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三寸人間 > 第一百二十四章 熟悉的味道

第一百二十四章 熟悉的味道


  王寶樂身邊的法兵系真息學子,一個個都神色變化,他們自然認識林天浩,實際上在王寶樂沒有將其取代前,法兵系可以說是在林天浩的掌控中。
  這些人都多多少少,與林天浩打過交道,知道此人看似隨和,可實際上心狠手辣,尤其是之前明明聽說此人被開除學籍,可眼下居然在上院島看到,甚至還成為了什么兵徒。
  盡管他們不知曉兵徒是什么,但能被閣主點出,顯然是個不低的身份。
  此刻短暫的寂靜后,他們立刻向著林天浩抱拳拜見。
  眼看自己的出現,立刻使眾人都神色變化,林天浩笑了笑,對于自己與王寶樂的矛盾這一點,他父親說的道理他懂,只是心中多少還是有些不舒服,如今出現,一方面是走個過場,畢竟今天是上院島的接納新弟子之日,另一方面也有宣告自己歸來之意。
  至于王寶樂那目中的逼視,林天浩也看在眼里,心底冷笑。
  “父親雖然說的沒錯,這王寶樂只是螻蟻而已,不過若能不費力的踩死,那就更好了!”
  王寶樂面色陰沉,不過能在這里看到林天浩,雖有吃驚,可也是意料之內,實際上之前掌院對林天浩的懲罰里,王寶樂就看出了端倪。
  “果然學籍是分下院島和上院島兩種……”王寶樂冷冷的看了眼林天浩,與此人的矛盾,已經不需要去掩飾什么了,也看出了對方八寸靈根的波動。
  對于這些,王寶樂一想到對方的背景,就立刻了然,不過其他人在注意到了林天浩的八寸波動后,一個個都多少有些復雜,畢竟他們一番拼搏,也都沒獲得八寸,可林天浩這里,顯然輕而易舉的,就超越了他們。
  “還有之前閣主說的兵徒,是什么?”這一點,才是讓王寶樂警惕的地方,他注意到了林天浩的衣衫與那七八個青年修士一樣,不過眼下不便發問,王寶樂明白,這種顯然是身份的稱呼,自己很快就會清楚。
  紫袍中年也注意到了王寶樂的表情,不過沒有在意,王寶樂與林天浩之間的事情,他不清晰,也沒有想要去了解的念頭。
  即便二人是八寸真息,可八寸雖不多,但在法兵閣也不是沒有,且他心思不在這上面,也就沒有多理會。
  對他而言,今天自己能出現,也只是因為上院島的規矩,新弟子到來,閣主必須出面指引,否則的話,他根本不會把時間浪費在這里。
  至于林天浩,也只是道院里有人打了招呼,這才安排進來,對此他自然也沒去太多理會,此刻淡淡開口。
  “上院島與下院島有很多規矩不同,閣比系更嚴格,下院島是學校,而上院島,則好似宗門,你們之前所在的法兵系,只是基礎,如今到了法兵閣后,會接觸煉器材料,以及鍛造之法,此外還有更高深的回紋與靈坯配方,所以要虛心問詢,努力修煉!”
  這些事情,都是每年接收新弟子時,閣主需要介紹的,此刻說完,紫袍中年讓那些藍衫修士負責辦理入籍之事,就轉身離去。
  很快的,這七八個藍衫修士,各自負責了一部分人,帶著離開。
  至于林天浩,他提前到來,顯然已經完成了入籍,此刻向著四周那些藍衫修士一拜,這些藍衫修士也立刻回禮,這才告辭,揮手間,竟取出了一架小型飛艇!
  眼看著林天浩踏上小型飛艇離去,王寶樂心底哼了一聲。
  “有什么了不起的,一會兒我也有飛艇!”收回目光,王寶樂將林天浩的事情埋在心底,跟隨那位長臉的藍衫修士,去辦理入籍之事,一路攀談,這藍衫青年也有心結交,漸漸王寶樂對法兵閣有了更多的了解。
  很快入籍辦完,眾人也都各自取了裝著衣袍與玉簡以及令牌等物的包裹,那藍衫青年指了指玉簡,神色肅然,沉聲開口。
  “諸位師弟,這里面的功法不可外泄,一個是我法兵閣的煉器功法,名為萬物化兵訣!另一個,則是我縹緲道院真息境的全宗基礎功法,名為云霧縹緲功!”
