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冒牌大紈绔 > 第二章 紈绔

第二章 紈绔


  走出小別院,繞過幾座小樓,一個大莊園,再繞過一個大大的泳池,沿著鋪滿鵝卵石的小道再走了十好幾分鐘,才到了向老爺子的住處。
  這條路向天行小時候長走,如今也未變樣。
  向天行不僅在心里暗暗感嘆,自己當時離開家里時還小,從來沒有意識到自己家原來這么有錢。
  向天行的別院與向老爺子所住的別院,正好是南北兩頭,就算只算算直線距離,也足足隔著五兩三里路。
  看來自己家的家族真的是夠大啊。如果自己沒有記錯,自己家所在的地方可是金臨市的主城區,而金臨又是云蘇省的省會城市,可謂寸土寸金。能夠在這個地方擁有數十畝的巨大莊園,在整個金臨市都是屈指可數的。
  向老爺子坐在書房里,一頭白發,嫣然已年過六旬,但雙目之中卻充滿精光,看上去就好像是個四十多歲的中年人;方正大臉不怒自威,但此刻臉上卻寫滿了無奈,看著向天行吊兒郎當地進來,幾乎又要忍不住怒發沖冠拍案而起了。
  向尚明老爺子當年是白手起家,少年多金,一舉締造了屬于自己的商業帝國,不僅商業頭腦逆天,而且還是個身手不凡之人,一手太極打的出神入化。
  “白手起家,年少多金,商業帝國!”說來容易做來難,從一窮二白,一直到商業巨擘,能有幾人做到?!
  但向尚明做到了,這份經歷足以讓向尚明自傲了。可偏偏一見到自己現在這個寶貝孫子,就一臉的無奈,千言萬語恨鐵不成鋼啊!
  向老爺子實在是想不通,以自己的優良基因和嚴苛的家教,怎么偏偏就生出這么一個敗家子!
  向天笑從小文不成武不就,一上課就睡覺,作業也從來不做,跟他曾經那個雙胞胎哥哥向天行簡直是天壤之別,只可惜……
  說向天笑一無是處到也不對,就這么一個敗家子,對于吃喝嫖賭端的是無師自通,從小就有花錢敗家的天賦……
  照此下去,向家后繼無人,只能走向亡矣!
  看著眼前的向天笑,向老爺子嘆了口氣靠在座椅上怔怔出神,向老爺子又想起自己當年那個孫子向天行了,那個聰慧果然的小神童。
  若是天行還在的話……想到這里向尚明忍不住苦笑搖了搖頭。
  真的是天要亡向家嗎,曾經那個孩子是那么優秀,可偏偏竟然遭到那種詭異的變故。向尚明永遠都忘不了那一天,明明前一刻還是晴空萬里,向尚明慵懶的躺在搖椅上看著兩個孩子在山上玩耍。
  突然之間,烏云壓頂,連續寄到天雷落在了山上兩個孩子玩耍的位置,而后自己最疼愛的孫子小天行就不見了,連尸體都沒找到。很多人都推測天行是掉落了山崖中,可為了找天行,向家封鎖了整個天寶山,搜尋了整整三個月!
  如今只剩下了一個向天笑,一個十足的小混蛋,一個徹頭徹尾的敗家子!
  為之奈何?!
  “聽說你昨夜生病了?還暈倒了?好些了嗎?!”回過神來,向尚明收斂心緒,看著向天笑。
  一腔怒火悔恨散去,臉上重新帶了一絲關切。
  這時間沒有假設和如果,既然老天已經奪走了自己一個孫子,自己絕對不能再讓另一個孫子受委屈!
  起碼在自己的有生之年!
