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九幽逆天途 > 第九章 王家王云煙

第九章 王家王云煙


  見到這一幕臺下眾人紛紛變色,若是異地而處,自問將孟生換成他們自己能不能接下少年這一刀?
  顯然大多數人會和剛剛上場的孟生一樣被獸皮襖少年一刀秒殺,即便是一些富家子弟甚至世家子弟也很難擋下少年的這一刀。
  “還有誰?”
  少年俯視擂臺下眾人問道。
  “這~”
  這一刻眾人在次年看看我,我看看你,沒有一人上前。
  蘇齊書陳北等人雖然自問擂臺賽的少年不是自己對手,但即便是他們想要戰勝少年也并不容易。
  若是第一場就消耗了過多靈氣和體力,對于接下來的戰斗會十分不利,他們也不想冒險去和擂臺上的獸皮襖少年對戰。
  “高重你上。”
  陳西突然對著一個跟在他身旁的少年開口。
  “少爺我不是他的對手啊。”
  “廢什么話,讓你去你就去。”
  少年一臉苦澀,他心中百般不愿但還是走上了擂臺,身為陳家仆役之子他哪里能反抗陳西的命令。
  “陳家高重。”
  高重對獸皮襖少年抱了抱拳,自報家門。
  “俺叫徐蠻。”
  徐蠻也是有模有樣的抱了抱拳。
  見高重沒有和孟生一樣選擇偷襲這令徐蠻有些驚訝,早在來云港城之前他們村的老人就告訴過他不要相信城里人,城里沒有一個好人。
  可現在看來也不全是,起碼眼前的高重就不算個壞人。
  徐蠻心中想著但他哪里知道高重選擇不偷襲的真正原因是因為高重清楚自己的實力,知道就算自己選擇偷襲也不過會和孟生一樣被徐蠻一刀秒殺。
  既然如此還不如表現一下氣度。
  雷火掌!
  高重猛喝一聲,便朝徐蠻沖去。
  雷火掌顧名思義這掌法迅如雷,猛如火。
  雖然自己不是徐蠻的對手,但高重卻也想在眾人面前表現下自己。
  砰!
  掌刀相撞,一聲輕鳴就像兩把鐵器相碰,鐵刀對肉掌竟然擦出了火花。
  喝~
  徐蠻也大喝一聲雙臂前伸,高重就感覺身前有千斤巨力襲來,身體不由自主的向后倒退,一個踉蹌竟倒退到擂臺邊。
  再看對面徐蠻卻像是無事發生。
  不過若仔細觀察就會發現他手中的鐵刀的刀身竟然裂開了一個口子。
  “雷火漫天!”
  高重一躍而起,雙掌之上帶著一紅一黃兩道光芒朝徐蠻襲去。
  “徐蠻你小心了。”
  這是他最強一擊,就算陳北等人也不能輕松接下這一擊。
  不過這一擊消耗卻十分嚴重,一招便將他體內全部靈氣揮霍一空。
  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他不會用處這一招來。
  掌心雷,手中火,觸之即傷,碰之即死。
  轟!
  一聲轟鳴,高重雙掌狠狠的拍在了徐蠻身前鐵刀上。
  這一次換作徐蠻倒退三五步。
  咔鐺一聲,徐蠻手中鐵刀突然炸裂。
  普通的鐵刀根本承受不住雷火的侵蝕,竟然一分為二斷裂開來,不過徐蠻本人卻沒受多少傷。
  反觀剛剛氣勢洶洶的高重此時卻氣喘吁吁的趴在擂臺上。
  高重抬頭看著身前不遠處的少年露出一抹苦笑。
  “我輸了。”
  就算是他最為得以的一擊,竟然也沒能傷到徐蠻分毫,這樣的差距已經讓他有些心灰意冷。
  兩人對戰結束后,遠處觀戰的天沉云立刻吩咐侍衛再給徐蠻準備一把鐵刀。
  “天城主不必了。”
  坐在中央的大漢突然悶聲開口。
  “生死決戰,哪有人會給他準備兵器。”
  “好。”
  天沉云點點頭,也不勉強,本就是這些人挑選弟子,自然按照他們說的辦。
  “看來程大哥很看重這小子啊。”
  名為晴兒的美婦看了一眼嚴肅的大漢,又看了看擂臺上的少年打趣道。
  “嗯,這少年和我年輕時很像。”
  程姓大漢沒有遮掩,直接大方承認他的確想要將徐蠻帶回戰院。
  不過若是徐蠻沒有通過這次考驗,他也不會為了徐蠻破例。
  一炷香時間,又有兩人上臺挑戰徐蠻。
  因為徐蠻鐵刀破碎,一些投機之人又想著撿漏。
  一個刀客沒有刀,一身實力下降至少七層,至少在他們看來沒了刀的徐蠻已經不是他們的對手。
  不過事實卻并非如此,沒了刀的徐蠻雖然實力大減卻也不是什么人都能戰勝的,至少上場的兩人沒能在徐蠻手底下撐過十招。
  單靠一身蠻力,徐蠻以傷換傷便碾壓上場的兩人。
  當然那兩人也不是廢物,還是傷到了徐蠻,至少他身上獸皮襖已經被撕開,大大小小幾處傷口也開始留血,而且不停歇的戰斗讓他體內靈氣也即將消耗殆盡。
  這時候若是上來一個和他實力相差不大的人,很可能直接將他打下擂臺。
  “哼,想在我陳西眼皮底下搶名額,你還是太嫩了。”
  陳西冷笑一聲就要走上擂臺。
  “陳少爺點子扎手,還是讓為兄來吧。”
  蘇齊書手中長劍一橫,攔在陳西面前。
  “蘇齊書你要摘果子?”
