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三寸人間 > 第四十五章 我還有一個問題

第四十五章 我還有一個問題


  “寶樂師弟,凝聚靈氣之所以有數以千計的回紋,那是因為不同的靈坯秘方,對應不同的煉器材料,而根據靈坯與材料的不同,不能單一選擇一種凝聚靈氣的回紋,需要去搭配調整。”
  這句話說出時,曹坤身上出現了一股說不出的氣勢,那種對于回紋的掌握,使得他在回答上,不說一針見血,也相差無幾。
  能成為回紋學首,曹坤在回紋學中,是頂級的學霸,對于回紋學的知識掌握很是精湛,只不過學霸并不代表他的人品就一定要在水準之上。
  實際上,曹坤的氣量一向很小,睚眥必報的性格,使得他對敢于暴打自己,讓自己在法兵系丟人的王寶樂,恨之入骨。
  此刻抓住機會,他不介意去狠狠的打擊一下王寶樂,讓他在掌院面前丟人。
  “不知道我這么說,寶樂師弟能不能聽懂,如果你還是聽不懂,那么我也沒辦法了,我建議你,多去回紋學堂聽聽課,不要整日沉醉在學首的權力中,這是不務正業!另外這種簡單的問題,也不要拿在這里丟人了,你若還有,不用掌院回答,我來給你解答就是。”
  曹坤最后這句話,說的盛氣凌人,更有訓斥之意,說完他轉身向著老醫師一拜,這才坐下。
  林天浩在一旁向著曹坤微微一笑,其他各系學首也都相互看了看,沒有說話,至于老醫師,他知道法兵系這幾個學首不合,但這些學生之間的事,他也懶得理會。
  “大家還有其他問題么,沒有的話,這一次就到這里了。”說著,老醫師站了起身,準備結束這一次的講堂。
  “掌院,我還有一個問題!”王寶樂呼吸微微急促,眼睛里帶著光芒。
  若是換了其他時候,曹坤像之前那樣譏諷,王寶樂一定會瞪眼反擊,可如今他沉浸在回紋的題海里,曹坤給出的答案,對王寶樂而言,讓他心中瞬間好似開了竅,很多與靈氣回紋有關的疑惑,都剎那間解開。
  這種感覺,甚至都讓王寶樂覺得,自己在推演公式上,仿佛也都更快了一些,于是聽到老醫師的話語后,他急忙向著曹坤開口。
  “曹師兄,紋典里編號三一四九五的空白回紋,為何因刻畫的時辰不同,月份不同,甚至空氣濕度不同,就出現不同效果!”
  這個問題,讓王寶樂在公式計算上,每次都需要很久,哪怕算出了結果,可還是不明白原理,實在是回紋中存在了數萬諸如此類的沒有任何功效的空白回紋,偏偏在刻畫回紋時,又不能缺少。
  “這個……”曹坤愣了一下,王寶樂之前的問題,他覺得簡單,可如今這第二個問題,其難度跳躍太大,尤其是涉及到了空白回紋,頓時讓曹坤也都遲疑起來,思索很久,才勉強回答出來。
  可他剛剛回答完,王寶樂那里就精神振奮的再次開口,問出了新的問題。
  “曹師兄,回紋中的注解里,曾經在第七十九萬零三道中,提出了觀器的概念,這個觀器我有一點疑惑……”
  “曹師兄,回紋第九十萬道至九十一萬道之間,多次加入了水汽符文,這一點我也不太明白,還請曹師兄解惑……”
  “曹師兄,還有借靈……”
  就這樣,他的問題接二連三,越來越難,曹坤的額頭慢慢流下汗水,漸漸全身都被浸濕,心底都在暗罵。
  他覺得王寶樂一定是故意的,可偏偏是他之前主動跳出來,此刻騎虎難下,不由得胸膛起伏不定,焦急無比,那種身為回紋學首,卻回答不出來的感覺,讓他抓狂,以至于只要聽到曹師兄這三個字,他就忍不住身體一顫,看向王寶樂時,目中竟都出現了血絲。
  林天浩也逐漸皺起眉頭,很多問題他也無法回答,至于四周的其他學首,此刻一個個都很是吃驚,尤其是看到曹坤也都不斷擦汗后,他們的訝異更大。
  就連掌院也都饒有意味的看向王寶樂,眼看曹坤已經詞窮,他啞然一笑,接過了問題,淡淡開口。
  “王寶樂,你最后的問題里,提出的借靈,實際上你理解有些錯誤,真正的借靈,講究的是借助天地靈氣,更可借助其他法器的靈氣,甚至天地萬物,山川河流,乃至眾生,一切可借!”
