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三寸人間 > 第四十四章 掌院講堂

第四十四章 掌院講堂


  這種煎熬的日子,不知不覺的過去了十天。
  十天的時間里,法兵系內,林天浩與曹坤對靈石學堂的清洗與算賬,依舊還在繼續,更多的人被牽扯進來,不過因人數太多,再加上此事風波不小,所以搜集證據需要時間,故而這些人都只是被禁足調查,還沒有太過實質的處理。
  不過所有人都能看出,這只是時間長短罷了,若沒有意外,這些人必定都會被不同程度的處分。
  而王寶樂這里,在這十天中,沒有離開洞府,最多就是走出夢境世界吃點東西后,他就咬著后槽牙,顫抖中帶著悲憤,再次進去。
  “天啊,什么時候是個頭兒啊……”王寶樂一想到熟悉公式心算的可怕,就覺得生無可戀,但想到自己的責任與目標,他就只能咬牙,大吼中繼續忍受煎熬。
  在那不斷地閃電霹靂下,王寶樂對于公式的計算能力,突飛猛進的提高,雖還是會被閃電轟擊,可他痛的嗷嗷大叫中,心算的時間也在飛速銳減。
  這一切,都是被逼出來的,尤其是那閃電的力度,也越來越大,劇痛的感覺,讓王寶樂不得不瘋狂,激發出了全部潛力。他很擔心,自己若是不努力,真的會被劈死。
  此刻只要不是特別復雜的回紋排列,他都可以在幾個呼吸的時間里,直接給出答案,可顯然面具對于這一切并不滿意,于是給予王寶樂計算的時間更少,同時列出的回紋數量與難度也更多。
  于是,王寶樂的慘叫,越發的凄慘。
  直至又過去了十天,王寶樂整個人已經魔怔了,若非是來自掌院的傳音,使得他暫停了于夢境中的修煉,恐怕他都忘記了時間流逝。
  縹緲道院下院島各系的學首,之所以為被稱之為掌院門徒,就是因為他們每隔一段時間,都會被掌院召集過去,開啟掌院講堂,為他們單獨授課,回答與講解學首提出的問題,這種事情,學首是必須要來的。
  整個下院島,也唯有掌院一人,可以做到這一點,對下院島的所有系的課程與知識,不說了如指掌,可也都有研究,所以他才可以對每一個學首進行指導,甚至偶爾還會請來上院的修士,在一旁對學首加強指點。
  眼下,這一次的掌院講堂開啟,所以才有了王寶樂被傳音召集之事。
  洞府內,走出夢境世界的王寶樂,他全身上下已經被電了不知多少次,如今走路都本能的一顫一顫,情緒萎靡,披頭散發,目中更是時而茫然,時而好似推演,哪怕從夢境世界走出來,也都是口中自言自語。
  “想要形成速度回紋,需要七百三十一種基礎回紋搭配計算,要進行九次公式推演……”
  “凝聚靈氣的回紋,有三千一百八十五種方式,第一種的計算公式是……”
  在這沉浸腦海無數公式題海的懵怔中,王寶樂晃晃悠悠的走出了洞府,一路八成精力都在推演公式,只有兩成精力放在走路上,就這樣,一路上所有看到王寶樂的學子,都在注意到王寶樂的狀態后,紛紛愣住。
  “王寶樂這是……怎么了?”
  “怎么感覺他好像傻了啊,你們看,他嘴里在叨咕什么?”