  “兩位既然爭執不下,不如讓小弟代勞吧。”
  人群中突然走出一身披黑袍的少年,少年面容掩藏在黑袍之下。
  “你是誰?”陳西和蘇齊書齊齊看向突然出現的少年。
  少年將黑袍摘下,露出一襲披肩紅發和滿是傷疤的臉。
  陳西和蘇齊書皺眉看了看,眼前人怎么有些熟悉。
  端詳許久之后,陳西突然想到一人弱弱問道。
  “王云煙?”
  蘇齊書一愣,隨后似乎想起來了,驚訝道。
  “王云煙?”
  此時別說蘇齊書和陳西就連遠處的小胖陳東慕天行身后的王悠然,甚至蘇夢川和三大世家的家主在看清少年滿是傷疤的臉后都震驚不已。
  是他?怎么會是他?
  是他!真的是他!
  一個已死多年的人怎么會突然出現?
  “云煙?是你嗎?”
  屋內王家家主突然從椅子上消失,瞬間來到人群之中,渾身顫抖的看著紅發少年。
  激動,震驚,難以置信種種表情都浮現在他蒼老的臉上。
  “爺爺是我,我回來了。”
  王云煙對著老者笑了笑。
  “回來就好,回來就好。”見過諸多風浪的老者此時也不知道該說什么,只是摸摸眼淚。
  五年前他的天才孫兒被奸人暗算,不幸掉落在青木山萬丈懸崖之下,誰都不知道當時他有多絕望。
  他孫兒當年不過十歲,卻已經先天五重天,比之如今的云港第一天才蘇夢川都要強上不少。
  可奈何木秀于林,他那孫兒竟會被奸人暗算。
  由于他早年受過傷,這一輩子他就一個兒子。
  而他兒子也不爭氣只生下兩個孩子,一個是王悠然,另一個便是王云煙。
  可是就在那天他王家絕后!
  那一次王家上下大大小小凡是和王云煙有關的人都被老人給殺了,甚至老者還親自登門陳蘇兩家,對兩家家主大打出手,以一敵二以命搏命。
  若不是關鍵時刻天沉云出手阻止,恐怕那一次云港三大世家只剩下兩個了。
  經過那次事情之后,王北烈心灰意冷直接選擇必關,每年也只有五院招徒時會露上一面。
  可沒想到,沒想到五年之后,他的孫兒竟然活著回來了。
  “孫兒告訴爺爺當年都是誰出手暗算于你!不管是誰,爺爺我今天都要讓他付出代價!”
  原本死氣沉沉的王北烈突然氣勢一變,熊熊烈火在他身周浮現,一股恐怖的氣勢瞬間彌漫整個城主府。
  這五年別人都以為王北烈心灰意冷才會選擇閉關,可誰知道他其實是在臥薪嘗膽。
  如今王北烈僅僅差最后一步甚至半步就能踏入紫海境,此時的他才是云港第一人,比天沉云都要強悍一絲。
  看坐上的蘇千山陳侯甚至天沉云都難以置信的看著不遠處的王北烈。
  他們怎么也沒想到,王北烈竟然快要到達那個境界。
  “爺爺孫兒的仇,孫兒自己報,不老您出手。”
  突然王云煙拉住王北烈的手,緩緩走向前。
  “云煙?”
  “爺爺放心。”
  王云煙回頭對王北烈笑了笑,隨后在眾人目光下緩緩浮空。
  “筑基!”
  “筑基!”