  “至于你們所屬的山脈以及住的地方,這玉簡上也有指引,你們自行前往就可以了。”說完,這藍衫修士向著眾人一抱拳,就要離去。
  王寶樂回禮后,想到掌院所說的八寸靈根的優待,于是立刻問詢。在告知了王寶樂獲取洞府以及其他物品的地方后,這藍衫修士含笑點頭,轉身走了。
  此刻一路隨行的那些法兵系學子,也都心頭感慨,實在是上院島對他們并非太過重視,此刻心中有些失落,與王寶樂告辭后,各自散開,需要一些時間來適應新的身份與環境。
  王寶樂沒有這種失落,反倒是因林天浩的出現,他心中有了更多的斗志,此刻深吸口氣后,他換上了普通弟子的衣袍,看著身上這套灰色的長袍,王寶樂一拍肚子。
  “雖然顏色和林天浩的不一樣,可我比他帥啊,這衣服穿在我身上,怎么看都是風度翩翩!”王寶樂這么一想,覺得自己憑著顏值就可以秒殺林天浩了,心底得意,向著藍衫修士所說的換取洞府的地方趕去。
  一路上他不疾不徐,看著四周的一處處山峰與建筑,方才與藍衫青年的溝通,他對法兵閣已經有了一些了解,知道這里分為東西南北四條主山脈,每條山脈各有數座山峰,但這四條山脈并非分割,而是整體。
  無論是修煉場所還是辦公之地,互通有無,各有不同。
  “感覺就好像是一個城池的樣子。”王寶樂若有所思,途中還看到了不少穿著灰色長袍的弟子,大都來去匆匆。
  至于負責洞府與飛艇之物的地點,在法兵閣叫做府務處,此地在法兵閣北部。
  很快的,王寶樂就找到了府務處,此地是一棟三層高的閣樓,占地不小,當他進來時,看到有個穿著藍衫的中年男子,留著八字胡,正坐在一張大桌子后面,閉目養神。
  他四周還有三五個灰袍弟子,一個個正小聲的在這藍衫中年身邊說著什么,察覺到王寶樂進來后,這些弟子立刻看了過去。
  王寶樂眨了眨眼,目光在那藍衫中年身上掃過,走去后咳嗽一聲,把自己的身份令牌放在桌子上。
  “這位師兄,我來領取洞府。”
  藍衫中年聞言微微睜開眼,有些詫異的掃了掃王寶樂,拿過令牌查看后,神色微微動容。
  “八寸靈根?”他四周那些弟子,聽聞此話,也都好奇的看向王寶樂,隨后向著藍衫中年抱拳,識趣的各自離去。
  直至四周人都走了,這藍衫中年從一旁取來一枚玉簡,查看后,有些為難。
  “師弟,洞府暫時還沒有空出來的,飛艇也是……不過你放心,最多五天,應該就可以了,至于儲物袋,沒有問題,你稍等。”藍衫中年說完,起身走上二樓,很快下來時,手中拿著一個黑色的口袋,客氣的放在了王寶樂的面前。
  王寶樂眉頭皺起,對方態度很好,且五天的話,他還是可以等的,不過他做人圓滑,此刻右手一番,取出一枚七彩靈石放在藍衫中年身前的桌子上,臉上帶著笑容開口。
  “師兄幫我多留意一下,等我搬入洞府后,還有重謝。”
  藍衫中年眼睛一亮,哈哈一笑,熱情的滿口承諾。
  “師弟放心,洞府的話,三五天絕對沒有問題,不過飛艇可能還要再等等,畢竟你也不愿意用別人使用過的是不,定制的話,需要時間。”
  這藍衫中年收起靈石,態度誠懇,王寶樂也無話可說,只能離去,按照玉簡指引的地方,當他快要靠近住處時,忽然腳步停頓,面露狐疑后鼻子一吸,眼睛立刻就亮了。
  “這味道……好熟悉!”
分分彩出号绝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