  “不對啊,難道他因被架空,受不了刺激瘋了?”法兵系的眾人紛紛小聲議論,王寶樂沒去注意四周,此刻一邊推演腦海的無數題海,一邊來到了掌院峰。
  這掌院峰他還是第一次到來,若是換了以往,王寶樂必定多留意一番,可如今他腦海都昏昏沉沉的,勉強打起精神走上山峰,到了掌院閣。
  因路上都在思索推演,所以來到此地時,王寶樂雖沒遲到,可卻是最后一人,剛一進入大殿,他就看到四周坐著所有系的學首,鄭良,曹坤,林天浩都在里面。
  掌院講堂內,不允許喧嘩之聲,所以鄭良目中帶著關切點頭示意,而曹坤則是輕蔑一笑,至于林天浩,他雙目內有陰冷一閃而過,隨后對王寶樂無視。
  其他學首,此刻也都紛紛注意王寶樂,畢竟前段時間王寶樂聲名鵲起,如今雖失勢,可終究也算風云人物。
  只是打量后,紛紛心底有些失望,畢竟看著王寶樂此刻的樣子,讓他們難免誤會,以為他是自暴自棄了。
  而他們的前方,老醫師坐著蒲團上,原本閉目,察覺王寶樂進來后,睜開眼看了看,注意到了王寶樂此刻的萎靡模樣,老醫師也都詫異了。
  王寶樂強行打起精神,向著老醫師一拜,這才找了個位置坐下,對于老醫師的身份,他之前就已經知曉了,畢竟此事不是秘密,至于四周人的想法,他已經沒精力去理睬了。
  此刻坐下后,他再次沉浸在腦中的公式題海里,這已經是成為了他的一種本能,被劈了二十多天的閃電,已經讓王寶樂恐懼了,生怕耽擱了推演,回去后無法瞬間解開公式,再次被電。
  眼看王寶樂那無精打采的樣子,老醫師暗自搖頭,收回目光,開始了這一次的講堂,從機關系,丹道系,到古武系,法兵系,甚至陣紋系,悟道系,這下院島的所有系,在這一次講堂里,都被老醫師提起。
  “在老夫來看,其實各個系,都有相通之處,比如機關系與法兵系,都是講究煉制物品,而又少不了陣紋系,如回紋之法,與陣紋就有相似之處……”
  “哪怕是戰武系,也不僅僅是修煉身體,日后若你們能考入上院島就會明白,大道艱難,需你等相互之間配合,相互扶持,才可在修行之路上越走越遠。”
  “還有悟道系,也不要自暴自棄,如今整個聯邦,對于悟道系都有一個共識,悟道之法,是未來追求大道的必經之路!”
  老醫師的侃侃而談讓大家感覺不到時間的流逝,每個新的知識,似都被他信手拈來,時而詳細,時而一兩句話就直接說到了重點,即便是四周學首都是各系學堂的翹楚之輩,可也收獲不小。
  畢竟能成為下院島的掌院,自然有其不俗之處,甚至有傳聞,老醫師就算是在上院島,曾經也都是聲名赫赫之輩。
  只不過因為年紀大了,這才來到下院島,負責為縹緲道院培養能考入上院島的種子。
  這一次的講堂,直接講了數個時辰,當黃昏快要到來時,老醫師喝了一口茶水,這才停頓下來,哪怕講述了一天,可在他身上看不到絲毫疲憊之意,此刻放下茶杯后,老醫師臉上帶著笑容,目光掃過四周的學首。
  “今天就講到這里了,你們有沒有什么問題要問?”
  老醫師話語一出,四周的學首紛紛抬頭,一位悟道系的學首,當先問出了問題。
  “掌院,您之前說悟道系是通往大道的必經之路,而悟道一途,直指本源,那么本源又是什么?”
  對于這個問題,四周學首紛紛認真思索,事實上悟道系于縹緲道院,地位有些特殊,這一系的學子沒有正式的課堂,幾乎全部時間都是感悟天地悟道中,成為悟道系學首的方法,也是與其每個月所寫的感悟論文有關。
  實際上若非上一任聯邦總統就是出身悟道系,也證明了悟道系一旦成功就能立刻驚鳴天下的話,這一系早就被取消了。
  老醫師聞言微微一笑,摸了摸胡須后,淡淡開口。
  “本源之法,以老夫的修為與認知,也很難真正摸索,只不過劍陽碎片里,曾有一段介紹,天地萬物,皆本源!本源萬法,取一法便可行走蒼穹之上!”
  那位悟道系學首若有所思,點頭后不再發問,很快的,其他系的學首也都陸續問出各種問題,每一個問題,老醫師的回答都很從容,有的能直接解惑,有的則是回答后,讓人深思。
  很快的,當所有人都差不多問完的時候,王寶樂也抬起頭,勉強提起精神,他也有問題要去解惑,因為這段時間他在解答公式上,遇到了很多雖能解開,可卻不是很理解的關于回紋的疑惑。
  “掌院,弟子有個關于回紋的問題。”
  “凝聚靈氣的回紋,有數百上千種,每一種的作用都是凝聚靈氣,可是為何會有這么多種類,又有什么意義?”
  王寶樂話語一出,沒等老醫師開口,一旁的回紋學首曹坤,就笑聲傳出,直接站了起來,向著老醫師一拜。
  “掌院,這么簡單的問題,回紋學堂但凡聽過幾堂課的學子,都能回答,請掌院允許我來為寶樂師弟解答。”
  得到老醫師的同意后,曹坤轉頭,以老醫師看不到的角度,望向王寶樂時,目中帶著毫不掩飾的不屑與輕蔑更夾雜著一絲憎恨。
分分彩出号绝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