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三寸人間 > 第五十一章 不要這么調皮

第五十一章 不要這么調皮


  幾乎在王寶樂洞府大門開啟的瞬間,門口的陸子浩就立刻目不轉睛的看了過去,他的目光極為犀利,更是帶著審視之意,仿佛要將王寶樂徹底看穿一般。
  “戰武系陸子浩,見過法兵學首。”陸子浩瞇起眼,神色內帶著一絲桀驁,緩緩開口。
  王寶樂一看陸子浩這個表情,心底哼了一聲,琢磨著要不要索性暴露身份,讓這陸子浩繼續跪下叫爸爸,不過就在王寶樂這么思索時,陸子浩聲音再次傳來。
  “陸某來此,是提醒學首一句,你還記得當日俱樂部內的周璐吧,她如今已經從白鹿道院畢業,被軍方征召,給予七寸真息,聽說如今的修為已經從古武境突破,成為了真息境的修士!”陸子浩飛速開口,話語間緊緊的盯著王寶樂,試圖找出蛛絲馬跡。
  王寶樂聽聞此話,眨了眨眼,實在是他對周璐那個瘋婆子印象太深刻了,如今聽說對方竟加入了軍方,且修為超越了古武,他就立刻警惕。
  “聽不懂你說什么。”王寶樂搖頭,轉身就要回洞府。
  “王寶樂,你就是掰指狂兔!我告訴你,那周璐成為真息境修士后,始終對當日俱樂部的事情耿耿于懷,你敢走回洞府去,我就立刻給周璐傳音,告訴她你的身份,到時候她必定來找你麻煩。”陸子浩神色傲然,目中更是露出狡詐。
  “想要讓我不說,也不是不可以,王寶樂,掰指狂兔,你給我跪下磕頭叫爸爸!”
  “你有病啊!”聽到陸子浩居然敢這么囂張的對爸爸說話,王寶樂腳步停下,轉身瞪了陸子浩一眼,心底已有不耐,哼了一聲,繼續向著洞府走去。
  眼看王寶樂還裝,陸子浩頓時怒了,身上修為頓時爆發,低吼起來。
  “今天我陸子浩到來,就是要揭穿你的身份!”隨著修為的擴散,陸子浩雖依舊是封身大圓滿,但比之前時,仿佛更精進了一些,距離補脈,也都不遠,此刻怒吼下,他向著王寶樂急速靠近,右手抬起時,一拳轟來。
  “你還沒完了是吧。”王寶樂也怒了,他覺得自己身為學首,已經兩次讓步,準備回洞府,可這陸子浩一副熱血少年的樣子,咄咄逼人,喋喋不休,此刻更是主動出手。
  這就讓王寶樂覺得忍不了啦,此刻轉身時,他右手瞬間抬起,速度之快,陸子浩還沒等看清,剎那間他的手腕就被王寶樂一把抓住,向下一壓,頓時那反關節的劇痛,直接就讓帶著拳套的陸子浩,也都哀嚎一聲。
  “跪下,叫爸爸!”王寶樂瞪起眼睛。
  噗通一下,陸子浩就忍不住跪了下來,可卻沒有喊爸爸,而是在這劇痛中仰天大笑,狂喜不已。
  “掰指狂兔!!你上當了!!”
  “我在這四周,布置了三個直播影器,哈哈,王寶樂,掰指踢襠狂兔,現在整個道院的靈網上,估計都能看到這里的直播,你的身份已經被揭穿了,王寶樂,你等著周璐來找你麻煩吧,你等著縹緲城內所有被你毒害之人來找你吧!”陸子浩雖被王寶樂掰著手腕,可笑聲傳遍四方,心底的振奮無比激蕩。
  “現在,掰指狂兔,還不給我松開手,然后跪下,給我叫爸爸!”陸子浩得意無比,大喝一聲,在他的想象里,這一刻的王寶樂必定神色大變,驚慌失措,可很快的陸子浩就發現,王寶樂非但沒有如他判斷的驚呼,反倒是一臉笑瞇瞇的模樣,這一幕,不由得讓陸子浩愣了一下,內心忽然升起一絲不妙之感。
  “你……”
  就在陸子浩不妙之意升起的瞬間,從王寶樂的洞府四周,幾乎所有必經之路上,飛速趕來了數十個回紋與靈石學堂的黑衣督查,這些督查一個個都神色肅然,疾馳而來。
  柳道斌也在其中,手里還拿著三個影器,在看到柳道斌手里的影器后,陸子浩面色一變。
  “回稟學首,果然如您所判斷,這陸子浩上山后,布置了這三個影器,我們已提前一步,切斷了這一片區域的靈網,沒有任何機密傳出!”