  “嗯?是。”向天行抬起頭,隨意敷衍道。因為向天行明白,這絕對不是簡單地生病那么簡單。
  “哼!你就知道嗯嗯嗯,是是是!”向老爺子一拍桌子站了起來,指著向天行的鼻子,看見他這服滿不在意的樣子就恨不得拎起來暴揍一頓。
  “混賬玩意,要是只是生病會讓你差點連小命都丟了?這分明是有人要對付我向家,斷我向家香火!若不是你爺爺我早有防備,認識一些武道上的朋友,你現在早已經三魂少了七魄了!你但凡有一丁點出息,我向家過年都得燒高香!!”
  果然!
  天笑那小子果然是被人暗算了!向天行微微撇了撇嘴,畢竟這些他早就知道了。
  不過向天行已然在心里暗自吐槽,自己這個爺爺還真是一點沒變,不過那所謂的防備也實在是沒啥破用,而且拿五到朋友也不靠譜,如果不是自己的丹藥,向天笑就真的三魂少了七魄了,這會兒估計都要到奈何橋了。
  見到向天行低頭沉默,向老爺子心中卻突然感覺有些不對勁,以自己對這紈绔家伙的理解,這一會不應該這么安靜的吧?擱在以前,聽到有人敢害他,恐怕早就已經原地爆炸,哭著喊著讓自己盡一切力量幫他報仇了!
  但這次的黑手卻頗為不凡,并未留下太多線索,真要調查起來也不容易,向老爺子連安慰孫子的話都提前想了好久。
  結果眼前這個家伙此刻卻淡定的很,仿佛根本沒放在心上,而且……竟然有種高傲冷厲的感覺。
  生了場病腦子燒壞了?
  向老爺子忍不住又為自己這個紈绔孫子擔心起來!
  “那個,你明天有什么打算嗎?”想了一下,向老爺子開口問道。
  “準備一下開學,然后去咱家那些公司清點一下資源,然后回家修……學習!”向天行差點失口把修煉說出來。
  “腦子真的出問題了?”向老爺子的眉頭僅僅皺在了一起。
  “竟然不去酒吧泡妞?也不去飆車?”
  “而且還說要學習。”
  “病的不輕!”
  “問題有點嚴重!”
  向老爺子朝著向天笑走了過來,從兜里掏出一張卡,“明天,繼續泡妞、飆車,做你自己就好,別受刺激,安全方面我會想辦法。”
  向老爺子一臉地嚴肅。
  自己已經有一個孫子出了問題了,第二個孫子絕對不能有任何意外。
  向天行一臉懵逼。
  “對了,還有,我們都是一家人,你不用專門為了躲著我,故意搬到最南邊,我平時訓你也是為你好。明天起你就搬回來吧。”上下打量著向天行,向尚明搖頭說道。
  向天行和向尚明心里都清楚,這一刻,向尚明是真的放棄向天笑了,同時也想明白了,紈绔就紈绔吧,但不管怎么說。都是自己的親孫子,而且,也是君家唯一的血脈……
  眼下,雖然金臨表面上看上去風平浪靜,但幾個大家族都到了人員更替的時候,晚一輩子弟陸續長大成人,新一波的爭斗淘汰重新洗牌正在醞釀。
  自己作為金臨商業巨擘,就好像壁立高峰,所有人都在關注著自己,有的想要拉攏自己,也有的對向家市欲除而后快。
  對向家唯一的血脈向天笑下手,已經暴露了他們的狼子野心!向天笑一天不搬回來,這樣的事情早晚還會繼續發生。
  “搬過來?那就不用了吧,我住那邊挺好,清凈,正好刺客來了我瞅瞅長啥樣!”向天行一口回絕。
  開玩笑,搬回這里,自己還怎么天天修煉,遲早要暴露。。
  而且,向天行巴不得那些下黑手的人再來找自己麻煩呢,要不然何時才能找到線索,揪出幕后黑手。
  向老爺子一提起這件事情,向天行心中就充滿了期待,不然在人間也太無聊了,修成無缺仙體回仙界,還不知道哪年哪月了。
分分彩出号绝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