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三寸人間 > 第633章 進不去!

第633章 進不去!

聽到悠然道人的話語,眾人紛紛點頭后,彼此立刻散開,王寶樂與趙雅夢還有孔道,跟隨馮秋然直奔三個圓盤世界的一處,疾馳前行。
  
  途中王寶樂速度微緩,使得趙雅夢與孔道緊跟著自己,對他而言,這一次的任務只是義務,而非責任,所以他在意的是趙雅夢與孔道那里。
  
  “雅夢,孔道,你們別距離我太遠,一旦不妙……我們就立刻走!”王寶樂很清楚輕重,此刻前行時,用傳音戒,向二人在指定的聯邦局域網內溝通,不擔心被人看出端倪。
  
  對于這一點,趙雅夢與孔道也是這么決定,三人相互看了看,彼此沒有開口,但同進同退之意,很是明顯。
  
  就這樣,一行眾人在緊張與忐忑中,慢慢靠近了目標的圓盤,從遠處來看,這圓盤就已經很浩瀚了,如今隨著接近,更是無邊無際,根本就看不到盡頭,只能看到眼前的這一小片區域而已。
  
  同時隨著臨近,這圓盤的樣子也愈發清晰,只是看不見地貌,只能看到好似水面般,存在了一些波動,尤其是距離更近后,甚至給人一種好像正靠近大海的感覺。
  
  而威壓,也隨著眾人的接近而越來越強,到了最后,哪怕有陣法保護,哪怕馮秋然修為散開籠罩眾人,也依舊使得所有結丹,都腦海嗡鳴,神智都有些不清晰,唯獨元嬰修士,才可勉強保持,王寶樂也是因自身不俗,再加上身份不同,所以神智還算正常,但也呼吸急促,心跳控制不住的加速跳動。
  
  好在過程沒有持續太久,在馮秋然的防護下,眾人速度越來越快,直至最終,距離圓盤的表面水波,不到百丈后,馮秋然目中露出精芒,四周元嬰紛紛修為爆發,集合眾人之力,直接就匯聚在一起后,形成了一道流星,直奔水面。
  
  剎那臨近,在與這圓盤表面碰觸的剎那,馮秋然毫不遲疑的取出了一枚古老的符紙,此物正是真正的蒼茫道宮,曾經制作的能破開戰艦表層,進入其內部的破甲傳送符!
  
  轟鳴間,隨著符文的爆發,在這戰艦圓盤表層出現漣漪,隱隱露出一個缺口的剎那,眾人與馮秋然修為齊齊推動,瞬間速度暴增,直奔缺口而去!
  
  眨眼間,他們的身影就進入到了缺口里,可就在要穿透缺口,進入這圓盤世界的一瞬,忽然的,在每個人的感觀中,好似有一股傳送風暴,突然的就在各自的面前爆發開來,橫掃四周時,使得每個人都腦海轟鳴。
  
  王寶樂同樣如此,他感覺自己只差一絲,就進入到了這圓盤世界內,甚至都聞到了那圓盤內的世界里,散出的花香,可終究還是失敗,在那感觀中的傳送風暴里,與其他人瞬間消失,出現時……已在了距離戰艦萬丈外的天地間!
  
  “怎么回事!”
  
  “我們明明進去了啊!”
  
  “這戰艦內的確有保護機制,可以將一切闖入者自動傳送出去!”
  
  趙雅夢與孔道都面色難看,四周不少人紛紛低聲開口時,馮秋然也是苦澀,目中復雜的望著戰艦時,王寶樂則是心底松了口氣。
  
  實際上,他是不贊同這么多人都來戰艦的,可滅裂子與悠然道人的認同,以及馮秋然的內心渴望,使得王寶樂拒絕的話語說不出來。
  
  “這樣也好,馮秋然長老內心實際上也明白,她的父親,十有八九已經隕落,只是心中還有一絲希望罷了。”王寶樂感慨中,抬頭看向前方的戰艦,在他看去的同時,不遠處也有傳送光芒出現,滅裂子以及悠然道人那兩脈之人,也都分別被傳送出來。
  
  眾人面色都不好看,在王寶樂的參與下,四人商議了一番,最后又嘗試了一次,可結果依舊是被傳送出來,無法進入后,滅裂子提出了一個建議。
  
  “想要成功抵抗傳送,強行進入,我們需要借助青銅古劍的陣法之力去干擾才可,我建議,我們先回去,集合我三人之力,準備一番,以確保下一次萬無一失!”
  
