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邪道升天 > 第28章 成魔

第28章 成魔


  吳一一抬頭望著天,雙目的幽藍色漸漸變成紫黑色,從內溢出的血氣濃郁得像燃燒的血色火焰,噴涌著火焰。
  她那被一槍打碎的右臂處,不斷冒出鮮血,被的粉碎的胸腔處,能看到些許她的心臟,在微微跳動。
  片刻間,她雙目的紫黑色漸漸化作黑色。
  墨黑色。
  兩只黑洞洞的眼睛,沒有眼白,沒有眼珠,一片墨黑。
  她那雙眼中噴薄而出的血氣,凝聚不散。
  她的周身也開翻涌起了血氣,在她的周身附著,不斷翻騰,就像是火焰一般。
  可是,她鮮紅的鮮血也漸漸變色,片刻后,鮮紅已成墨色。
  墨色的血。
  魔的鮮血。
  武破那仿佛永恒不變的不悲不喜的臉,忽然變得有些慘白,不知為何,他覺得他的心很痛。
  住持在幽暗的小屋內,再次喃喃出聲:“這天……是欲渡仙,還是要斬魔……”
  吳一一周身被血氣環繞,她的臉變得慘白如紙,漸漸有墨色血管開始顯現,而后蔓延。
  片刻間,她的周身布滿了墨黑色的血管。
  她的雙目以變作全黑,沒有了眼白,幽幽的像是兩處無底黑洞。
  她的黑發變作白發,瘋狂生長,飄舞在漫天的雷電之間。
  她的櫻桃紅唇變成深黑色,與那墨色血管和煞白長發一同勾勒出一個模樣駭人的魔的模樣。
  她在笑著,卻在流著淚,淚化作血,黑色的血淚滑落,仿佛滾燙無比,在她慘白又密布黑色血管的臉頰上烙印出兩道猩紅淚痕。
  “哥,等我……”
  她在心里擔心著吳一二,她恨,恨自己一開始沒有出手。
  她恨,恨胡家,血仇比海深。
  她恨,恨這世間的所有人,所以她放棄成仙,她要入魔,為哥哥報仇。
  家破人亡,成仙何用?不如成了魔,禍害人間。
  沒有人知道,天本欲渡仙,但她決心入魔。
  世界各地無數道目光遙遙望著這里,望穿千里萬里。
  一道道身影趕向這里。
  那個為吳一二設置了大陣的神秘女人又出現了,她長得與吳一二那失蹤了的母親一模一樣,她藏身山中,望著吳一一,嘴角還是那個淡淡的笑,喃喃道:“魔種始終是魔種。”
  這時,劫雷醞釀完畢。
  千萬道劫雷不再分枝蔓延周天,而是聚集在一起,宛如一道道長槍,直刺吳一一。
  千道,萬道,無數道。
  雷光照耀著整個世界,雷電像是一桿桿從天穹各處激射而來的長槍,釘向吳一一。
  一聲嘆息回蕩在了天地間:“原來是要斬魔。”
  少林方丈幽暗的小屋內,那殘燭滅了,他仿佛一下子蒼老了無數歲,起身邁開一步,就從原地消失,出現在了武破身前,擋住了淚流滿面正在發狂的武破。
  沒人聽到武破那歇斯底里的嘶吼聲,沒人注意竹林間斗在一起的少林住持與當代佛子。
  所有人都在看著微微抬頭望天冷笑的吳一一。
  她那仿佛要無限生長的長發激蕩四方,拍打在山川大地上,山川大地便轟然破滅,拍打在虛空中,虛空就炸開。
  那些逃走的修真者駭然發現,入眼之處,盡全是吳一一的白發。
  無數道筆直如搶的雷一瞬間就轟在了吳一一身上。
  方圓千里的大地被波及,爆炸聲響起的瞬間,大地就瞬間四分五裂。
  地表被瞬間掀開,土石四散。
  但吳一一那些激蕩虛空的雪白長發仍然在蔓延,在追捕著那些修真者。
  吳一一的身體在雷擊中四分五裂,之聲一個頭顱還算完整,飄在那里。
  血從斷開的脖頸處滴下,墨色的血液滴到大地上,大地便成了墨色,一朵朵黑色的不知名花朵綻放開來,開了一地。
  第二波劫雷轉瞬即至。
  大地再次碎裂,土石再次激射四方。
  吳一一早就被雷電撕扯成碎片的身體,已落在地面上,卻再次遭殃,雷電結束后,那些碎片連血肉都沒能留下。
  甚至那顆懸空的頭顱都有了碎裂的跡象,裂痕滿布。
  但吳一一忽然笑了起來。
  笑容可怖,笑聲駭人。
  她那雙幽黑的雙眸始終望著天空,望著劫雷密布的蒼穹,輕蔑的狂笑著。
  第三波劫雷來了。
  那些從世界各方趕來的人也陸續到了。
  或者說,他們不是人,是仙。
  假仙。
  其中就有胡家的假仙,一個赤色連衣長裙的女人,她的目光集中在吳一一身上,臉上竟掛著掩飾不住的笑容,不知在想些什么。
  吳一一輕蔑的笑容依舊,只是幽黑的雙眸中閃過一絲不甘。
  劫雷只會一波比一道強,不論成魔還是成仙,余下都還有八十九波!
  吳一一知道自己必將失敗,因為自己逆了天的意,也因為自己本就是重傷之軀對抗天意。
  她不甘,不甘吳氏就被這樣滅族。
  那些逃命的修真者已經死得差不多,僅剩幾人茍活,但這還不夠。
  胡陵川還活著,她不甘心自己就這么死了。
  哥哥也許活已經遇難,媽媽也生死未卜,一切都這么結束了嗎?吳一一不甘。
  她欲成魔的心越發堅定起來,咬牙道:“不能失敗!”
  劫雷到了。
  那已經即將蔓延整個華國的飄舞白發,斷了。
  斷作無數段。
  天空像是下起了小雪。
  吳一一那懸浮空中直面天劫的頭顱,仍然傲然仰著,冷眼望著,仰頭對天,冷眼看天。
  她的臉在這一波劫雷下,裂痕也更加明顯,更加密集。
  第四波劫雷瞬息將至。
  世間已知修真者巔峰有十人,十大假仙,來了八個。
  他們凌空立在不同的方位,關注著吳一一,有的皺眉,有的惋惜,也有的森然冷笑。
  少林,武破趴在地上一動不動,他周身是傷,雙臂雙腳都已經骨裂斷掉,被住持生生打折、彎曲。
  住持臉上的皺紋和黑斑顯得更加老邁,佝僂的身軀顯然是被漫長的歲月壓彎的,沒人知道他多少歲,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望著吳一一成魔的方向,長嘆一聲,而后原地打坐,閉上了眼。
  劫雷又到了。
  這是第四波劫雷,吳一一冷傲的臉上閃過一絲不甘與半分解脫。。
  一樣的地裂山崩,一樣的土石翻飛,一樣的爆炸聲震天。
  不一樣的,是劫雷轟擊的地方,多了一個人。
分分彩出号绝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