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都市之地球往事 > 16 殺人事件 下

16 殺人事件 下


  兩人跌跌撞撞跑到樓下這才長出了一口氣。
  前面的大漢抬頭望了望樓上,啐了口口水,“真特么邪性。那小子力氣太大!”
  嘴里流血的大漢這才顧得上抹了把嘴角的血跡,恨聲道,“妞是很正點,就是小子扎手,怎么辦?”
  前面大漢皺眉沉思片刻,發狠道,“告訴浩哥,讓他來收拾那小子!”
  嘴角流血大漢表情有點糾結,掙扎片刻終于下定決心,“就這么辦!此仇不報非君子!”,說完掏出手機,搜出一個號碼拔了過去。
  電話接通的瞬間,嘴角流血大漢滿臉堆笑,“浩哥,是小弟……嘿嘿,哪能呢……是這樣的,剛才我和阿文過來收一筆債,碰到個硬點子,我和阿文都吃了大虧,實在搞不掂,只能請浩哥出馬……嗯,好,好,我們就在樓下等。”
  叫阿文的大漢見嘴角流血大漢放下電話,驚訝問道,“浩哥馬上過來?”
  “嗯,浩哥正好在附近辦事,讓我們等一下,他馬上到。”
  兩個大漢的形象蠻橫,做事霸道,讓普通人都不敢看第二眼,但提到浩哥的時候卻是發自內心的恭敬。不只他倆,在組織里,浩哥是所有人的偶像,因為浩哥已經覺醒經脈。甚至有傳言說浩哥在官方也有身份。對于混社會的人來說,這就厲害了。
  兩人在樓下等了十來分鐘。一輛商務車停在路邊,一名身穿黑色T恤的精壯青年從車里跳了出來。
  等在路邊的兩大漢連忙迎了上去,恭聲打著招呼“浩哥!”
  韋浩沖兩人點點頭,淡淡問道,“人在哪?”
  叫阿文的大漢連忙哈腰應道,“在樓上,我帶路!”
  樓上,丁哲正在安慰成清清,“這事跟你本來就沒一毛錢的關系。你那個同學聯系人填你的電話都沒有得到過你的同意,這事走到哪你都有理,怕他們干嘛?下次再來,你就第一時間報警!對這些人渣,你越怕他們越得意。”
  “我們這些人渣又來了,你倒是快報警啊!”,韋浩的耳力太好,丁哲的話被他一字不漏地全聽到了。
  成清清臉色一變,眼神透出惶恐和畏懼。丁哲指了指她的手機,比畫出“報警”的口型,然后走去開門。
  成清清一咬牙,終于拔出報警電話。
  丁哲打開門就堵在門口,看見門外站了三人,除了剛才被打跑的兩名大漢,又多了一名穿T恤的精壯青年。
  站在韋浩后面的兩大漢一見到丁哲,異口同聲地說道,“就是他!”
  韋浩嘿嘿一笑,“看著不大,膽子倒是不小!”,一邊說,一掌便拍向丁哲肩膀要把他推走。
  丁哲原本對自己的武力值很不自信,剛剛和兩名大漢打過一場后便發現自己原來還是很能打的。就像是小孩子得到一件新玩具,現在他對和人打架十分熱情,眼見韋浩先動手,不怒反喜,上身微微一側,右掌拍向韋浩襲來的手臂。
  韋浩見丁哲居然不閃不避,反而要和自己硬碰硬,不由氣極而笑,手掌去勢不變,手臂微抬迎向丁哲手掌。
  “砰”的一聲悶吶,韋浩手掌還沒有碰到丁哲肩膀,手臂毫無反抗之力便被丁哲一掌拍開。
  “有兩下子,難怪這么囂張!”,韋浩冷哼。后退一步,雙掌蓄力齊出直拍丁哲胸口。
  丁哲雙掌平推迎上韋浩雙掌。啪的一聲脆響。兩人各自退后一步,丁哲一退后,門口位置便讓了出來。韋浩交手經驗豐富,自是不會錯過這個機會,不等丁哲站穩,雙掌一錯再度拍向丁哲胸口。
  丁哲雖然被靈氣沖刷改造身體變得力氣大增,但他畢竟沒有一點武術底子,出招沒有招式可言,下盤更談不上穩健,完全靠著一身蠻力和快捷的反應靈活的步伐來打斗,這種打法收拾兩大漢這種街頭混混自然是沒問題,但和韋浩這種高手過招,立馬就不夠看了。
  丁哲完全沒有應對的后招,猝不及防之下被韋浩雙掌擊中胸口,如同被兩個錘子同時擊中,丁哲如同一個被打中的沙袋,身體向后飛去,一聲悶響撞在身后的墻壁上,隨即順著墻壁跌坐在地。
  “不自量力!”,韋浩冷哼一聲,拍拍手掌,大步跨進房間,兩大漢緊緊跟上。
  此時成清清還在焦急地和警方話務員描述,“他們闖進我家來了……”
  韋浩看到成清清,不由得眼睛一亮,成清清是清秀單純的美,此時見丁哲被打倒在地,更是受驚嚇顯得可憐巴巴的樣子。
  韋浩搶過成清清的手機切斷電話,順手將電話往地上一扔,兩根手指挑起成清清的下巴,“跟我走吧,欠的錢我幫你還。”
  成清清嚇得臉色慘白,啪的一下打開韋浩的手指,后退一步,咬牙堅強說道,“我沒欠你們錢,你們這是敲詐!”
