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我的棋靈老師 > 第七十八章 易耀

第七十八章 易耀


  千相一問張永,昨天是不是有大行動,易府大宅的方向動靜特別大。
  “我的人也進不去,就連虛擬延州的感知也傳不進去,似乎有什么東西在隔絕那個地方”
  “你見過貫通境之上的修行者嗎?”
  “護城大陣的修士”張永回想起曾經的測驗,面對護城大陣的修士,虛擬延州的探測很費力,能偵測到的信息也是寥寥無幾。
  那次測試之后,張永險些挨揍。
  無端探查高位修行者,是一種挑釁。
  “不可能是他們,我手上有檢測數據,昨天的情況是根本入侵不進去,花再多資源也沒用”
  “延州怎么突然冒出來這么多修為高深的人物”千相一強行掰開手上的橘子,一半交給張永,問道:“有江晚琴的消息嗎?”
  他要守衛延州大牢,尋找江晚琴的任務就落在張永身上,雖說張永為了躲開易行天,臥病在床,也不能真的就無所事事。
  “沒有,不過有一條像線索,又稱不上是一條線索的線索”
  “說人話”
  橘子陷在嘴里,隨之而來的酸味使千相一不由得咧嘴嘶啞,張永默默放下手里的另外一半。
  “有個屬下說,在一個豪華的宅院里聽到一個像江晚琴的聲音,我查了宅院的主人來歷,不出名,但是大富大貴,本想今天抽空去拜訪,就被你拉到這來了”
  “一起去”
  千相一搶話的間隙,突然把桌上的半邊橘子塞進張永的嘴里,張永的表情比他還夸張。
  “昨晚的事情呢?”
  張永趕緊吐出一口橘子渣。
  “排在后面”
  江晚琴發現一件怪事,古森大清早捂著胸口的樣子明顯是受傷了,他這么高的修為還有什么人能打傷他?
  古森一個人關在密室里,江晚琴沒有機會問。
  她也不認自己是那位王女,大修行者怎么會回答她這種無名小卒的問題。
  江晚琴試過逃出去,宅院四周有禁制,任憑她使何種手段,沒有古森的特殊手印,她都走不出這個宅院。
  看書和修煉成為她僅有的消遣。
  今天多云,溫度適宜,伴有細微的風,江晚琴坐在院子里看書,手邊放著自己泡的花茶,面前的芙蓉開得正盛,粉嫩嬌艷,又要與即將到來的寒霜相斗,像一位堅強的少女戰士。
  她喜歡芙蓉,第一眼接觸就喜歡,延州,她的住處也有芙蓉花的盆栽,首飾盒里也有不少芙蓉花的飾品。
  書翻了不到五頁,門外傳來敲門聲。
  江晚琴好奇客人是誰,便放下書去前廳。
  管家開了個門縫,伸出個腦袋,交流了一陣,把門合上,江晚琴問道:“誰呀?”
  管家回頭,見是江晚琴,有些許驚訝,又恢復如常,行禮后答道:“陌生人,找老爺,正要去通傳呢”
  “去吧”
  江晚琴點點頭,轉頭看向大門。
  “殿下莫要看門去看,陌生人兇神惡煞的”
  管家顯然看出江晚琴的心思,說完便往里屋去了。
  江晚琴能開門,但是走不出這屋。
  “你說不看就不看啊,我就要開”
  她近半個月沒見過生人了,除了宅院里的下人和古森。
  古森每天都會花些時間找江晚琴聊聊,都是些雷同的東西,核心意思都往一條道上走‘你是王女,你要重建江王朝’
  江晚琴都能把古森的那套說辭背下來了,她真的很無聊。
  大門打開,江晚琴愣住了。
  門外站著千相一和張永,張永喊出江晚琴的名字,而千相一呆住了。
  千相一擦了擦眼睛,鼻子一酸,說道:“師姐”
  “千相一”
  一男一女互喊對方,就要接觸,一道無形的屏障擋在兩人之間。
  “是禁制”
  張永仔細觀察一遍之后說道。
  “試試它的強度,一起來”
  千相一心里有氣,這道屏障是罪魁禍首。
  兩人擺開架勢,氣勁四散,掀起塵土一片,一人揮拳,一人運掌,如箭在弦上。
  “我家老爺有請”
  管家不知何時出現在江晚琴身后不遠處,恭敬的站著,做出請的手勢。
  二人打了個空,攻擊的威勢沖入大門,像石沉大海,甚至都沒濺出水花,就消散不見。
  宅院大廳,古森坐在上位,收回方才揮出的手,端起熱茶,抿了一口,吐出胸中濁氣,等待門前二人的到來。
  千相一狐疑地走進宅院,喜悅還是占上風,繞在江晚琴身邊絮叨不停,張永倒是泰然自若,盡是中年人的穩重。
  易家大宅,易行天和易得失都跪在地上,面前坐著一位白衣老者。
  “老祖宗,您....您是?”
  易行天常年在外,從沒聽說家里還有這么以為修為高深的長輩,易得失老老實實跪著,這種場合沒有他說話的份。
  “二爺,你們這么叫吧”
  易得失熟讀家史,易行天的二爺便是他的二太爺,這位二太爺活躍在十八世紀中后期,當時慶文帝江賀執政,易家是時代的佼佼者,當時的年輕一代,有一位性格怪異的法修,他不喜人群,獨來獨往,像游走在世俗之外。
  易家每次遇上難事,都會有他曇花一現的身姿,與大哥活躍在朝堂不同,他活躍在修行界和俗世,人稱旅者,成名絕技‘走不到盡頭的小巷’。
  那個是時代的人,如果突然身處一段小巷之中,前路的盡頭漆黑,回頭看又沒有歸路,那么就是中了這招。
  招式的效果如它的名字‘走不到盡頭’一直走到死。
  旅者的名號也是根據這招來的,在常人看來,中招的人像踏上一條沒有終點的旅途,而創造這條旅途的人就是旅者。
  旅者易耀,就是這位二爺的名字。
  “二爺,昨晚那人是誰?”
  “古森,慶文帝時期留下了的無賴”
  易耀自認是一個頑劣分子,古森比他更甚。
  “二爺,這些年,您在哪生活?”
  “云游四方,你們這些小輩越來越差勁了,想當年......”
  易耀講了一大段年輕時候的事跡,易行天聽得無地自容,就像當初他數落易得失一樣,真是天道有輪回。
  “這是行云的孩子”
  易行天介紹易得失,易得失終于有資格說話了,叫了一聲“二太爺”
  易耀來了興趣,細細端詳易得失,臉露喜色,說道:“小娃娃不錯,別步你爹的后塵”
  “知道了,二太爺”。
  “還有,好好努力,要是有人欺負你,告訴二太爺,二太爺給你出氣”
  之后便是些家長里短的絮叨。
分分彩出号绝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