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冒牌大紈绔 > 第四章 胖子田野

第四章 胖子田野


  “向家男兒,沒有廢物。”向滄海呢喃著,怔怔望著向天行身影消失得地方。
  “是的,我說過,就算我殘廢了,就算我站不起來,我也不可能成為一個廢物。”向滄海艱難地推動著輪椅,朝著向老爺子的房間走去。
  自從當初病發,像滄海得知自己要癱瘓一輩子,便一蹶不振失去了斗志。
  但方才向天行的話,卻重新喚起了他的斗志。
  身體殘廢了又怎樣,只要還有一口氣,自己就能為向家多出一份力。
  “至于那小子竟然說能治好自己的病……那怎么可能!”向滄海忍不住在心里苦笑,他的病痛他自己最清楚,請遍了金臨名醫全都束手無策,這小子能有什么辦法。
  “說不定……真有可能呢?”但向滄海心里卻又帶著一絲絲期盼,就因為剛才向天行說出那句話時臉上的成竹在胸的表情。
  “金臨城李大師仙逝前曾說過,百鳥朝鳳之日,向家涅槃之時。”像滄海看著向天行的背影,有些怔怔出神,“可是我向家龍鳳究竟何時才出呢?”
  向家最南邊的小別院里。
  向天行回到別院并未第一時間出去,向天笑剛被暗算,自己剛來到這個世界,要是不做點防備,恐怕早晚也得遭到暗算。
  盤腿坐到床上,天行鑒漂浮而出。
  五年前,玄冥金仙在外游歷,偶爾發現一處洞穴遺跡,上面字跡模糊,只能認出天行二字。
  玄明金仙便以為這洞府與徒兒向天行有緣,而且其中一些奧秘自己敬也無法參透,后來玄明金仙苦苦煉化,給向天行做了修煉洞府。
  但多年以來,向天行卻一直未能參透天行洞府的秘密。
  后來玄明金仙為其煉制了天行鑒,就是為了可以讓向天行隨時進入天行洞府,尋找天行洞府的秘密。
  向天行溝通天行鑒,突然間,自己被一團白光包圍。
  下一刻環顧四周,向天行就發現自己不知何時,已經來到了天行洞府。
  面前,一座古樸的石碑屹立洞前!
  向天行朝著石碑走去,上面字跡模糊,唯有天行兩字勉強可被認出。整塊石碑上靈霧環繞,仿佛在吸收著什么。
  向天行還是第一次見到石碑發出這種異象,突然之間,一道道金光從金碑上冒出,上面的字跡竟然慢慢蠕動,變得清晰起來:天行道上,道衍乾坤,造化第一玄妙,亙古第二神功!
  緊接著,那些文字竟然自碑上飄出,出現在了向天行識海當中。一句句深奧的口訣浮現在了向天行的意識里。
  這根本是填鴨式培養。
  “天行神功,當為世間第一神功,奈何天道不全,吾終不能將神功完善,得此神功者,將繼承天行洞府,務必傳承吾愿,完整神功,否則終不能以身合道,突破金仙!”
  下一刻,向天行就感覺強大的精神力在自己腦海里既當開來。而向天行的腦袋如同要被撕裂一般,踉蹌一下倒在地上。
  再次醒來,向天行就發現才發現自己已經回到了房間里,但記憶力卻多出了一部修煉功法,配套的經脈線路圖、功法動作。配套招式應有盡有。
  “天行神功!”向天行有些猶豫。
  畢竟石碑上寫得很清楚,這個功夫不完整,如果不能將其完整,根本無法突破金仙。
  可自己現在修煉的功法,以自己的的理解,突破金仙不成問題。
  但是一想到天行神功號稱世間第二,功法主人還欲挑戰時間第一功法,向天行也深知這部功法。
  “想什么呢,向天行,你還年輕,既然從頭再來了,重走一遍老路子還有什么意思,功法?不都是人創造出來的嗎,既然有人能創造出世間第一功法,我為何不試一試?”