  對于滅裂子的建議,王寶樂很贊同,悠然道人沉默半晌,也只能點頭,至于馮秋然,似乎也在心底松了口氣的樣子,雖情緒不高,但也認同了這個選擇,就這樣,一行數百人,來的時候浩浩蕩蕩,卻沒有任何結果的,選擇了回歸。
  
  他們的歸來,道宮內的留守人員,包括聯邦的修士,都很意外,而道宮的一切,也都與他們離開時沒多少區別,唯獨壓抑感,因戰艦的存在以及眾人的首探失敗,似乎更強烈了一些。
  
  不過生活還是要繼續,不可能因為一艘戰艦的出現,使得道宮眾人的生活短時間出現逆轉,尤其是數日后,當道宮查探到,那艘戰艦居然重新回到了劍身區域,沒有繼續外出時,雖王寶樂與馮秋然等人商議時感受到了他們的疑惑與不安,但對絕大多數道宮弟子來說,也算是松了口氣。
  
  于是,聯邦與道宮融合之事,再次開始了推動,而王寶樂也在平靜了數日后,重新開始了修行,可這修行沒有持續多久,于一天夜里,金多明前來拜訪。
  
  剛一到來,金多明就苦笑的向著王寶樂抱拳。
  
  “寶樂,這段時間我知道發生了大事,也察覺到了你我兄弟之間有些疏遠,我來這里,是想開誠布公的和你談一下。”
  
  “我金多明,是真的沒有任何想和你競爭總統的想法,哪怕端木雀那老東西給我安排了任務,可我很清楚自己的目標是什么,一方面我想在聯邦與道宮的融合中,起到作用,另一方面是,是我也想在這里,開創一個獨立于家族外的三月集團!”
  
  “寶樂,可以幫我一下嗎?”金多明語氣誠懇,望著王寶樂時,他目中很清澈,沒有心機在內。
  
  王寶樂揉了揉眉心,這段時間戰艦的事,讓他思索很多,實際上與金多明之間,倒也沒他所說的疏遠,畢竟二人這些年來還是有些交情的,于是安撫了一下后,問道。
  
  “能幫我一定幫,你說說你遇到了什么難處?”
  
  “也沒什么難處,寶樂,我知道我的要求可能會引起你的誤會,可是……唉,我就直接說了,我想用靈網的股份,換取你一些游戲的股份。”金多明說到這里,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頭。
  
  王寶樂又是揉了揉眉心,這件事在他看來,不是什么大事,只不過并非他一人可以決定,于是想了想后,王寶樂委婉開口。
  
  “多明,此事你要和謝海洋商量一下。”
  
  “寶樂,謝海洋那里我也找了,去了他的洞府,可人去洞空,聽人說,戰艦出現的那一天,他就消失了,很久沒回來……”金多明嘆了口氣,無奈的說道。
  
  “人去洞空?這家伙又失蹤了?”王寶樂一愣,立刻取出傳音戒,給謝海洋傳音,但卻石沉大海,沒有絲毫回應。
  
  注意到王寶樂的舉動,金多明目中深處微不可查的一閃,低頭嘆息。
  
  “是啊,這家伙老失蹤,這都第二次了。”
  
  王寶樂也有些頭痛,同時金多明話語里的意思,讓他不得不深思一下謝海洋失蹤的時間有些不對勁,此事他覺得自己需要調查一下,于是安慰了金多明一番。
  
  “多明,這件事你別著急,謝海洋這個人神秘莫測,或許只是有了一些其他事情要處理,我去找找,稍后給你答復如何。”
  
  金多明苦笑點頭,又與王寶樂聊了一會,這才告辭。
  
  送走了金多明后,王寶樂坐在大殿椅子上,眉頭慢慢皺起,思索謝海洋的事情時,他忽然抬頭看向大殿外,金多明離去的方向,目中漸漸露出疑惑,沉思后,他察覺到了自己疑惑的地方,在于之前關于謝海洋金多明的回答。
  
  “人去洞空?這家伙又失蹤了?”
  
  “是啊,這家伙老失蹤,這都第二次了。”
  
  這兩句話,浮現在王寶樂腦海里后,王寶樂眉頭皺的更緊,因為金多明不知道謝海洋以前失蹤過的話,他會在聽到自己的話語后,本能的露出詫異,甚至會問自己,謝海洋是否以前也失蹤過。
  
  可金多明的回答,卻給了王寶樂一種感覺,似乎他知道謝海洋以前失蹤過。
  
  可這樣一來,又有些不對勁,因為金多明應該是不知道謝海洋在縹緲道院呆過,之前他雖問過,但自己的回答也沒有露出這一點,且就算金多明調查,這里畢竟是青銅古劍,不是聯邦,他調查出真相的可能性有,但卻不大。
  
  尤其是自己當初提醒他不要招惹謝海洋,王寶樂還記得當時金多明的表情,以他對金多明的了解,他是聽到心里了,憑此人的聰明,不會再去暗中調查才是,所以有很大的可能,是這金多明一直以為謝海洋是蒼茫道宮的本土弟子。
  
  王寶樂有些疑惑,但又想,或許金多明從其他渠道打探過,畢竟縹緲道院在這里的,不僅僅是自己。
  
  “或許是我最近太敏感了。”王寶樂揉著眉心,將此事放在心底后,又考慮起謝海洋失蹤之事,隱隱的他,他有一種說不出的煩躁感從心底升起,本能的呼喚小姐姐后,小姐姐也沒有回應。
  
  “又睡了?”王寶樂站起身,看著外面變黑的天空,內心的煩躁越發強烈,最后索性從儲物袋里拿出了降臨游戲的玉簡,打算進游戲里散散心,緩解一下這莫名其妙的煩躁。
  
  可任憑他如何嘗試,這游戲就好似服務器崩坍了一般,竟……無法進入!!
分分彩出号绝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