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三寸人間 > 第四十七章 你一定是回紋學首吧

第四十七章 你一定是回紋學首吧

許久,當天空都蒙蒙亮時,學堂內的眾人都沒有困意,實在是這一幕太過罕見,王寶樂與老者之間的話語,震撼眾人心神。
  
  到了最后,王寶樂起身,目中露出強烈的感激,向著老者深深一拜。
  
  “多謝前輩!我沒有問題了!”
  
  這來自上院島法兵閣的長老大師,看向王寶樂時,目中的贊賞比之前還要強烈太多,通過這一次王寶樂的提問,實際上他已經看出了王寶樂對于回紋的造詣。
  
  這種造詣,絕對不下記憶七八十萬道回紋的樣子,他深刻的明白,這需要多么驚艷的天資才可做到,甚至心底已有了愛才之意,忍不住開口考驗一番。
  
  “這位小友,你問了我都快上百個問題了,老夫也問你幾個,你若回答的讓老夫滿意,我就送你一件法器,你敢不敢嘗試?”老者說著,右手抬起一翻,頓時在他的手中就出現了一個綠色如玉的手鐲。
  
  這手鐲通體翠綠,好似玉石,散發出陣陣寒氣,剛一被他取出,就使得這學堂的溫度,下降了不少。
  
  四周學首紛紛睜大了眼,看著老者手中的手鐲,雖看不出具體的品級,可也明白能從老者手中拿出之物,必定不俗。
  
  “王寶樂,這是頂級的二品法器,儲物鐲!更有一定的護身作用,你小子可要好好回答。”掌院目光一掃,笑著開口。
  
  他話語一出,四周眾學首無不驚呼,甚至有不少心神動蕩,情不自禁失聲。
  
  “儲物法器,天啊!!”
  
  “這是……儲物法器!!”
  
  “任何一個儲物法器,都價值極大,市面上根本就買不到,唯有到了真息境,才能有機會獲取!!”
  
  曹坤眼睛都要嫉妒的爆掉,此刻連連吸氣,腦海嗡鳴,王寶樂那里也都心神狂震,他知道儲物法器的貴重,也明白這種法器打造的困難,更不用說這鐲子還有一定的護身之用。
  
  可以說,此物的價值,比尋常的儲物法器,更要貴重。
  
  這一切,頓時就讓王寶樂激動了,他深吸口氣,緊接著大聲開口。
  
  “請前輩發問!”
  
  老者笑了笑,摸著胡須,緩緩開口。
  
  “小子,聽好了,如果想要得到水回紋,需要多種回紋搭配推演才可形成,但空氣中存在了水汽,能不能利用這一點,借用水的三大形態,來使法器回紋更好刻畫,展現的效果更多,可這樣一來,又需要哪些回紋配合才能更好?”
  
  老者話語一出,曹坤那里就手心冒汗,他發現自己身為回紋學首,雖能聽懂這個問題,可是……仔細一想,卻不明白具體含義,于是趕緊看向王寶樂。
  
  甚至山羊胡與法兵系的幾個老師,也都開始思索,一旁的掌院,聞言也瞇起眼睛,在他看來,如果說王寶樂提出的問題,涉及到了高等回紋學,那么眼下自己這師兄問出的,就已經完完全全是高等回紋學的初級內容了。
  
  王寶樂眼睛睜大,腦海瞬間就出現了面具小姐姐給的公式,將老者的問題拆分后,加入到自己的公式里,只是這個問題太難,他公式推演一次算不出答案,于是腦海飛速轉動,在這沉思的短短時間內,連續用公式解答了不下數十次之多。
  
  推演思索間,他看了看法兵閣老者手中的鐲子,隱隱找到答案的關鍵點,可卻說不出來,畢竟他的答案是依靠公式算出,與所謂的高等回紋學有區別,于是王寶樂想了想后,取出一枚靈石,竟當眾開始在靈石上刻下回紋,這一幕,頓時就讓眾人凝望聚焦,掌院,山羊胡等人,也都看了過去。
  
  至于法兵閣的長老,神色如常,嘴角露出一絲笑意。
  
  只是在這眾人關注下,王寶樂的刻畫時而飛速,時而停頓,腦海的公式不斷地拆分,不斷地計算,直至數百次的推演解答后,他終于刻下了最后一筆!
  
