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三寸人間 > 第四十章 學首變革

第四十章 學首變革


  時間流逝,三天過去。
  這三天里,王寶樂沉浸在背誦回紋之中,他用玄鐵銀沙從黑市換來的丹藥,成為了他記憶回紋的主要助力。
  在這大量高品質丹藥的輔助下,王寶樂終于將那些回紋,背誦到了近十五萬道!
  可他整個人,也都覺得要死了一樣……
  此刻頭脹抓狂下,王寶樂取出零食剛要去吃,可看著自己的零食袋,發現上面似乎彌漫了回紋,這種錯覺,讓王寶樂呆了一下。
  “怎么回事……”王寶樂用力眨了眨有些模糊的眼睛,零食袋在他的目中似乎恢復了正常。
  愣神中,王寶樂打開零食袋,取出里面的薯片,可看了一眼后,他的眼睛猛地睜大。
  “這薯片怎么也都是回紋,莫非我有了特異功能!!”王寶樂嚇了一跳,他覺得自己出了問題,不然的話,怎么能在零食上看到回紋。
  王寶樂緊張中拿起冰靈水,想要壓壓驚,可望著冰靈水的瓶子,他依稀間似乎看到就連這瓶子,也都有無數的回紋游走……
  這一幕,頓時就讓王寶樂震驚了,他趕緊站起身,只是在起身時,天旋地轉的感覺驟然而起,在他的目中,這洞府內的墻壁上,也都有數不清的回紋,扶著墻到了樓臺,看去時,天空,大地,草木,甚至仿佛空氣里,也都是回紋。
  這一幕,讓王寶樂意識到,這不是自己有什么特異功能,這是因為他背誦回紋太多,又吃了不少丹藥,所以出現了養氣訣下篇里提到的副作用,產生了幻覺……
  “天啊,這些回紋要把我逼瘋了!”
  頭暈目眩間,王寶樂直欲抓狂,他這段日子,除了幾次外出,其他時間都是在嗑藥背誦,而十五萬道回紋的數量,依靠丹藥之力累積在腦海里,需要極大的承受能力,漸漸就出了幻覺。
  靈元紀以來,法兵系背誦回紋的學子里,背的瘋了之人,也不是沒有。
  畢竟如此驚人的背誦學業,極其恐怖,要知道哪怕是文字,常規所用的也只是幾千個而已。
  十五萬的數量,怕是可以將好多種語言的文字都背誦一遍的樣子,此事放在千年前,幾乎不可能做到,而靈元紀的到來,隨著養氣訣的普及,人們的身體與大腦,都得到了蛻變,這才使得這曾經不可能的事情,有了轉變。
  可這些回紋與文字還是有區別的,那一道道雖有不同,可若不仔細去看,還是很難看出差距,如此一來,就使得背誦的難度無限的加大,尤其是還需理解其意,每一道回紋都代表了不同的效果,所以在這背誦下,王寶樂覺得自己要瘋了。
  最讓王寶樂覺得郁悶的,是他知道,如自己這樣背誦到十五萬道的,在法兵系不算很厲害,雖超越他的不是一抓一大把,可十個人里,差不多就會有一個和自己背誦數量相近之人。
  畢竟能考入四大道院的學子,學霸居多。
  而且,這還是他沒有去將這些回紋相互搭配,畢竟這涉及到了靈坯學,否則的話,難度更大。
  而幻覺的出現,就更是讓王寶樂不敢繼續吃丹藥了,他很擔心,自己這么背誦下去,會真的瘋了。
  一想到自己還沒成為聯邦總統,王寶樂就覺得自己千萬不能瘋,同時腦海里忍不住去想,如果自己瘋了的話,一定控制不住體重,到了那個時候,怕是會很快就與胖爺爺們團聚。
  想到這里,他的思緒又浮現出了一幕畫面,畫面中自己流著口水,傻呼呼的與一群胖爺爺們一起背回紋……
  “不能再想了!”王寶樂一個激靈渾身肉抖,倒吸口氣,他覺得這么下去不是辦法,遲疑了一下后拿起養氣訣下篇翻了翻。
