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都市之地球往事 > 5、一絲希望

5、一絲希望


  丁哲神情木然地和碰到的公司同事打招呼,機械地坐回自己的工位。本能地打開電腦,然后發呆,雙眼無神,神游天外。
  看到丁哲回來了,設計總監李穎的助理陳靜徑直走到他工位敲了敲桌子,“李總讓你回來后就去一下她辦公室。”。
  丁哲低聲呻吟,“別吵我,我想靜靜。”
  陳靜小臉一紅,輕哼了一聲,抿嘴轉身離去,這樣就想撩老娘?門都沒有!
  坐旁邊工位的向平給丁哲比了個大拇指,小辣椒你也敢調戲?牛!丁哲苦笑一下,懶洋洋地起身,二維生命都住自己腦袋里了,這世界太瘋狂。但生活還得繼續啊。
  陳靜的工位就在李穎辦公室的門邊,看到丁哲走了過來,她裝著低頭看電腦,余光卻一直掃著丁哲。直到丁哲快走到門口,終于裝不下去了,板著臉指指李穎辦公室敞開的大門,“進去吧,李總在里面。”
  丁哲干笑著和陳靜揮揮手小聲道,“我先進去了。”
  陳靜心里一蕩,“先”進去?后面還要找我?要不要繼續高冷?我該怎么辦?在線等,挺急的。
  “李總,您找我?”,丁哲坐在李穎辦公桌對面的接待椅上。
  32歲的李穎一頭干練的短發,一幅窄邊黑框眼鏡搭配白暫臉蛋,平添幾份知性美。
  “身體不舒服?醫生怎么說?”,李穎聲音很好聽,表達的也是關切之情,但職業化的微笑和公式化的問侯卻給人千里之外的冷漠,這就是大齡單身女精英的自我保護意識?
  “這兩天總是精神恍惚,精力無法集中,去醫院做了腦部CT,醫生說壓力太大,多休息幾天就好。”,丁哲一幅實話實說的樣子。
  李穎似笑非笑地看著丁哲,“好啊,明天胡小姐的單子搞定了就放你三天假。”
  丁哲痛苦地一捂額頭,“老板,你讓我一個大齡單身狗來給月子會所出設計方案,這是道德的倫喪還是人性的毀滅……”
  李穎揮手打斷丁哲的哀嚎,“業主的要求,要跳出現在市場上千篇一律的風格,要溫馨要個性要溫暖不要雷同……”
  “溫馨和溫暖不是月子會所的首要元素嗎,這兩個還不能雷同!我還不如給她一個五彩斑斕的黑算了。”,丁哲兩手一攤,一幅死豬不怕開水燙愛莫能助的樣子。
  李穎輕笑,“所以,才沒有讓有家有口有生活經驗的同事來做這個案子,就是希望你能跳出這些固化思維,給出不一樣的方案。”
  “可是,因為這個案子的壓力我都有點精神恍惚了啊,醫生都說我要多休息啊。”,丁哲作最后的掙扎。
  李穎不為所動,“這不CT都做了,不是還沒事嘛。好了,趕緊去想想方案吧,我說的算數,搞定這個單子放你三天假。”
  丁哲伸出一個巴掌,“五天!”
  李穎微微一笑,“成交!”
  咦,這么爽快?丁哲連忙補充,“帶薪,不扣年假!”
  李穎翻了個白眼,手指大門,“向后轉,再見!”
  丁哲走到門口順手把門關上。正準備走,聽到陳靜一聲輕咳。丁哲小跑兩步到陳靜工位旁邊,很是狗腿地堆著笑臉,“靜靜,明天胡小姐要來公司確認方案,我先去工地現場找找靈感,要不你陪我一起去?”
