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彼戈維奇 > 第一章 無常是世事

第一章 無常是世事


  第一章無常是世事
  東八區19:32
  枯葉漸涼,京都,高臺,雨。
  銀座水谷壽司,兩人坐在吧臺旁。
  一高瘦男子用著竹筷架起精美的三文魚壽司,目光飄向窗外的銀座大街,人來人往,絡繹不絕,眾生像嗅到血跡的鯊魚,都在有目地快速游動捕食。
  “已經三年了吧?”吧臺旁另一個聲音傳來。
  高瘦男子回了回神,“在下還以為不會回到這個金玉其外的地方呢。”
  “世事無常啊。”循聲所向,一個白發老者將筷子放到了箸枕上,“你知道出任務是不能喝酒的吧。”
  “老刀,你可真可怕。這被你看出來了。”高瘦男子也放下了筷子,雙手合十道,“我吃飽了。請您給他一杯酒吧。”
  話音剛落,二人便穿上了大衣,支起了傘,闖入了這京都的森羅雨夜下。
  吧臺后,一只手掀起了門簾布,蒼老的聲音帶著三分火氣,“混蛋玩意,真是的,真是的。我做了70年壽司,怎么他們吃飯從來就不給錢。混蛋,媽的。我下回才不給他們吃這么貴的金槍魚和三文魚。真是的,真是的。他們是出云國的混混轉世嗎?”老人結束了絮叨,倒了一大玻璃杯的千福清酒,放在了靠窗的位置。自顧自地說道,“看樣子他最近過的不錯,你也該放心了。不過他這新名字好難聽,叫什么日……他們組織這么不尊重日本成員嗎?真是的,真是的。”
  “師傅,今天,預約的客人已經等很久了呢,他們好像是新內閣和松下財團的客人喲~半年內預約了三次呢~很忠犬呢~”,后廚傳來了呼喚聲。
  “知道了,真是的,真是的。雖說這世道還有不少死人蹦跶著。你們是想累死我老頭子嗎?真是的,真是的。”老頭搖著頭,錘著背,又掀開了門簾回到了后廚。
  砰砰砰,老刀猛敲著一輛黑色商務車的司機窗,半晌,車內的司機回過神來,摘下了耳機,指了指車后座。老刀和日拉開了車門,上了車。老刀收了傘拍了拍大衣,坐定之后,抬起頭問向車車里坐等他倆的人,“情況?級別?地點?”
  “疑似感染者慌亂,不排除是生物武器,級別暫定地級,地點東京淺草寺一帶。行動秘鑰已經發送到你的dick里了,具體細節都在里面,即時生效。我得護送大使去黑屋,就先這樣。”說罷,這道全息投影就消失了,而原來座位處只剩下一個銀色的箱子。
  坐在司機位置的胖子移動到了后座,說道,“趁我不在就吃好的,生魚肉躥稀躥不死你倆。”
  日砸砸嘴說道,“我們有吃芥末殺菌的……”
  20:00
  老刀拿出了手機,看了看后,就將一段代碼敲入了箱子,箱子隨即打開,“你們幾個都聽著點。”
  銀箱子打開里面是臺加密筆記本電腦,里面播放開始信息,“24天前,日本部,報告某一村落失聯,組織并未介入,但7天前當地機關介入時,此村落爆發混亂,47人死亡,17人失蹤……”
  胖子說道:“會不會是變態殺手或是極端恐怖組織?”
  老刀沒有說話,雙眼卻漸漸瞇了起來。
  銀盒繼續播放著信息,“三天前衛星掃描傳來數據信息,紅外線位圖一切正常,紫外線位圖生命體征超過800個單位,根據A組第一類接觸得出結論,感染者情況極度類似感染黑光(1963,A),從樣本生物磁場得到生物信息,指向北緯35°68′98″,東經139°69′32″。請先前往Q1地區進行補給,本信息于45秒后銷毀。”
  老刀忽然睜了眼,指著這個坐標問道:“淺草寺里到底有什么?”
  日頓了頓,說道;“風雷神門、摩尼寶珠。巨~巨草鞋。”
  胖子緊了緊大衣,問道:“嘛情況?真是一幫邪教?喇嘛搶禿驢法寶來啦?”
  忽然遠處的LED屏幕播放著地質災害預警,街上的熙熙攘攘又再一次漸漸地重歸沉寂。
  日看了看老刀,說道,“所以說度假結束了?”
