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冒牌大紈绔 > 第三章 向家沒有廢物

第三章 向家沒有廢物


  “你!”向老爺子頓時氣結,巨大的巴掌倆就舉了起來來,落到半空復有手住,擺了擺手,長嘆道,“隨你吧,滾吧。”
  今天這臭小子處處透漏著不對啊,竟然敢頂撞自己了。
  而且還揚言瞅瞅刺客長啥樣。
  膽肥了啊!
  不行,讓這小子一直住在那里絕不安全,得想點其他招治治。
  比如……嚇唬一下?
  向天行從爺爺的眼神中感到一絲不同尋常,臉上帶著狐疑轉身就走。
  “哦,對了,還有個事,你穆爺爺的孫女穆文婷你抽空見一見吧,好好表現!”向老爺子的聲音從身后傳來,話語之中帶著深深的無奈。
  這些年,向家雖然表面上風光無限一時無兩,可以說是金臨第一家,但缺點卻很致命也很明顯,青黃不接,后繼無人!
  第三代后輩子弟就只剩下了向天笑,一個全城知名的紈绔敗家子。
  向老爺子看似精神煥發,活力無限,但這何嘗不是一種悲哀呢。
  換做其他人,這個年紀本應該喝茶養鳥,做享天倫才對。
  但向老爺子不敢倒下,不敢離開一線,一有一日向老爺子撒手人寰,向家一夜之間就會徹底變成一只紙老虎,恐怕很快就會被淘汰掉。
  一個家族的崛起的背后,勢必是金山銀海尸山血海堆積起來的,一旦向老爺子這個大樹到了,這現年積累的各種外界矛盾,絕對不是向家能承受的起的,除非能有新的一代站出來,撐起這個家族。
  單以目前向天笑的情況看,最終結局依然確定了。
  穆家一直跟向家關系不錯,穆家穆文杰堪稱金臨年邵夷貝中的姣姣者,穆家穆文婷也是金臨有名的一枝花,不光長得漂亮,同樣具有頭腦。穆家這次主動提出跟向家聯姻,不是沒有和平同化向家的意思。
  一旦穆文婷和向天笑成婚,憑借向天笑這個窩囊勁,向家大權勢必有一大半落入穆文婷手中,久而久之穆文杰參與管理也很正常,最后向家改姓穆都不是沒有可能。
  但這已經是比較好的結果了,總比被人找上門慢慢蠶食瓜分,子孫后代流落街頭要好。
  但現在的問題是,木問題在金臨是出了名的高傲才女,人家真的能看得上自己家這個紈绔敗家子嗎?畢竟這可是終身大事。
  人家要真是不同意,向老爺子也不好說什么。
  “嗯,知道了。”向天行抬頭看著天頭也不回,隨口回道。語氣平淡,仿佛事不關己一般。
  自從向老爺子第一次像向天笑表達了這個想法,向天笑就已經以穆文婷的未婚夫自居了,恨不得都要馬上去回來了。
  但今天這一副全無所謂的樣子的樣子,真的是讓向老爺不感到驚訝都難。
  腦袋真的撞壞了?。
  怎么連性子都變了?
  向老爺子怔怔地看著門口,向天行背影消失得地方,不知道在思索什么。
  過去許久,向尚明這才默契電話,對著電話道:“給我調一批最好的報表,二十四小時都要在少爺身邊,有任何閃失拿你們試問!如果那些人還敢來,直接下狠手,不用顧忌!還有這件事你給我安排一下……”
  敢加害自己的孫子,這樣的事情有一次足以讓向老爺子憤怒了,絕不允許還有第二次。
  向天行嘴里叼著草莖抬頭看著天空就走了出來,和熙的陽光落在白的發虛的臉上,閑庭細步地朝著小別院而去,一路上不停地有向家的傭人惶恐地行禮。向天行懶得理會,頭都不歪一下,專心想著自己的事情。
  別人不知道,在這位向大少當年在仙界逍遙,曾經被師傅安排歷練。
  當時歷練的內容就是隱藏身份加入滅魂殿,執行殺手任務,三年來,向天行接受的無一例外全是斬首任務。
  殺手殺手,為了殺人,不擇手段,暗下黑手。
  真的殺手要善于隱藏自己,要善于抓住機會。
  上一刻還是個文質彬彬的文人,下一刻就能利刃出鞘,一劍封喉。
  向天行顯然就是一個天生的殺手,而他現在要做的,就是扮作一個紈绔敗家子,這無疑是最好的隱藏身份的方法了。
  向天行不可能一輩子留在凡界,所以他要盡力在自己離開之前,幫向家盡量除掉那些潛在的威脅。
  ………….
  結束了對天界生活的懷念,向天行嘴角微微笑了笑,“……樂觀點,向天行,當一個混吃等死的紈绔敗家子難道不好嗎!”
  但就在這時,一個冷厲的聲音傳來:“哼!小畜生!也不知道哪個環節出了錯,向家竟然會培養出個你這樣的二世祖來,外人都說你是向家的廢物!”
  “二叔,我可以糾正一下嗎,我頂多算三世祖,您才是二世祖。”向天行微微一笑回過頭。
  “還有,恐怕被稱為向家廢物的不只有我吧?”向天行低下頭看著身體虛弱之極的向滄海。
  “混!混賬!你,你個臭小子,你去哪?你給我站住!”向滄海頓時氣不打一處來,向天笑一向紈绔敗家,但對家里長輩總還算尊敬,可今日竟然這么說自己。
  “爺爺非讓我去見那個什么穆文婷,我總得先去了解一下這個人吧,然后買身行頭,順便嘛……去采購治好你身體所必須要的藥材。”
  向天笑吐出嘴里的草梗,隨口說道。
  “要見木問題的確是得準備準備,你總算還知道干點正事,等等……”向滄海正說著突然抬起頭,“你剛才最后一句說什么?”
  “我說去采購藥材,治好你的身體。”向天行停住了腳步,嘴角帶著一絲苦澀的微笑。
  向天行永遠忘不了,小時候那個整天馱著自己到處玩的二叔。
  小時候自己的父親忙,大多數時光都是向滄海在陪著自己兄弟二人玩,那個時候向滄海雖然算不上魁梧,但從小跟著向老爺子習武健身,身體素質沒的說,精神狀態更是斗志昂揚。
  就連那個時候不被別人看好的天笑,向滄海也從沒放棄過,向滄海曾說過,向家男兒從來沒有廢物,他始終相信向天笑會長大,會成長起來撐起向家,只是向天笑后來的表現一度讓他的心徹底寒了下來。
  這次回來,向天行一眼就看出來,自己的二叔是被人下了毒手,使用了侵蝕經脈的慢性毒。
  人世間對于經脈的認識很淺薄,又如何能有治療方案,但經脈恰恰是天界修真最基本的基礎功課,向天行有信心幫自己的二叔身體恢復,唯一的困難就是這些草藥頗為名貴。
  而向天行是個窮光蛋沒有錢,但這沒關系,像老爺子有啊!!
  “二叔……”向天行回過頭遠遠地看了像滄海一眼,說道一句:“二叔,還記得你曾經說過,向家男兒沒有廢物!”
  說完,向天行扭頭就走出了向家大門。
分分彩出号绝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