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三寸人間 > 第632章 初探!

第632章 初探!

整個蒼茫道宮,隨著那呼喚聲的回蕩,隨著三位通神的離去,變的人心惶惶,一種不安的情緒,壓抑在道宮每一個人的心中。
  
  李無塵與周媚的結發禮,也草草結束,在這眾人心思都升騰忐忑的情緒中,王寶樂召集了趙雅夢,許宗主以及大樹,四人對此事,展開了商議。
  
  最終的商議結果,是讓許宗主以及大樹,做好一旦不妙,就要帶著所有人利用許宗主暗中布置的傳送陣離開的計劃。
  
  此事需隱秘進行,但不得不防止萬一的情況出現,所以無論是許宗主,還是剛剛得知此事的大樹以及趙雅夢,都對此極為重視。
  
  等到彼此商議的結束,隨著他們三人都帶著心事的離去,王寶樂獨自一人站在大殿的頂樓,望著遠處的蒼穹與火海,他的心情也很是沉重。
  
  雖只是一聲呼喚,可顯然哪怕馮秋然自己都很清楚,這聲音傳來的太過詭異,可理智有些時候壓不過情感,所以她才選擇了前往查看。
  
  王寶樂自然也明白這一點,可也正是因為明白,他心中不好的預感,越發的強烈,尤其是此刻有風吹來,將王寶樂的衣衫吹動中,王寶樂閉上了眼。
  
  “山雨欲來么……”喃喃中,王寶樂低頭看向道宮山下,看著道宮內的修士,看著這片世界,直至許久,王寶樂盤膝坐下,開始了修行。
  
  因為高官自傳上說過,無論未來怎樣,我們能把握,唯有現在。
  
  時間也在王寶樂的修行以及宗門內對此事的議論中,慢慢流逝,很快過去了五天。
  
  在第五天黃昏時,王寶樂心中最擔心的事情沒有出現,遠處的天邊,馮秋然三人面色復雜情緒低沉中歸來了。
  
  在回到宗門的第一時間,王寶樂接到了邀請,來到了馮秋然的大殿內,看到了在這里沉默不語的三位通神。
  
  對于王寶樂的到來,悠然道人微笑點頭,而往常對王寶樂要么避開,要么見面就冷臉的滅裂子,此刻目中帶著茫然,沒有了往日的凌厲。
  
  至于馮秋然,更是目中失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三人的神態落入王寶樂目中,王寶樂內心飛速思索,沒有說話,而是坐在了這大殿內,第四張椅子上,這才看向馮秋然。
  
  許久之后,馮秋然閉上了眼,大殿一片安靜,直至半晌……馮秋然的雙目猛地睜開,目中露出果斷時,滅裂子忽然開口。
  
  “一定要去救下師伯!”
  
  “哪怕此事應該是一個圈套,可只要師伯沒有隕落,我們就不能眼睜睜無視這一切!”
  
  王寶樂聽著滅裂子的話語,沒有說話,但一旁的馮秋然,卻是身體一顫,苦澀中緩緩開口。
  
  “我們都已認出,那是一艘未央族的戰艦,雖然我們沒有過于靠近,但這種程度的戰艦,當年星空遭遇戰中,也只是出現了不到十艘,我們不知道里面有什么,也不知道它為何重新出現,甚至不知曉未央族的余孽到底要如何……這種情況,我們一旦去了,就等于是那拿蒼茫道宮在賭!”馮秋然說著,艱難的搖頭,她的心刺痛,她也想去救自己的父親,可道宮這里,不容有失,所以她打算自己過去。
  
  “蒼茫道宮已經這樣了,也不怕再失去什么了,但若是連自己的長輩都不敢去救,我們存在還有什么意義,只是為了一個所謂的希望么?”
  
  “如果是這樣,我滅裂子寧可選擇轟轟烈烈一次!”滅裂子立刻反駁,目中一樣堅定無比,眼看馮秋然還要開口,他轉頭看向悠然道人與王寶樂。
  
  “二位,你們是什么想法?”
  
  悠然道人沉吟了一下,點了點頭。
  
  “我贊同滅裂子的建議,雖這戰艦來的蹊蹺,可當年那場大戰下,未央族就算有余孽,也必定修為不高,否則也不會等到現在才出現這艘戰艦,所以我認為,可以出手!”
  