  靈石猛地光芒閃耀,咔咔聲中直接碎裂,化作飛灰,四周眾人眨了眨眼,曹坤內心松了口氣,隨即嘴角泛起冷笑。
  
  可他的冷笑剛起,王寶樂看都不看靈石碎裂擴散的飛灰,退后幾步,向著法兵閣長老抱拳一拜。
  
  “好,好,好!”法兵閣長老大笑起身,右手一揮,那儲物鐲就直奔王寶樂而來。
  
  王寶樂接住后,內心激動無比,趕緊大聲道謝。
  
  “多謝前輩賜寶!”
  
  掌院也目中帶著贊嘆,深深的看了王寶樂一眼,山羊胡與那些老師們,也都如此,目中贊賞極為濃郁。
  
  只是這一切太過詭異,四周學首都有些看不明白,曹坤眼睛更是瞪大,仔細的看了看,也都摸不清頭緒,不知為何掌院等人都如此贊賞。
  
  只有一旁的林天浩,他的面色在這一瞬,急速的變化,呼吸也都粗重了些,內心震撼,掀起前所未有的風暴。
  
  就在這眾學首都遲疑摸不著頭腦時,忽然的,王寶樂的前方,那靈石崩潰化作的飛灰,竟隨著擴散,形成了一小片云層,有雨水在眾人面前的那一小片范圍內,嘩嘩而落,隨后又有寒氣從法兵閣長老拿出的鐲子上似被借來,使得那些雨水在落下后,紛紛成為冰珠,落在地面上。
  
  掌院眼看眾人茫然,感慨解釋起來。
  
  “這個問題,難的不是回紋的選擇與刻畫,難的是簡化,而更難的……是需要借靈啊,借助鐲子的寒氣,使水的三種形態,完美展現!”
  
  這一幕,頓時就讓眾人有所懵懂紛紛吸氣,駭然到了極致,一個個看向王寶樂時,如看神人一般,曹坤更是如被閃電轟擊,徹徹底底的呆在那里。
  
  而此刻,法兵閣長老笑著當先走去,就要離開學堂,路過王寶樂身邊時,拍了拍王寶樂肩膀,對身邊的掌院笑道。
  
  “這小家伙,就是你們法兵系回紋學首吧,很不錯,非常不錯!”
  
  曹坤聽到這話,身體一顫,臉上的表情比哭都難看,掌院笑了笑,沒說話,山羊胡等人也都神色古怪,不過此刻的王寶樂,已經從之前的題海中恢復過來,想到了曹坤之前的譏諷,于是臉上露出謙虛的表情,向著法兵系長老低聲開口。
  
  “前輩,那個……我不是回紋學首,他才是。”說著,王寶樂特意的指了指一旁哭喪著臉的曹坤。
  
  曹坤心里那個恨啊,可被眾人目光看著,他不敢露出,只能勉強露出笑意,抱拳拜見,可他的拜見還沒等完成,法兵閣長老就收回目光,好奇的看向王寶樂。
  
  “那你一定是靈坯學首了!”
  
  林天浩的面色突的一變,王寶樂赧然一笑,不管林天浩什么臉色,直接抬手指了指對方。
  
  “他才是靈坯學首,前輩,我是靈石學首。”
  
  法兵閣長老聞言詫異,似乎覺得有些不可思議,搖了搖頭,思索后,從身上拿出一枚玉簡,遞給了王寶樂。
  
  “這玉簡內,記錄了靈坯之后的部分鍛材學,你可先熟悉熟悉,自學摸索。”給完玉簡,這法兵閣長老在掌院陪同下離去。
  
  很快的,當掌院回來后,他向著眾人勉勵了幾句,又問了問王寶樂的學業,這才宣布這一次的講堂結束。
  
  山羊胡等人也都相繼離去,不過每一個在臨走前,都會多看王寶樂幾眼,尤其是山羊胡,更是看向王寶樂時,笑意滿面,他覺得自己當初的特招,特別的正確。
  
  于是在鼓勵了王寶樂幾句后,才與法兵系的老師們離開。
  
  隨著眾老師的離開,王寶樂立刻就被眾多學首帶著善意結交,彼此笑談中一起走下掌院峰,在峰下才各自回到了所在系。
  
  唯獨曹坤與林天浩,二人面色陰沉無比,死死的盯著王寶樂的背影,如果目光能殺人,曹坤此刻一定會上去狠狠地戳王寶樂千萬刀……
  
  “曹坤,你回去多努力一下……我擔心這胖子下一步,會奪你的回紋學首!”林天浩心事重重,哪怕知道提醒也沒用,可還是嘆了口氣,提醒曹坤。
  
  曹坤整個人呆了一下,他之前就感覺不妙,此刻更是呼吸變的急促,面色瞬間蒼白,立刻抱拳急速回到洞府,紅著眼,開始瘋狂的學習。
分分彩出号绝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