  這句話一出,王寶樂只覺得腦海轟的一聲,那種醍醐灌頂的感覺,瞬間很多回紋上的壁障,直接就被瓦解,只覺得念頭都通透無比。
  “多謝掌院提點,弟子還有一個問題……”
  王寶樂興奮中,轉頭向著掌院開始了他的問題攻勢,那一個又一個問題的問出,剛開始時掌院的回答還很輕松,可漸漸地額頭也沁出汗水。
  至于曹坤,此刻也都暗自心驚,很是慶幸掌院剛才接過了王寶樂的問題,否則的話,自己這里怕是會尷尬到了極致進而出丑當場,畢竟王寶樂后面所問的那些,他連聽都沒聽說過。
  而如今王寶樂提出的問題,從淺入深,越來越難,因為他掌握的回紋是公式推演,與眾人不同,某種程度來說,這二十多天對公式的推演與計算,使得王寶樂自己都不太了解,自身到底對回紋掌握到了什么程度。
  但隨著他不斷地推演與計算后,他漸漸發現,影響自己進一步心算的障礙,是自身缺少了一些回紋的基礎知識,以及他通過計算公式發現的,很多其他人根本就難以觸及的對比與不同。
  如今借助這個機會,先是曹坤,后是掌院,他們的解答,讓王寶樂的頭腦就仿佛是運轉的機器中滴入了機油一般,越來越快,隨著一道道壁障的瓦解,他對于公式的推演速度,也都瘋狂攀升。
  “多謝掌院,我還有一個問題,您剛才說回紋與回紋之間,會有交叉,可我發現想要得到速度回紋,利用風回紋也可,利用動能回紋也可,很多辦法,可怎么做才能重疊,讓效果更好?”
  當王寶樂問出了這個問題時,掌院忍不住擦了擦額頭的汗水,看向王寶樂時,目中都帶著一絲無奈。
  他心中苦笑,覺得壓力太大了,可面對學生的問題,又不能不去回答,可偏偏王寶樂的問題難度越來越大,如今這個問題,已經超出了他能回答的范圍,于是他趕緊取出傳音戒,將法兵系的山羊胡等人喊來。
  在山羊胡等人到來的過程中,四周的學首已經被這一幕驚呆了,哪怕這里是掌院講堂,也都忍不住開始了議論。
  “這王寶樂,怎么這么多問題……”
  “他竟把掌院都問住了……到底他是靈石學首,還是回紋學首啊。”
  在這四周眾人的低聲討論下,曹坤也覺得壓力極大,有種莫名的危機。
  不多時,當山羊胡與法兵系的老師到來后,他們看向王寶樂時,都神色古怪,在來的途中他們就聽說了這里的事,此刻紛紛落座,開始解答。
  掌院眼看救星出現,心底也松了口氣,于是又恢復了之前淡定的樣子,含笑看著眾人,可很快的……當王寶樂的問題陸續的問出,難度跨越也越來越大后,就連山羊胡等人,也都需要很久,且相互討論,才可以給出答案。
  究其根本是回紋百萬道,其中相互搭配后,不說能擴展百倍,也相差無幾,如此一來,這里面相互所產生的種種變化,沒有幾個人敢說能將其全部掌握。
  而王寶樂的公式,直接就破除了背誦,使得那百萬回紋以及百倍的變化,都在他的公式范圍之內,所以他的問題,才可以跳躍回紋的數量關卡,直接碰到了本質!
  到了最后,當他們好不容易商量出了答案,告訴了王寶樂后,王寶樂激動的一拍大腿。
  “我懂了,原來是這樣,多謝掌院,多謝系主,多謝諸位師長!”
  “我還有一個問題……”
  “想要制作一把能激發風刃的法器,需要冷熱兩種回紋形成循環,刻畫在不同的靈石上,而這兩種回紋又由大量基礎回紋組成,很多相似,如何去排列回紋,才能做到在一塊靈石上刻畫,相互借用。”王寶樂眼睛閃閃發光,此刻他早就忘記了這里是掌院講堂,在他看去,這里就是為自己解惑,提高自己心算速度的天堂!
  只是他這個問題一出,本已經壓力極大的眾人,一個個都倒吸口氣,眼睛睜大,腦海都轟鳴起來,尤其是回紋學堂的老師,更是忍不住失聲。
  “這是上院島法兵閣的高等回紋學的知識,你……你現在就開始鉆研這個了?”
分分彩出号绝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