  聽到悠然道人的話語,滅裂子的目光落在了王寶樂身上,就連馮秋然也是這般,等待王寶樂的答復。
  
  王寶樂沉默思索,這件事滅裂子與悠然道人已經贊同,而馮秋然雖嘴上不說,可事關其父親,心底的想法,已經不言而喻了。
  
  此刻說是選擇,可實際上王寶樂很清楚,已經沒了選擇。
  
  實際上也的確是這樣,在王寶樂沉默不語下,最后有了決定,蒼茫道宮所有元嬰盡出,結丹修士也要出動大半,將分成三組,分別跟隨三位通神,一起再探戰艦!
  
  因為那戰艦太大,所以需要足夠的人手進去搜索,才能最快時間的救援,同時,關于呼喚聲以及在劍身與劍柄邊界處的戰艦,也被三位通神告知了全宗,使得整個道宮,頓時就強烈震動。
  
  但道宮的準備,也很充分,一方面是開啟陣法,打開寶閣取出了幾枚破甲傳送符,另外也給每個人都配備了可以時刻傳送走的傳送符。
  
  另外一些往常需要大量戰功才可兌換的法寶以及丹藥,也都對參與者降低了價格,使得眾人都在短短的時間,對自身武裝了不少。
  
  最后,滅裂子宣布,七天后啟程時,宗門內被安排參與此事之人,都開始了短暫的閉關,使自身維持在巔峰狀態。
  
  直至七天后,道宮轟鳴間,陣法開啟,數百人的身影呼嘯飛出,在蒼穹上劃出了數百道長虹,氣勢磅礴,直奔戰艦所在之地飛去!
  
  人群里,有馮秋然以及悠然道人的親傳,但沒有獨孤霖,沒有卓一凡,沒有大樹,也沒有許宗主,作為唯一的一位沒有去參戰的元嬰,許宗主的留下,是王寶樂全力爭取來的,同時聯邦修士里,參與此事的除了王寶樂外,就只有趙雅夢與孔道。
  
  之所以二人必須要參與,是因他們獲得了道宮真正的身份,名字寫入道碟,與青銅古劍上的陣法,冥冥呼應,這就使得他們在進入戰艦后,會成為眾人與外界陣法聯系的點。
  
  這段路途,若是換了之前王寶樂等人單獨行動,因需多個傳送,且距離極為遙遠,所以在時間上要消耗很多,可如今道宮整體行動,有陣法輔助,這就使得眾人的速度達到了不可思議的程度,僅僅是兩天的時間,在半空中疾馳的眾人,就看到了那艘……處于邊界中的巨大戰艦!
  
  第一眼看到這戰艦,王寶樂心神狂震,倒吸口氣,實在是這戰艦太大,且組成戰艦的三個圓盤,更是如同地球般,仿佛蘊含了一個世界。
  
  更有威壓,從這戰艦上不斷地擴散,使得那些結丹修士,紛紛心神顫抖,好似本能的就會產生恐懼之意。
  
  趙雅夢與孔道也是這般,可好在他們有真正道宮的身份,所以在這青銅古劍的陣法范圍內,還能適應,比其他人強了不少,但就算如此,他們的面色也都有些蒼白。
  
  哪怕元嬰,也都強不了太多,唯獨馮秋然三位通神與王寶樂,才能修為如常,前者是因本就強悍,距離自成世界相差不遠,后者則是因繼法身份,使王寶樂在陣法加持下,能選擇抵抗威壓。
  
  “按照計劃,從這里開始,我們分成三個方向,分別嘗試進入戰艦內,搜尋救援雖重要,可一旦不妙,就立刻用你們的傳送符,選擇離開!”馮秋然深吸口氣,看向四周眾人,凝重的開口后,在王寶樂的點頭中,眾人開始了分配。
  
  基本上也是按照三派的方式,聯邦的王寶樂三人,進入到了馮秋然的隊伍里,在三方各自分配完,準備要散開,向著三個方向疾馳時,悠然道人神色凝重的叮囑開口。
  
  “諸位做好一些心理準備,進入這戰艦內,破甲傳送雖管用,但也不是絕對,根據我這幾天查找的資料顯示,未央族戰艦并不容易進入,曾有外人闖入,卻被自行傳送出去的記錄。”
  
  “這是未央族戰艦的保護機制,所以一旦進入失敗,被傳送回來,大家要在這里匯聚,再行商議。”
分分彩出号绝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