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穿書之我是男三號 > 兩百二十三章 忍著

兩百二十三章 忍著

那他們也不能夠沖著自己的妹子發脾氣,也不能夠當著自己妹子的面對著下人發火。閃舞
  
  既是不能,那只有忍著,就是實在忍不住,那也只能私底下對自己的下人稍微生氣一會,只能夠私底下對自己的下人生氣一個幾秒鐘。
  
  這個不僅僅是宋琛兩個國公府嫡子需要做到的,這還是國公府的所有人,哪怕是手上稍微有那么一點能耐的都要做到的。
  
  是的,國公府的所有人...自然是包括了宋國公和國公夫人在內。
  
  退一步來說那就是他們不能生氣太久,也不能夠生氣那么長時間。
  
  可不?他們這要是生氣太久或者是生氣太長時間,那他們自個就會覺得自己讓自己的掌上明珠,讓自己捧在手上的人看到了不好的一面,看到了這個世道困難的一面。
  
  而這要是她看到了這一面么...
  
  那肯定會覺得外面險惡,自己家里也險惡,那肯定就會覺得他們家里人都是什么難相處,都是什么不好相處的惡人,都是那種只會欺負人其他什么都不會的惡人,那對于他們而言可不是什么好事,那對于他們而言,對他們而言可就是糟糕。閃舞
  
  因為宋國公府的都很喜歡宋寧,他們都是很喜歡很珍惜很疼愛自己這個家的小姐,這要是讓自己的掌上明珠看到這些,這要是讓自己的掌上明珠弄到這些,那可是會很麻煩。
  
  那可是...會很不好弄得。
  
  畢竟誰都不希望自己捧在手上的人知道這么多不好,都不希望自己捧在手上的人有個什么閃失,有個什么三長兩短或者是其他的如何。
  
  既是不希望他們有什么三長兩短,不希望自己的掌上明珠如何如何,不希望他們怎么樣,那就不會讓宋寧經歷這個事情,不會讓宋寧經歷那么多有的沒的。
  
  宋家人這是好意,這是他們非常好的好意,這是他們特別好特別好的念頭。
  
  只可惜。
  
  可惜最后宋寧就是輸在太單純上面,可惜宋寧就是輸在太善良太容易相信蘇淮,太喜歡蘇淮上面。
  
  從這個方面而言,那國公府對宋寧的呵護保護可是最大的諷刺,可是最大的讓宋寧出事的罪魁禍首,是最大的讓宋寧變成這樣的人。
  
  只是國公府的人畢竟是好心,只是國公府的人...國公府的人畢竟是因為太喜歡宋寧而這么做,從這方面而言那么就是愛之深責之切,那也就是太愛宋寧,才把宋寧培養的天真單純善良無邪,才把宋寧弄得,那么早就離世。35xs
  
  這點國公府的人后面都知道,國公府的人后面都清楚了。
  
  因為他們清楚了,所以在他們把蘇祁白這個宋寧所出接回國公府的時候,在把他接回國公府的時候除了給他應該有的寵愛,他要學習的功課以及琴棋書畫詩詞歌賦其他的人情世故,宋琛宋時兩個也教了蘇祁白一遍。
  
  從某種方面而言,蘇祁白并不是一個很單純,單純的甚至于可以用懵懂無知來形容的少年。
  
  他的單純只不過是對于一些個事情,只不過是因為蘇祁白他自己不愿意記仇,自己不愿意這么看人家,不愿意這么做罷了。
  
  既是不愿意用不好的方面看人家,不愿意用不好的方面對人家,那就是再如何,他們也是不會愿意變得這么單純,變得這般模樣。
  
  只可惜這就是他們不愿意變成這幅模樣這就是他們不愿意做成這些那也是不可能,那也是不大現實的。
  
  因為很多事情都有身不由己,很多事情都有不能夠他們這么做,不能夠他們這么弄的地方。
  
  比如說蘇祁白,蘇祁白雖然在很多事情上單純甚至于有一些一根筋,但坦白來說蘇祁白還是不蠢,蘇祁白還是不天真到那種地步,不會天真到那等子地步。
  
  既是不會天真到那等地步,很多事情也不會就是別人強加,也不過就是別人一意孤行,也不過就是別人執意這么做這么弄,導致于蘇祁白沒有辦法解決這些個冬天,沒有辦法去弄這些個東西么。
  
  既是沒有辦法去弄這個沒有辦法去弄這些個東西,那他蘇祁白這就是再怎么,也不可能讓一些個不好的事情不好的情況發生,他就是再怎么,那也不能夠讓一些個事情變得很難做,變得很不好弄。
  
  比如說現在,比如說現在這個時候。
  
  這個時候蘇祁白正在和林央有一搭沒一搭的聊天,而且他們兩個的進展,他們兩個其實很像是那種...那種開始逐漸變得聊的很來,開始逐漸變得好弄的那種情況。
  
  可惜在這個時候意外發生了。
  
  是的,坦白來說這個意外其實不是別人,而是宜念,是宜念這個被方氏許下給蘇啟希當陪嫁丫鬟的諾言甚至于給宜念畫了一個很大的餅的丫鬟。
  
  “有人在看我們。”最先觀察到有人在看他們的是觀察能力敏銳反應能力很敏銳其他的什么也都非常的敏銳的蘇祁白放到莫姨娘身邊的貼身侍衛,林央。
  
  此刻的林央雖然還在和蘇祁白聊天,聊天的內容卻已經是變了味道,而他們兩個人的聊天的話題也開始變成了關于宜念的。
  
  蘇祁白不喜歡去方氏哪兒,對于方氏的接觸也少,對于方氏旁邊這個年歲和自己一般大的丫鬟接觸也很少。
  
  既是接觸很少,那對宜念的性格,對于宜念的脾氣自然是不清楚,自然是不懂得的。
  
  只是話雖然這么說,話雖然這么去弄但聽林央這么一說,這就是蘇祁白反應能力再怎么的,這就是蘇祁白反應能力再差,他也不可能不知道這些。
  
  他也不可能...不可能不知道自己被人家看著,不可能不知道自己被人家盯著。
  
  既是不可能不知道自己已經被人家盯著,那這就是再如何,這就是他蘇祁白再怎么的,也不會,也不可能對于這個事情無動于衷,甚至于毫無反應。
  
  因為這個事情可不是什么小事,而是一個大事。。
  
  是一個大的不能夠再大的大事。
  
  
分分彩出号绝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