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紅翡之心 > 第二十五章 不得安寧

第二十五章 不得安寧


  四周是燈光,紅布,香檳對碰,貴族間優雅舉止,輕談淺笑。
  林恩卻是毫不關注,他將自己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眼前的各類海陸大餐上,這一路看過去,有焦痕誘人的紅鯡魚,有散發著煙熏酒香的蛋黃羹,有起碼慢燉了幾個小時的海魴魚柳,精心熬制的文蛤汁,入口即化的奶油夾心覆盆子,造型漂亮的球芽甘藍葉,看著就流口水的雙色松雞肉……
  甚至還有取至位于國都的哈姆利贊農場牛腱肉,取至北海邊境的深海冰晶魚,取至加西亞火山的高崖鷹蛋……
  “奎因家族這一次的宴會至少在食物上還是下了很大的功夫。”
  有這么多好吃的東西,聽見幾只蒼蠅的吵鬧也還可以接受,林恩回應了一句以后,便不再理會盧卡斯的冷嘲熱諷。
  “盧卡斯,你在這啊。怎么了,選好你的舞伴了嗎?我覺得拉斐爾家族的莫妮卡小姐和你就很般配,她的精神力也是有五十三點了,只比你低上一些。”一個穿著華麗的棕發少年走到了盧卡斯的身邊,他的邊上跟著兩人,一個氣質略顯陰沉的黑發少年,和一個虎背狼腰的壯碩少年。
  “丹尼爾,我看是你看上了拉斐爾家族的莫妮卡小姐吧,你是想借著加百利家族和拉斐爾家族的友好關系,找個機會認識一下莫妮卡小姐吧。”黑發少年笑著說道,但由于他陰沉的氣質,總讓人覺得他的話里帶有一些陰惻惻的感覺。
  “維爾德說得對,連我伍爾夫都看出來了。”大個子伍爾夫拍了拍丹尼爾的后背,拍得他一個踉蹌。
  盧卡斯轉過身來,換上了一副標準的貴族微笑,里面全是虛假和刻意,“哦,丹尼爾,維爾德,伍爾夫,我的好朋友們,來,給你們介紹一下,坐著的這位就是林恩·加百利,我的表弟,也是我們家族原先選出的免試名額獲得者,但是由于出了一點小小的狀況,他的名額現在讓給我了。”
  “哦?”丹尼爾聽言嘴角微微上翹,就像是找到了一個有趣的玩具一般,他緩緩伸出手來,“你好,林恩,我是丹尼爾,丹尼爾·克里斯蒂安,是克里斯蒂安家族今年的免試名額獲得者。”
  林恩很隨意的抬頭看了他一眼,輕輕點了點頭,繼續回頭吃著自己的東西。
  丹尼爾伸出的手僵在半空,他的手掌慢慢握拳,緩緩地收了回來,比伸出手時的速度還要慢上幾倍。
  直到他收回衣袖中的時候,手背上用力得已經滿是青筋。
  “身為貴族,連最基本的禮儀都不懂,沒有教養。”黑發少年維爾德毫無顧忌地哼了一句。
  這時,大個子伍爾夫才是后知后覺地說道:“哦,我聽說了,就是你們家那個本來精神力五十點,睡了一個月就只剩下了九點的廢物林恩啊。”
  這一句話說出來,盧卡斯和丹尼爾都忍不住在心中暗暗叫了一聲漂亮。
  他們連忙看向林恩,希望在他的臉上找到不甘,痛苦,卻又無可奈何的表情,那將會是他們今天晚上最大的談笑話題和樂趣。
  然而,林恩卻好像是什么也沒有聽到一樣,仍舊在埋頭吃著東西。
  “裝,接著裝。”丹尼爾心中冷笑,開口有意引導地說道:“伍爾夫,不能這么說,林恩可是病人,而且他只是精神力低了點,怎么能叫別人廢物呢。”
  大個子好像真的有些呆,張口就說道:“精神力只有九點,比一個普通人還低,這不是廢物是什么?”
  丹尼爾暗叫一聲好,伍爾夫這個呆子果然沒有辜負自己的希望,這也是他為什么將這個腦子不怎么好用的大塊頭帶在身邊的原因,有很多話是不能從他這個有教養有文化的克里斯蒂安族人嘴里說出來的,而這個有些呆頭呆腦的伍爾夫正好可以作為自己的“轉述者”。
  伍爾夫突然一拍自己的腦袋,“嗯,可能也不是廢物,對了,精神力九點,我之前無聊給我家的斗牛犬測了一次精神力,也剛好是九點!”
  “哈哈哈……”哪怕是已經將貴族儀態刻進了骨髓的丹尼爾和盧卡斯都忍不住大笑了起來。
  “伍爾夫,你真是個天才!”陰沉少年維爾德也是忍不住笑意,對著伍爾夫豎起了一個大拇指。
  伍爾夫摸了摸自己的腦袋,有些傻兮兮地笑了笑,“那是當然,我的精神力可也有五十點的。”
  “哈哈哈哈哈!還來!”丹尼爾笑得都要喘不過氣來了,伍爾夫今天可以說是超常發揮了。
  他們的笑聲也引起了周圍人的注意,紛紛看了過來。
  而作為當事人的林恩,仍然是一副事不關己的態度,毫不關心,毫無反應。
  盧卡斯和丹尼爾漸漸笑得有些尷尬起來。
  從這里就看出了盧卡斯和丹尼爾的差距,丹尼爾立即控制住了自己的表情和神態,一副云淡風輕的樣子,拍了拍盧卡斯的肩膀,說道:“看來你表弟遭受的打擊太大,以后你還是多關心關心他,別讓他憋壞了。”
  “我們走吧,舞會就要開始了。”
  雖然目的并沒有達成,但丹尼爾已經一心認為是林恩在努力隱藏自己的憤怒,他們這樣的人,只認同自己給出的結論。雖然沒有看到一場廢物爆發出憤怒不甘的好戲,還是讓他有些不爽就是了。
  “得找點樂子啊,或許,可以試一試那個新藥?聽米爾說新藥的威力幾乎不亞于奎因莊園門口畫面里種植的巨花蒂莫西。”
  雖然米爾萬分保證新藥沒有任何副作用,也不會上癮,他自己也在吃,可是丹尼爾還是決定再觀察一段時間,以前在貴族之間也風靡過類似的藥物,可惜那些藥物吃得越多人越虛弱,甚至還有因此死亡的例子,他未來必將成為一名魔法師,可不愿意被這樣的東西給害了。
  “先讓伍爾夫他們替我試試。”丹尼爾已經完全將林恩的事情拋到了腦后。
  突然,他聽到了林恩自語的聲音。
  “呼,蒼蠅們終于飛走了,都差點影響我的食欲了。”
  盧卡斯轉過身來,一臉的憤怒,而丹尼爾的臉上卻是笑開了花。
  “果然如我所料,他就是在強行忍耐著自己的不甘和憤怒。”
  看著本來已經準備離開的幾個人又轉過身來看著自己,林恩有些頭疼的抓了抓頭發,自己為什么要嘴賤呢。
  這下好了,不把這些蒼蠅拍死,自己又要不得安寧……
分分彩出号绝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