  “背誦十萬道以上,就算是符合回紋學堂的基礎要求,要不我就先不背了,先去學習靈坯學……這樣相互搭配,說不定效果更好?”王寶樂想到這里,立刻就覺得這是一個好主意,于是趕緊去研究靈坯學。
  這靈坯學說起來,就是將回紋刻畫在靈石上的技巧,需要大量的嘗試,才可最終熟練,同時還需要去記憶海量的靈坯秘方。
  這些靈坯秘方記錄的,就是不同回紋之間的搭配法,通過這些搭配,在熟練了刻畫后,最終煉制出靈坯。
  說來簡單,可實際上真正去學習,難度一樣不小。
  可對王寶樂來說,此刻只要不是去背誦回紋,其他事情無論做什么都可以,于是在這研究下,拿出靈石,開始嘗試刻畫。
  就這樣,時間一天天過去,王寶樂在這痛不欲生的學業中,不斷地嘗試尋找各種辦法去學習,只是效果依舊不佳。
  就在他這郁悶之意到了極致,恨不能將養氣訣下篇撕掉時,縹緲道院內,突然有傳聞流出。
  這傳聞與學首有關,傳的有鼻子有眼,似乎是說四大道院都在陸續針對學首制度改革,因之前的舊有規定,使得學首這個身份權力過于驚人,尤其是各自為政下,好似一盤散沙,太過分散的同時,不利于團結,此事要被廢除。
  換上新的制度,簡單來說,就是在每個系,建立一個學首議會,每個學首有一票的權利,大家通過投票,少數服從多數,共同來管理本系院紀部。
  其中四大道院里的白鹿道院已經開始實施新的制度,至于其他三大道院中的白鹿分院以及圣川道院,還有縹緲道院,如今也要選擇一個系作為試點。
  一旦成功,則推廣至下院島全系開始實行。
  這傳聞短短的時間就擴散開來,立刻就引起了無數人的議論,雖這事看似只對學首制度改革,可實際上牽一發而動全身,一旦學首變革,必定影響院紀部,影響所有學子。
  在這眾多的議論里,各個系的學首也都坐不住了,紛紛用各自的人脈去打探消息,王寶樂雖閉關背誦,可柳道斌等人聽到此事后,一個個緊張無比,趕緊來找王寶樂問詢。
  王寶樂聽說此事后也愣了一下,揉了揉脹痛的眉心,向鄭良那里問了問消息,只是鄭良雖八面玲瓏,對此事也了解不多。
  就在整個道院都在關注此事,所有系的學首都不同程度的緊張時,掌院通告整個道院,確定了學首制度改革之事!
  “廢除原有學首制度,改為學首議會投票制,此舉以法兵系作為試點,先行展開!”
  這通告一出,其他系的學首都松了口氣,而法兵系內的學子,則是紛紛心神震動,明眼人能看出,之后的法兵系,怕是風波驟起。
  而柳道斌等人則是在聽說此事后,心里非常擔心,實在是這種議會制,對于王寶樂而言,不利到了極致!
  王寶樂也是第一時間接到了通知,同時鄭良那里也打探到了一些風聲,向著王寶樂傳音。
  “寶樂師弟,你要小心一些,我聽說這一次的試點原本是要放在機關系的,可因你們靈坯學首林天浩的申請,以及副掌院的大力支持,這才改變了計劃,放在了你們法兵系!”
  鄭良話語的傳來,讓王寶樂神色變化,只是此事來的突然,還沒等王寶樂這里想到什么對應的辦法,他的傳音戒內,就傳來了一個陌生的聲音!
  “靈石學首王寶樂同學,我是靈坯學首林天浩,奉掌院之命宣告,于明日清晨,來我靈坯學首閣,進行我們法兵系第一次學首會議!”
  林天浩,這是他第一次與王寶樂對話,聲音平靜,聽不出喜怒,但卻有一股莫名的威壓,似乎從那傳音戒的話語里,回蕩在王寶樂的洞府中!
分分彩出号绝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