  陳靜臉色一垮,向著李穎的辦公室努努嘴,“老大不會讓我出外勤的你又不是不知道。”
  丁哲干笑兩聲,“哈,哈,這樣啊,那改天我再約你,這次時間緊任務重,我先走了啊。Bye~”
  胡小姐計劃中的月子中心位于申城西效,是一座小型的連鎖快捷酒店改建的。酒店現在還在營業,這個月底才會正式將房子移交出來。
  丁哲走進大堂登記處,和前臺說明了來意,前臺經理叫過一名保安陪著丁哲去各個樓層轉轉,如果有空房間還沒有客人入住的,還可以開門讓丁哲進去仔細察看。
  西效是申城傳統的上風水之處,人口密度低,寫字樓和商場少,大多為高檔住宅以及高端會所酒店,整個區域鬧中取靜,在申城寸土寸金的市區來說,十分難得。但是這個位置之前做的是快捷酒店,對外地客人來說,交通和出行辦事反而不是太方便,所以生意一直不溫不火。這才有了快捷酒店整體轉讓,被胡小姐接過來準備改成高檔月子中心
  這棟小樓一共六層,丁哲跟著保安坐電梯直接到第六層。保安對講機里確認了一下,便給丁哲打開一個空房間。
  這是一個大床房,進門左邊就是衛生間門,旁邊一個小衣帽間。丁哲站在門口打開衛生間的燈看了兩眼便進了房間,打開床邊的大窗和窗簾。
  “真漂亮!”,丁哲深吸一口氣,入目之處是一片青翠,一個小院子被酒店當做小型停車場,水泥格下一片青綠的草地。稍遠處是另一個會所的人工湖,和酒店的小院子之間只用竹籬笆稍做隔擋。人工湖邊幾株垂柳隨風輕擺,一片安寧祥和地景像。
  “咦?”,腦海里的滾圓驚呼出聲。
  “啥事?”,丁哲快速拿出手機貼在耳邊裝做打電話的樣子,回頭對身后的保安歉意地笑笑,慢慢走到走廊上。
  “我這里突然出現微量的靈氣元素。你在修煉?”,滾圓奇怪地問道。
  “沒有,我在工作。是不是你的錯覺?”,丁哲反問。
  “我能認錯靈氣?你這是在質疑我的實力?”,滾圓冷笑。
  丁哲沉吟了兩秒,“是因為我所在的位置靈氣特別濃郁,以至于呼吸都能把靈氣帶入體內?”
  滾圓深以為然,“果然是上界之地,靈氣濃郁至斯!不枉我九死一生飛升到此,一介凡人,隨口呼吸都能靈氣入體。”
  丁哲臉都黑了,你妹的凡人,居然被一個二維生命給鄙視了。
  但是講真,他對靈氣啥的一點感覺都沒有,只是覺得這里的空氣特別清新而已。至于滾圓感嘆的靈氣進了腦袋。嗯?所以會變得更聰明嗎,二十多年也都這么過來了,靈氣應該也吸了有好多了吧,也沒見白日飛升嘛。
  “丁兄,我想我有辦法解決我們現在的問題了。”,滾圓突然說道。
  丁哲心里一緊,又隱隱覺得這次似乎有些不同,滾圓不像是要在他腦袋里劃一刀的樣子。
  “丁兄你隨口呼吸就能將靈氣吸進體內,說明你是有修行資質的。所缺的只是一個入門的機會。”,滾圓認真的說道,“而我,或許在這方面可以幫得上丁兄的忙。”
  丁哲不為所動,冷靜問道,“我修行,和圓兄離開我身體內有什么關聯?”
  滾圓呵呵笑道,“當你修行到可以以體內靈氣溝通天地的時候,我就可以順著你搭建的溝通之橋走出來。”
  丁哲心中一動,聽起來有點靠譜的樣子,疑惑道,“修行到這個境界,需要多長時間?圓兄能靜下心來等我?”
  滾圓坦誠說道,“丁兄是我在上界遇到的第一個也是到目前為止唯一的一個。不知道你們的身體條件和資質,所以,具體需要多長時間才能修行到溝通天地,我心里也沒底。但是……”
  又來了,丁哲心道,屏氣凝神聽他說但是后面的話。
  “但是丁兄一旦開始修行,靈氣吸納進入體內,我也就能吸納丁兄體內的靈氣修行。而不必像現在這樣,丁兄無意識的呼吸,只能憑運氣吸入一點點靈氣元素,這點元素,別說是滿足丁兄的身體修行所需了,數量太過稀少,連我也無法使用。”
  “所以,這是一個雙贏的辦法,丁兄可以開始修行,借丁兄的光,我也可以正常吸納靈氣,安安心心等著丁兄達到溝通天地之時再穩穩當當地出去。丁兄意下如何?”
  其實有個事滾圓隱瞞沒說,之前他在丁哲腦海里全力揮出的兩刀,丁哲腦海里的壁障卻是穩如泰山,連個白印都沒留下。滾圓當時就評估了一下,知道光是靠自己蠻力破除壁障,不知道要到哪年哪月了。。
  而在這里面沒有靈氣,他只會越來越虛弱,還不知道能撐多久。所以,今天發現丁哲隨口呼吸都能納入靈氣進來,實在是意外之外的大驚喜。滾圓好歹做過上千年的承平世界最大宗門的宗主,行事何等果斷。當下毫不猶豫地提出這個讓普通人無法拒絕的方案。畢竟這個方案無論怎考量,丁哲都不會吃虧,只有占便宜的份。
  果然,丁哲略一沉吟,果斷點頭:“成交!”
分分彩出号绝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