈發接近淺草寺,這時從北方忽然又沖出一群人,老刀摁了個按鈕,車前頭閃出一把機關槍,日在后座摸出一個平板控制器,機關槍瞬間吞吐火舌,壓制住了北面新沖出的這幫人。正所謂顧前不顧后。壓制了前面的堵截,后面的追兵又近了不少。
  “直接開過去,不要開槍了。”胖子抓住了頂的把手。老刀聞言,直接一腳油轟過去。一個甩尾,過了彎道。正好看見幾輛熟悉黑色商務車。轎車后面的兩路追兵合而為一,緊隨其后。A組的支援也應聲而來,十幾帶著防毒面罩的人拿著步槍同時開火。“銀榴彈!放!”老刀喊道。“嘭嘭嘭”步槍下的榴彈筒都開始工作了。榴彈在來勢洶洶的追擊者之中遍地開花,的確快速的抑制了追兵。
  “液氮三挫倫都招呼他們,所有人員后撤,等我們過來就通電。”胖子流著汗沖著耳機喊道。
  一個高大的身影從一輛沖鋒車的側面操作著機器濃縮液氮和三挫倫都噴射出來,轎車從兩輛商務車的事先留好的夾角開進去的瞬間,這個高大身影又甩出了兩條電纜,接到地上,另一輛車上又有人拿著高壓水槍就沖著追擊者噴過去。追擊者一瞬間遭到多方打擊,成片的倒下。
  敵襲被瓦解,眾人都松了一口氣。老刀三人停了車,戴上防毒面具后,下次走向高大男子,說道:“向日葵呢?楓子。”
  “放心。她帶人做標記去了。疑似發現敵首。”名叫楓子的高大的男子說道。眾人又將目光轉移到追擊者的身上。這幫追擊者普遍面色蒼白,身體瘦弱卻異常狂暴,有些人不少手臂都被步槍打斷卻依舊死死地盯著眾人。
  “他們到底是什么啊?這都不死啊?”一名A組成員問道。
  “一會就知道了”胖子從后面走了出來,說完看看日,日立即明白他的意思說道:“活口已經放走了。”
  胖子聞言說道:“再打一波銀榴彈。等液氮散了,準備第二類接觸。”
  一場銀雨就這樣飄蕩在淺草寺的門口。
  “誒,刀叔。”日突然叫道。
  “咋了。”哪怕戴上防毒面具,老刀還是一臉冷淡。
  “為什么A組也聽胖子的啊。他們不是獨立的嗎?”日好奇的問道。
  “他到級別了唄。”老刀仿佛跟看傻子是的回答道。
  “哦,咦!那不就是說胖子不知不覺的就升到跟你級別差不多了嗎?”日瘋狂的驚異。。
  “要不是他老犯癔癥挨批,他可比我級別高多了。”老刀仿佛想抽根煙,摸了摸口袋,發現自己戴著防毒面具,就又放棄了。看向面前的近百個跟速凍餃子似的追擊者繼續說道:“這回入的局,很大呢。”
  先前的街道上,被日爆頭的那個女性追擊者忽然坐了起來,轉了轉脖子。不久又消失在夜色中。
分分彩出号绝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