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我的棋靈老師 > 第八十一章 敗狗

第八十一章 敗狗


  冬日的風吹個不停,涼意在廝殺忘我的人群里沒有半點存在感。
  他們的熱血比這冷風更為灼燙。
  易行天立在門前,巍然不動。
  隔幾分鐘打個哈欠,整個人甚是無聊。
  千相一很狼狽,袖子和褲腿都撕出一大塊布,帶血的傷口若隱若現,人半跪在地上,喘著粗氣,目光一直在門的方向。
  三次交鋒,他毫無進展,就像木頭撞在鋼板上,鋼板紋絲不動。
  易行天太強了,他沒有任何機會。
  “我不明白,何堅怎么會栽在你這種小鬼手里,趁我現在心情好,滾吧”
  千相一站起來,手上還在蓄勢。
  他不能停下。
  人可以被打死,不能被打敗。
  抬頭的功夫,易行天轉瞬即到,一只手掐住千相一脖子,把舉起來。
  “再問你一遍,死還是滾?”
  離地的雙腿沒有任何支撐,腦袋和身體連結脖子的地方接連傳來撕裂般的疼痛,隨后便是窒息感,千相一的雙手發瘋似的抓撓易行天的手,沒有作用。
  千相一漸漸使不上力,雙手垂下,沒有掙扎。
  “回答我”
  易行天又問了一遍,手上的力氣又加重幾分,千相一像一條死魚一樣,連抖動的反應都沒有了。
  再大的痛苦都有承受極限,突破這個峰值,便是麻木。
  器官破壞,生命力流逝。
  我要死了?
  我還沒有救出師姐,沒有等到棋靈老師復活,沒有完成囑托,沒有......
  生前的遺憾盡數浮現,一閃而過,回光返照。
  千相一的舌頭擠出半截,瞳孔上翻,眼皮緩緩下垂,生命即將走到終點。
  身影如鬼似魅,張永自一方而來,貼近易行天,手臂纏上千相一的同時,一腳把易行天推開,所謂攻敵所必救。
  千相一順勢而下,落在張永懷里,易行天后退三步。
  “我這么掐著你,你能說話?”
  見易行天還要上前,張永先行一步,跳上附近的房檐,說道。
  “對哦”
  易行天第二步沒踏下去,輕咳兩聲,緩解尷尬。
  “帶他走”
  他揮蒼蠅一樣,把張永趕走。
  張永也不拖沓,叫停附近還在廝殺的人手,往城墻去了。
  “把我侄兒還來”
  張永前腳走,后腳古森帶著易得失飛過易府大門,易行天上前追趕,古森一腳把他踹下。
  “你也就這點出息”
  易耀走出來,幫易行天躲過接踵而至的第二腳。
  他的話是對古森說的,易行天會錯意,連忙跪下請罰。
  “說的不是你”
  易行天思量一會,意識到這個誤會,低著頭,接著守他的大門去了。
  “你們家二孫子,腦子不太靈光”
  易行天排行老二,易耀的孫子輩。
  “干你屁事”
  易耀自認知書達理,現在浮躁許多。
  一定是跟這無賴打交道久了,易耀心里想著。
  “印呢?”
  “把人給我”
  “印見不到,休想”
  易耀掏出一方紫色玉印,拋出去。
  古森接過,順手推出易得失。
  易得失沒有意識,顯然還在昏迷。
  易耀在易得失臉上輕輕一抹,一股清氣襲腦,易得失醒了。
  易得失醒來第一件事就是動武,雙手快速變換印訣,凌空一凝,大喝“靈引!”
  空氣中一陣能量紊亂,上百道符魚貫而出,打向古森。
  “老賊,還我二太爺命來”
  一段百符出,古森揮手化解;二段符凝,隱有陣法的威力,還是被一揮手化解;三段符裂,單符向前,破而分裂,裂而爆,由于手法精巧,古森略微吃驚,多加了半手化解。
  “再來”
  “別來了,老鬼,快拉住你曾孫”
  易耀制止易得失,示意他后退。
  這時,易得失才發現,他還在幻覺里,他的二太爺正活的好好的。
  “我知道你把王女殿下送回府了,再會”
  古森又是一揮手,原地消失不見。
  “好厲害”
  易得失不自覺地說道。
  東城門城樓,千相一服下兩枚丹藥,緩過勁來,人一醒,就往外跑,張永閃出來,攔住他,引他看城外。
  “到了?!”
  張永點點頭。
  城外棕色一片,全是吃人的老虎。
  “你什么打算?”
  千相一跟張永商量過離開延州的計劃,張永這個時候問,肯定事情緊急。
  “走”
  “帶一隊人,往西走”
  西邊有河,能拖住魔獸的腳程,他可以逆流而上,在平州補給。
  “師姐的事情,拜托你了”
  “你師姐沒事,放心去吧”
  張永拿出一張手帕,還要書信,上面是江晚琴的字跡。
  “不言謝”
  兩人異口同聲,拜別張永,千相一往西城門跑去。
  千相一走后,城樓上憑空出現兩人,古森和易耀。
  “情況怎么樣?”
  易耀問。
  易家祖輩都在延州,他要護住哪一畝三分地。
  “在進食,大概旁晚的時候會有動作”
  “我這塊老骨頭,就交給你使喚了”
  古森說道。
  延州乃江王朝舊都,這是他身為舊臣的使命。
  千相一忍住見江晚琴最后一面的沖動,加速狂奔,幕落前,已經騎馬走出西城門,到達兩里外的星落森林。
  隨行的還有五人,都是修行者,腳力飛凡。
  他們負責收集情報和見證。
  夜落,千相一停下休整,火光下只有他,簡單吃喝之后,他依靠在一顆樟樹下,那是一顆老樟樹,枝葉參天,樹下望不到星辰,樹上看不到世界。
  “老師曾說,樹木年紀夠大,就能通靈,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千相一貼臉在樹干上,樹皮粗糙,有股清新的味道,凝神靜氣感受。
  他聽到心跳聲。
  繼續感受。
  “原來植物成精之后會擁有野獸的心跳啊”
  千相一離開老樟樹,用袖口擦掉臉上的雜物,去牽馬,眼睛轉了一圈,馬不見了。
  他清晰的記得馬綁好了。
  又掃了一圈,還是沒有。
  他開始緊張,進入戰斗狀態。
  此地離魔獸的聚集地不遠,那匹馬很有可能成為了食物。
  他感覺有東西在身后。
  轉身還是往前?
  轉身有可能被身后的東西襲擊,往前還能找機會回頭。
  跑。
  千相一加足馬力狂奔,路上快速回頭掃了一眼,跑得更快了。
  草草草.....
  千相一心里一萬頭烈馬狂奔,后面赫然是一只身高十幾米的大老虎。。
  他在前面跑,老虎在后面追,然后一路揚塵而去。
  延州方面,一直等到夜幕降臨的三人沒有發現一只魔獸朝延州走來,張永很尷尬,為了緩解這重尷尬,他說了一句更尬的話“二位多久沒有見到過滿天星辰的夜晚啦?”
分分彩出号绝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