  柳道斌這句話一出,陸子浩只覺得腦海轟一聲,瞳孔猛地擴大,只覺得眼前有些發黑。
  “叫爸爸。”王寶樂抬起頭,得意的向著陸子浩開口。
  “你休想!”陸子浩喘息粗重,此刻大吼起來,內心憋屈與郁悶到了極致,正準備要剛強到底,可就在這時,柳道斌在一旁冷笑。
  “學首,此人試圖偷盜我法兵系機密,我建議立刻收押,與戰武系交涉后,送入道院內審!”
  柳道斌這句話一出,陸子浩倒吸口氣,差點嚇尿,要知道那偷盜機密四個字,嚴重無比,嚇的他趕緊解釋。
  “我不是偷盜,我只是安裝在王寶樂洞府四周,要錄下證據!”
  “閉嘴!學首什么身份,你將影器安裝在學首洞府外,這就是偷盜法兵系機密!”柳道斌眼睛瞪起,立刻低喝。
  至于四周的督查,也都一個個目光不善,看向陸子浩,紛紛要求,嚴懲陸子浩。
  直至這一瞬,陸子浩才真正的害怕了,他來的時候的確是帶著惡意,準備錄下王寶樂出手的視頻,這樣的話,就可以作為證據,既能羞辱王寶樂,又可以拿出去炫耀,同時他也沒打算放過王寶樂,準備將其交出去給周璐,讓周璐來找王寶樂的麻煩,讓其好看,可卻忽略了……王寶樂在法兵系的權勢與地位。
  可他怎么也沒想到,事情的發展居然是這樣,眼下害怕后,他也是個能屈能伸之人,毫不猶豫的趕緊哀嚎。
  “爸爸,爸爸,我錯了,爸爸我錯了……”
  “行了,別嚇小孩子了。”王寶樂得意的一擺手。
  聽到王寶樂稱自己是小孩子,陸子浩憋屈的臉色不停變幻,可卻沒辦法。
  “小浩啊,我們沒有化解不了的深仇大恨,你以后不要這么調皮了。”王寶樂很是感慨,抬手摸了摸陸子浩的頭,從當初與對方第一次交手,王寶樂就知道這陸子浩是個喜歡耍心機小手段的人,所以這一次出門前,他才傳音柳道斌交代一番,以防萬一。
  此刻擺出長輩的姿態,王寶樂批評了陸子浩幾句后,這才心滿意足的走回洞府,心情很是愉悅,覺得終究還是自己棋高一籌。
  至于陸子浩會不會說出自身的身份,這一點王寶樂不在意,在他看來,能不暴露自然最好,可若真的暴露,也沒什么,意義不大,對于周璐或者是太多人而言,縹緲道院雙學首,已經不是輕易能動的了。
  眼看王寶樂這里放過自己,陸子浩哪怕心頭郁悶,可也還是松了口氣,四周眾督查冰冷的看了眼陸子浩,也都各自離去,唯獨柳道斌臨走前,站在陸子浩身邊,聲音陰沉,緩緩開口。
  “好好學習,這一次學首心軟放了你,你要珍惜這個機會,不要再給自己找麻煩!”說著揚了揚手中的影器,他沒有將三個影器還給陸子浩,而是帶走,顯然是要作為證據,留待日后需要時取出。
  直至四周人都走了,陸子浩沉默半晌,回頭看著王寶樂的洞府,這一刻的他,是真正的感受到了與王寶樂之間的差距。
  “我一定能超越他!!”他咬牙低語中,沒了去揭穿傳播王寶樂身份的心情,回到了戰武系后,就開始了閉關修煉。
  陸子浩的事情對王寶樂而言,只是小事,回到了洞府后,他再次沉浸在了對于靈坯的熟練上,隨著時間的流逝,一周后,王寶樂煉制靈坯的速度越來越快。
  而他自進入道院后,從煉制靈石開始直至現在,哪怕花出去不少,可還是有大量的靈石積累,且這些靈石的品質都極高。
  如此一來,就使得王寶樂在熟悉靈坯制作的初期時,不缺靈石,在這些靈石上刻畫的回紋,使得他對于靈坯的掌握,也都越發精湛。
  同時法兵閣長老給予的鍛材玉簡,里面的一些知識,也都在王寶樂對靈坯的煉制上,漸漸體現,觸類旁通之下,使得王寶樂結合前后,理解更多透徹。
分分彩出号绝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