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邪道升天 > 第47章 曾經

第47章 曾經


  巨妖手中雙斧劈向吳一二兄妹。
  吳一一只是從容的將目光從天穹移向巨妖。
  吳一二卻略有緊張,隱隱感覺到了一絲危機。
  雙斧劈至,吳一一那一眼也剛好看至。
  斧頭未受受任何影響,徑直劈到吳一二兄妹身上。
  吳一二本能地伸手去擋,手上覆著薄霜。
  然而這來勢洶洶像是虛幻的,竟未造成任何損傷!
  吳一一從凝望雷法時到現在還未眨過眼,她說道:“縱使化妖,你也贏不了我。”
  她的話是對張天師說的,但這次,語氣不冷,眼睛也沒有看張天師,語氣中競也沒有絲毫憤怒。
  張天師冰冷的臉上閃過一絲哀傷,直直的望著吳一二,又問道:“為什么?”
  不容吳一二解釋,張天師忽然哭出來,哭著問道:“為什么?張家直到今日也一直擁護吳氏帝族,你究竟是為了什么?難道如你當時所說一般,只是為了試一下自己的強弱嗎?”
  吳一一輕嘆一聲,閉上了眼。
  她方一閉上眼睛,漫天雷法漸漸淡去,仿佛那真的只是虛幻的雷。
  那巨妖同樣漸漸淡去,明明是沙土泥石幻化的巨妖,卻如海市蜃樓一般漸漸淡去。
  吳一一睜眼,天地一片死寂。
  她看向張天師,平靜說道:“我們真的沒有去過武當山。”
  吳一二直視著張玲的眼睛,見張玲哭成淚人,竟莫名很心疼。
  “我親眼所見!”張玲哭的很悲傷,這位修真界的天驕,此時哭得撕心裂肺,被無助與悲傷占據。
  她親眼看到吳一二殺死祖師爺,所以吳一二兄妹的說辭在她看來全是狡辯。
  吳一一幽幽一嘆,想到了自己化魔時的心情。
  那時,她也是在仇恨的左右下選擇了入魔,違背天意拒絕成仙,毅然入魔!
  她能明白張玲此時的心情,所以她在看見堂堂武當天師的張玲化妖后,忽然不愿與之為敵。
  武當天師靈塵子,以偏執的斬妖除魔觀念而成名,相傳遇妖就殺,從不問是非。
  世人大多不知道原因,但吳一一卻知道原因,她和張玲曾經是好朋友,無話不說的朋友,知道張玲所有的秘密,只是,后來,吳氏不知因何下令誅張家九族,兩人從此形同陌路,但還沒發展成仇人。
  吳一一明白張玲對妖懷著怎樣的恨。
  可因為仇恨,她變成了自己最恨的妖!
  不僅如此,她從此必然會被武當追殺。
  因為武當容不下一個毅然入邪道的人玷污名聲。
  武當祖師爺張天師是張玲這世上唯一的親人!
  其余親人,都因吳氏死了……
  吳一二一直默不作聲看著泣不成聲的張玲,見她已經哭得無心再用仇恨的目光看自己,咬了咬牙,朝張玲飛去。
  去到張玲近前,他剛剛想說的話卻又忽然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看張玲此時的樣子,他也想到了自己不久前的樣子,絕望、無助、孤獨……
  想來那個冒充自己的人實力也強到了張玲無法面對的地步,吳一二忽然鬼使神差將張玲攬入了懷中。
  泣不成聲的張玲猛地掙開,手中桃木長劍更是毫不猶豫就刺向了吳一二。
  吳一二沒有躲閃。
  劍只是一柄看上去毫不起眼的桃木劍,卻輕松刺穿了吳一二這具已經被五行之力打磨了不少日子的強悍肉身。
  幸好張玲這一劍是驚覺仇人將自己攬入懷中的本能反應,沒能刺中要害,但還是讓吳一二忍不住悶哼了一聲。
  張玲哭喊道:“王八蛋!你還要羞辱我嗎?殺人時抑制住我,讓我眼睜睜看著親人死亡!現在又無視我的仇恨,輕薄于我!”
  她抽出劍刺穿吳一二身體的桃木劍,又是一劍刺向吳一二。
  這一劍,直刺心臟。
  即便是仙,心臟損傷到一定程度,也必死。
  然而吳一二還是沒有躲。
  他的眼神中滿是悲傷。
  悲傷張玲的遭遇。
  “哥!”吳一一幾乎在同時驚呼出聲。
  但她只來得及喊一聲,劍已經刺到吳一二胸前。
  輕松刺入。
  吳一一瞬間來到哥哥旁邊,一掌打飛了張玲,急忙看哥哥的傷勢,卻發現木劍只刺傷了哥哥,卻并沒有傷到哥哥的心臟。
  張玲搖搖墜墜飛來,飛到吳一二跟前才停下,愣愣的盯著吳一二的雙眼,她看上去毫無生氣,似失了魂落了魄,喃喃道:“你不是他,你為什么不是他!”
  吳一二心中松了口氣,但同時心卻更痛了,他張了張嘴,想說什么,卻什么也說不出來。
  吳一一見哥哥沒有大礙,才看向來到近前的張玲,遲疑了一下,隨即嘗試著慢慢拉起張玲的手。
  張玲愣愣的看著吳一二的眼睛,不斷喃喃道:“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
  她的身上,再看不到絲毫修真界張天師的模樣,此時的她,就像一個混吃等死的頹廢的人一般,像一具行尸走肉。
  吳一一開始嘗試著慢慢擁抱張玲。
  張玲仍舊毫無反應,就只是愣愣的盯著吳一二的雙眼,不停喃喃道:“不是他……”
  吳一二感覺自己的心仿似被無數根細針刺著。
  吳一一輕聲叫了聲:“姐姐。”
  失神的張玲渾身一震。
  她的雙眼中終于恢復了些生氣。
  她看向微笑著的吳一一,吳一一擁抱著她,因為比她矮,正仰著頭笑瞇瞇的看著她,盡管很多年過去了,這張臉依然讓她感覺到無比熟悉。
  她忍不住地想將吳一一擁入懷中,與她訴說自己的心事。
  但她最終沒有這般做,但卻也沒有掙開吳一一。
  “對不起。”張玲看著吳一一那雙水靈靈的大眼睛,想起了陪伴了自己童年的那個曾經老是喜歡粘著自己的小妹妹。
  “對不起。”張玲又看向吳一二,想起了吳一二當初聽自己說《五行天》是真的后慌亂的一把拿起隨手扔在地上的亙古第一功法跳入水中的樣子,那時的他,眼神與現在的自己竟這扮相像。。
  “姐姐!”吳一一又叫了一聲,但這一聲不像第一聲一般帶著些許慌張,這一聲,滿是撒嬌。
  張玲又是渾身一震,而是的記憶一幕幕清晰無比。
分分彩出号绝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