  身后不知那個少年先震驚的開口,所有人愣愣的看著慢慢浮空的少年。
  就算王北烈都不敢相信浮在半空的是他孫兒。
  十五歲便筑基的天才,云港從來還沒出現過。
  “兩位老狗沒想到吧,我會從地獄中爬了出來。”
  王云煙緩緩朝著看亭飛去,眼中滿是殺意的看著陳侯和蘇千山。
  當年就是他們兩家人合伙暗算自己。
  陳侯和蘇千山對視一眼,下一秒兩人齊齊破空而出一條冰龍,一條雷龍便朝著空中的王云煙咆哮而去。
  “你們找死!”
  王北烈見兩人當著他的面還敢對自己孫兒出手,自然是怒不可遏。
  一條火龍后發先至,轟隆一聲攔下冰龍與雷龍。
  戰斗余波席卷全場,落冰流火落雷肆意的砸在空院中。
  哎~
  天沉云嘆了口氣對著五人歉意抱了抱拳。
  “讓各位見笑了。”
  隨后自己也飛身沖向大戰的三人,一劍攔下含怒出手的王北烈。
  “王老今日賣我個面子如何,五大道院的人還在,別讓人看了笑話。”
  “爺爺攔著天城主,那兩條老狗交給我。”
  王北烈沒開口,他身后的王云煙卻率先開口。
  王北烈回頭看了看他孫兒點點頭。
  “好。天城主請!”
  王北烈對天沉云一伸手,示意兩人去別出交手。
  天沉云看了看少年王云煙又看了看蘇千山和陳侯,最終嘆了口氣沒說話。
  能爭取的他已經為兩人爭取了,若是他們合力還敵不過王云煙他也無話可說。
  “小子你是不是太自信了?”陳侯冷冷一笑。
  “我承認你能活下來老夫很驚訝,謹慎筑基境界更是老夫做夢都想不到的,可是你不該出現在這里,至少現在不應該。
  小子你以為同是筑基境就沒有區別嗎?老夫今日就讓你開開眼。”
  “小子今日就讓你見識一下筑基境為何被稱為仙凡之隔,雷侯,震天威!”
  隨著陳侯一聲冷哼,天空突然降下萬道雷霆直接將城主府籠罩。
  “蘇老鬼你還打算留手?”
  化身雷神的陳侯看向蘇千山。
  “哎~老夫當日并不知我那逆子會做出那種事情,等老夫知道之時已經為時已晚。
  但不管怎么說梁子已經結下,老夫只能說接下來生死由命,老夫不會留手。
  冰域,雪千里!”
  蘇千山周身突然開始下起鵝毛大雪,飄飄雪花竟然硬生生將雷霆擠到一邊。
  幾個呼吸,城主府便是一半雷霆,一半飄雪。
  不過兩人很有默契的將觀禮亭隔了出來。
  “小子仙凡之別最為直觀的便是領域,來讓老夫看看你可領悟出自己的領域?”
  陳侯看著被雷霆與飄雪不斷侵擾的王云煙冷笑道。
  陳侯話音剛落,在雷霆與飄雪中不斷閃躲的王云煙突然一停一把赤紅的魔刀出現在手中。
  “既然你想見,那就如你所愿。”
  王云煙嘴角殘忍一翹,身上的氣勢豁然一變。
  桀驁,暴戾的刀意沖天而起,赤紅氣焰連接天地,硬生生將陳侯與蘇千山兩人的領域撕開。
  “天意如刀近喉,兩位感受一下天的憤怒。”
  轟隆一聲,天地變色。
  肆虐的雷霆與冰冷的寒霜瞬間湮滅在暴戾的刀意下,刀意席卷整個城主府甚至將觀禮亭都掀飛。
  “現在的年輕人,越來越暴躁了。”
  魏老搖搖頭,一道翠綠出現將觀禮亭籠罩輕松當下暴戾的刀意。
  “不好!”
  在赤色魔刀出現的瞬間,陳侯和蘇千山便感覺到一絲不妙,當王云煙暴戾的刀意爆發來時,兩人更是暴退。
  “桀桀,現在想跑?晚了!”
  王云煙猙獰一笑,一道數米長的血紅刀罡便破空呼嘯朝著蘇千山和陳侯兩人沖去。
  “驚雷掌!”
  “落霜拳!”
  兩人同時出招,拳影掌風與血色刀罡撞在一起。
  噗~
  兩口鮮血噴出兩人瞬間面如金紙。
  “你~怎么可能這么強?”
  陳侯擦了擦嘴角看著天上的少年。
  “強?
  哈哈,老狗你覺得這就強了?
  其實我還沒用處全力。”。
  王云煙不屑道。
  “不可能。”陳侯根本不信,王云煙怎么可能只用五年時間就趕超他們一輩子的苦修。
分分彩出号绝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