  老刀點了根煙,收起了打火機,吐了吐煙氣,說道,“世事無常啊。”
  20:20
  三人下了車,打起傘,向著人群相反的方向走去。銀盒也在雨夜下的車中化為了青煙。
  三人走到一個高架橋下,老刀找到了一個倒著的酒瓶,舉起來打碎這個酒瓶后,水泥制的橋基下有一個暗門緩緩打開,三人快速走了進去。
  “不是,這門就這么開了?安保級別太低了也?有關部門連裝個指紋,虹膜識別的錢都不舍得花?”胖子甩著傘問道。
  “你懂什么?只有特定動作才是最安全的。”日走在前面搖著頭說道。
  “你個小鬼子還挺能嗝,這么能逼逼你咋不當個天皇呢?”胖子在最后面吐槽道。
  走到了路的盡頭,坐著一個正在看報紙的中年大漢,他瞬間站起身來,替他們按下了向下的電梯
  老刀熟悉沖他點了點頭,徑直走向電梯。
  日緊隨其后,卻在見到大漢的臉后,震驚不已,隨即立正,正欲鞠躬之時,胖子扶住了他,說道:“現在不是時候。”
  大漢撇了一眼,說道:“不用那么緊張,有命回來再找我討教吧。”然后又坐下翹著二郎腿繼續看報紙了。
  “萬~萬分感謝!流主閣下……”話音未落,日就被拉上了電梯,徑直向下。
  “老規矩,先噴膠。”老刀說完就出了電梯,進入了補給庫。
  日和胖子緊隨其后,在一個箱子里摸出了兩瓶噴霧沖著自己雙手來回噴了兩遍,確定不會再留下指紋后,進入了補給庫。
  “黑光,1963年于美國亞麗桑那州研發出的一種傳染性生化武器,病毒通過呼吸道和血液感染,感染者會在6個小時內成為病原體或死亡。”話音剛落,兩個空氣導管耳機甩了過來,老刀說道,“跟左邊領口的磁貼擦一下,就自動連接了。”
  二人戴上了耳機,一股吃了死孩子的感覺蔓延而來。
  “Hello,every巴蒂,又是美好的一天!你們最帥的韓特工已經就位了。”
  ……
  “日!”胖子罵道。
  “你叫我?”日問。
  “沒有!”
  “這貨咋又跟來了。”胖子道。
  “他是我手下。”老刀說。
  “這貨是韓國人!”
  “這貨是棒子!”胖子道。
  “對!這韓國棒子是我手下。”老刀這回看著胖子,不再說話。
  ……
  “那個,你們知道我們之間是開著語音通話的吧?”日搖著頭問道這倆人。
  等二人回過神來之后,語音那端充滿了各種阿西吧和自我否定的喊叫聲……
  “安靜點,警戒周圍情況。”老刀說道,“對付感染者,電擊電流必須超過480伏,被感染后視網膜極度脆弱,強光手電
  和閃光彈都可以產生效果。韓做外圍警戒,我、日負責突擊,胖盡快分析出敵方目標和幕后黑手。目標周圍人群已經疏散,我方機動人員14人,當地部門人員22人。胖子接下來該你了。”
  胖子雙手插胸說道,“咱先不急著過去,黑光的資料太舊,不排除病毒變異導致誘發性加速感染。叫我方人員準備擴音設備,并佩戴夜視設備和防毒面罩,叫當地部門準備銀質榴彈炮,避免過度分散。準備電壓網。”
  “數量呢?”
  胖子揉了揉太陽穴,說:“暫定消滅5000單位的數量。”聞言,老刀直接轉身撥通了通訊器。
  “你是打算把他們都殺了嗎?這病毒傳播速度竟然這么快?”日大驚的問道。
  胖子拿出了發泥,拍了拍,開始抓弄起來被濕氣打散的頭發:“指數爆發懂嗎,15天毀了一個村子,那個村子我剛手機查了,至少300人。現在能查到的下落的才50來人。再加上背后的勢力,第一天死亡兩個失蹤兩個,預估敵人人數至少4的6次方。另外做好滅火準備,別讓棒子韓那破直升機晃蕩了,人家早發現了。”
  “我怎么會被發現……等等你怎么知道我”韓的聲音從空氣導管傳來。
  “有組織有預謀的恐怖襲擊,還沒個觀察手?你是不是傻,準備好傘包。去右邊那座大廈的45層,出了意外再坐直升機逃回你的高麗去。”
  “但是信息說了只是死亡和失蹤的人數啊。怎么可能一個村都遇難啊。”日追問道。
  “你覺得這么多天了,如果找到生還者,還會只有這么少的信息嗎?A組找人的手段還是老刀教的,
  你覺得那個村里還會有人嗎?”
  “難道那個村子已經沒有生還者了嗎?”
  “除非有人提前跑了出去,不過那樣的話,會更可怕!”
  “雖然我覺得我再問一句你會覺得我傻,但是你怎么知道我右邊是大廈?”耳機又傳來韓的聲音。。
  “不是覺得,你是真傻。你聲音已經大到煩人了,說明高度真心不低。直升機左側側的尾槳聲會讓你在的聲音左聲道比右聲道要刺耳多了。而這種高度,右邊讓你放心的唯一情況就是右邊的建筑絕對不可能出問題,以目前的情況,也就只有保全等級比較高的高層大廈才會讓你這個弱智放心吧。”
  “額,你說的對。”韓擦了擦冷汗看向了右側的日本防務省,心中萬馬奔騰,“我會坐牢的……”
分分彩出号绝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