  想到這里,向天行眼中露出一絲精光!
  看了看外面,太陽已經慢慢升起。
  向天行竟然昏倒了整整一晚上。
  “是時候該出門了,得好好研究穆文婷那個小丫頭,那可是弟弟喜歡的女人,無論如何我都不能讓她答應這件婚事,不然這烏龍可就鬧大了。”
  向天行揉了揉腦袋,“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得去搜集一些這個女人的情報。”
  “而且,二叔的病情也不能一直總這么耽誤下去。”向天行背著手,徑直朝著一個地方走去。
  根據仙仆給向天行提供的那上萬字向天笑的黑歷史了,倒是清楚地記下了許多魚龍混雜之地。
  比如……
  沐雪飄風酒吧。
  這是向天笑最常去的酒吧之一,消費不便宜,屬于穆家名下的一處小產業,在金臨市也算是小有名氣。
  原因很簡單,在這個酒吧里可以有機會看到金臨之花穆文婷。在金臨,對穆文婷心懷傾慕奉為女神的年輕人不在少數。
  只要是有點經濟條件的,都喜歡時不時去沐雪飄風酒吧泡著,說不定哪天有幸就能近距離一度金臨之花的芳容,更說不定那一天能被這朵鮮花看上,那就更是美事一樁了。
  向天笑自然也是眾多仰慕者中的一個,而且比起其他仰慕者,向天笑一直是那個最激進但也最沖動的一個。
  用別人的話說,那就是“蠢貨”。
  “看,向天笑又來了,這窩囊廢可真是把向家的臉都丟盡了。”沐雪飄風酒吧前面,因為向天行的出現變得熱鬧了起來。
  “噓,小點聲,走,咱們也跟著進去吧,既然向公子來了,今晚酒吧又有人買單了。”另一個人拉著同伴超里跑著。
  這些人說話聲音雖小,但又怎能瞞得過向天行的耳朵,不過向天行并不在意,抱著肩膀優哉游哉朝里面走去。
  “咦,天笑,好久不見你來這里啊。”剛一進門,就有一個快胖成了球的家伙迎了上來。
  “該減肥了,田野。”向天行一拍田野的肚子,“瞧你這大肚子,今晚又喝了多少,快比得上七八個月的孕婦了。”
  “得得得,別說風涼話了,快點點酒,陪我一起喝。”田野拉著向天行直接找了個最中央的位置坐了下來。
  打了個響指,頓時有兩個衣著性感的美貌女子端著酒走了過來。
  “別鬧了,田胖子,我今天真沒法陪你喝了,我身體剛病了一場你又不是不知道。”向天行也學著胖子朝著身邊那兩個女人打了響指,“今晚我這位兄弟的所有消費,全部包在我身上。”
  “嘿嘿嘿,倒是把你剛生病給忘了。”聽野嘿嘿笑了幾聲,舉起一瓶啤酒噸噸噸就干進去大半瓶,“說吧,找兄弟我是有啥事?”
  “我不廢話,我要買你手里那份穆文婷的資料,無刪減版!”向天行歪過頭露出一個微笑。
  “什么?!”田野一聽,蹭地站起身,連忙把服務員叫過來,“我喝了多少酒,還是算我自己的,不要這小子買賬。”
  回過頭,田胖子又對向天行說道:“其他的都行,這個面談,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收集這些資料廢了多大力氣,對于穆文婷,我們可是競爭對手,這份資料說啥都不賣!”
  “胖子。”向天行伸手搭上田野肩膀,“實不相瞞,我家里安排我跟穆文婷見面,而且,你不想聽聽我提出的條件嗎?比如,讓你這身肥肉消失?”
  “而且……”向天行露出一個壞笑,趴在田野耳邊說了幾句什么。。
  田胖子一拍手,“好,成交,不過你得保證你說的都是真的!”
  “哈哈,那當然!”向天行開懷大笑,舉起手里的一杯飲料,臉上壞笑更深,大聲喊道:“今天本公子高興,可有人陪我喝一杯?”
分分彩出号绝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