  此時丁哲掙扎著站了起來,一把拔開擋在前面兩大漢,一跨步站在成清清前面,雙臂張開將成清清護在身后。
  “有我在,你就別想亂來!”,丁哲面色堅毅,盯著韋浩一字一字說道。
  “不知死活!”,韋浩一個巴掌向丁哲臉上甩過去,丁哲伸手格擋,被打得后退一步,撞在成清清身上。成清清輕呼一聲,擔心影響到丁哲,馬上捂嘴收聲。
  韋浩見狀更是惱怒,突地一腳,正踹中丁哲小肚,丁哲再后退一步,被踢得彎身干嘔,韋浩此時沒了再留情的想法,丁哲強行救美的做法徹底激怒了他,他要把這個蟑螂似的家伙趕走。
  他抓住正在干嘔的丁哲的腦袋,膝蓋向上一頂。丁哲只覺得腦袋轟的一聲炸開了花,似乎有紅的綠的各種顏色的飛花在眼前飛舞,眼淚和鼻血齊齊流出。
  耳邊轟鳴聲中隱約聽到成清清帶著哭腔的叫喊,“別打了!”
  然則這更激起了韋浩的兇性,左手一拳捶在丁哲頭上,右手一勾拳正中丁哲臉頰。丁哲雙手抱頭護住臉部要害,鼻子和嘴角流出的鮮血顧不上了。
  成清清的哭喊讓韋浩心情煩燥,他轉頭向兩大漢喝道,“把這小娘們帶回去!”
  叫阿文的大漢和流血大漢同時大聲應道,“好嘞!”,就要繞過去抓成清清。
  被揍得神志不清的丁哲聽到成清清凄惶的哭喊,心中一緊。一股莫名力量從身體深處涌起。
  “呀!”,丁哲猛地大喝一聲,突然站直了身體,咬牙對著身前的韋浩拼全力一拳揮出。
  “砰!”
  韋浩胸口如同被疾速馳來的火車猛烈撞擊了一下。整個人倒飛了出去。撞到后面的墻上,噗的一聲一口鮮血噴出,軟軟地從墻上滑下,癱坐在地上,頭一歪便一動不動了,鮮血從口鼻不斷流出。
  兩大漢和成清清都被這突如其來的變故驚得愣在原地,叫阿文的大漢小心地走到韋浩身前,蹲下身子伸手在他鼻下探了探,隨即臉色一變,大聲驚呼:“浩哥!浩哥你醒醒!”
  丁哲終于從韋浩的毆打中擺脫出來,被打得頭暈腦脹還沒有回過神來,正站在原地彎腰撐膝喘氣,聽到大漢這么一叫,心里格噔一下,心往下沉。
  叫阿文的大漢似乎清醒了,轉頭看著丁哲,一屁股跌坐在地,驚呼道,“你殺了浩哥!你殺了浩哥!”,一邊說一邊手撐腳蹬連連后退,退到墻邊再無可退,順著墻站了起來,一邊緊張地看著丁哲,一邊向門邊移動。摸到門邊,終于大叫一聲,連滾帶爬從樓梯滾了下去。
  另一名大漢見狀不妙,連忙奪門而逃,房間瞬間只剩面色變幻不定的丁哲和嚇得呆若木雞的成清清。
  直到地上一臺手機突然一陣鈴響。正是成清清的手機,之前被韋浩隨手扔地上。丁哲和成清清這才回過神來,同時看向地上的手機,屏幕的來電顯示正是警方的專用報警號。
  成清清遲疑地看看丁哲,丁哲點點頭,示意她接電話,自己走到韋浩身前,探手試了試他的鼻息,果然進出氣都沒了。
  “我殺人了……”,丁哲喃喃出聲,他伸出雙掌怔怔地看著,心亂如麻,害怕,惶恐,此時只覺得前途一片黑暗。
  “這位小姐你好,剛才是你報的警嗎?”,手機話筒傳來警方話務員清晰的聲音。
  成清清低聲抽泣應道,“是的。”
  “你沒事吧?”
  成清清轉頭看看丁哲,猶豫了一會,低聲道,“沒事了,謝謝你。”。
  “沒事就好……”
  丁哲突然站了起來,一把搶過成清清的電話,“這里出了人命,請你們盡快派警察到現場來處理,地址是……”
分分彩出号绝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