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三寸人間 > 第十章 無敵戰武系

第十章 無敵戰武系


  太虛噬氣訣,與養氣訣有相似之處,可原理卻有很大不同。
  養氣訣是將天地間的靈氣引導進入體內,可因身體有看不見的空竅,所以無法留住靈氣,但也因此,能以身體為媒介,將靈氣引入手中的空白石內,從而形成靈石,且自身在這個過程中,潛移默化增強體質。
  而太虛噬氣訣就仿佛在體內形成一個黑洞,使得全身上下無不充滿了強烈到極致的吸力,就好似吞噬一般,將天地間的靈氣瘋狂的吸噬來,哪怕常人身體有無數空竅,留不住靈氣,但在這吸力下,超越了散的速度。
  最終就使得靈氣在身體內不斷地積累,同時也正是因這種高度的凝聚,所以不需要空白靈石,就可在手中凝聚出……靈石!
  如此一來,在純度上自然就遠超旁人,畢竟擺在法兵師面前對于靈石純度最大的難點,就是如何祛除空白靈石本身蘊含的雜質。
  這種功法,在如今的聯邦有人提出過類似的概念,可卻無人能做到,只存在于想象中,但如今……在王寶樂的面前,這一篇太虛噬氣訣,完美的解決了一切。
  “看來修煉這太虛噬氣訣,吸噬之力會從小到大,越來越強……”王寶樂激動中離開了夢境,盤膝坐在洞府內,雙眼冒光,只感覺學首已經在向自己招手,越發的興奮,渾然忘記了一切事情,閉上眼,全身心的沉浸在對太虛噬氣訣的研究與修煉上。
  他有好幾年的養氣訣底子在,對于引導靈氣不陌生,此刻隨著靜心,立刻就感應到了四周天地內,近乎無限的磅礴靈氣。
  只是這太虛噬氣訣看似簡單,可在實際修煉上,還是有不少難點,王寶樂一開始磕磕絆絆,很多時候靈氣被吸來,但卻比不過消散的速度,可他的性格是一旦有了目標,就可形成執念,就如同在那夢境考核里,他可以不顧劇痛去拼命加分一樣。
  “按照噬氣訣的說法,要先在體內形成噬種,讓其成為身體的一部分,隨后才可壓過消散的速度……”
  此刻的王寶樂,再次爆發了他性格中的執著,在之后的半個月內,他沒有再去上課,就算是吃飯也都是匆匆而去,飛速歸來后又陷入研究與修行中。
  與此同時,下院島眾系山峰之中的掌院峰中,此刻山頂有一處池塘,池塘邊一間茅屋外,老醫師正坐在那里垂釣。
  柔和的風吹來,將四周的垂柳搖晃,倒映在池塘里,別有一番意境。
  唯獨在老醫師旁,站著的副掌院,那位黑衣中年,此刻額頭冒汗,很是局促不安,直至許久,他深吸口氣,向著掌院抱拳深深一拜。
  “掌院,我錯了。”
  老醫師好似沒有聽到,依舊垂釣,直至過了半晌,副掌院擦了擦額頭的汗水,態度更為恭敬,再次低聲開口。
  “屬下錯在明知王寶樂事件可以作為一個正面的典型與榜樣,使得學子對道院更有向心力,可卻偏偏選擇了另一條道路,甚至指使丹道系的老師去點出作弊之事。”
  隨著他說完,發現老醫師神色依舊沒有什么變化,副掌院的汗水更多,再次低聲說話。
  “屬下更錯在不該貪圖法兵系的特招名額,從而動了私心,試圖將王寶樂驅出道院……甚至引導了其他老師的心態……”副掌院再次擦了擦汗水,心底苦澀,實在是他判斷錯誤,之前以為是掌院不滿王寶樂,這才借助這個機會,一方面出手懲治,一方面為自己謀取利益。
  可沒想到,最后王寶樂竟能翻盤,而這一切的重點,他明白一方面是王寶樂的言辭,更重要的,是掌院的態度。
  直至此刻,老醫師才抬起頭,淡淡的看了副掌院一眼。
  “既然知道錯了,那就下去吧。”
  副掌院長松口氣,他跟隨掌院多年,知道對方能這么開口,就代表這件事已經算是化解了一半,此刻恭敬的一拜,這才離去,直至走遠,他想起了王寶樂,目中露出一抹陰冷,可也知道短時間不能動手,且這種小人物,哪怕有點手段,但他也沒有放在眼里。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在他離開后,老醫師的身邊,無聲無息間,出現了一個老者,這老者好似仆從一般,佝僂著身子,站在老醫師身后。
  “掌院高明,借此事不動聲色間,敲打了一下副掌院高全,想來這一次,他能收斂很多,不過他認錯了好多,可終究最錯的一點沒有承認,那就是手伸的太長了。”
  “另外屬下也查清楚了,這一次事件,是法兵系的靈坯學堂學首,暗中操控輿論,同時副掌院那里,與此子接觸較深,法兵系的特招名額,也是那靈坯堂學首索要,似乎背后還有其父的引導。”老者低聲笑道。
  “靈坯學首的父親么……堂堂聯邦十七議員之一的大人物,不會用這么粗糙的手段,這件事,到此為止吧。”老醫師笑了笑,目中深處露出一抹譏諷。
  “他若攀上了議員,我倒也能高看他一眼,可攀上其子,這高全,終究是沒有腦子。”
  “掌院,這種三心二意的小人,何不……”老醫師身邊的老者遲疑了一下。
  “還不到時候……”老醫師目中帶著深邃,這種被他好不容易樹立出來的吸引仇恨的人物,價值之大,外人是不會了解的。
  “以后總有人會忍不住去動這高全,而無論如何,動他,都要來我這里進行一些交換。”老醫師笑了笑,心底低語。
  時間流逝,在王寶樂的修煉中,三個月過去。
  三個月里,因王寶樂的深入簡出,使得法兵系對他這里的議論也都淡了太多,又因學業的繁重,漸漸大家也都不再關注。
  從某種意義上,王寶樂的確做到了他一開始就想要的低調……
  總算功夫不負有心人,終于在三個月后的這一天,王寶樂的體內,勉強的形成了一個他能感受到的黑洞噬種。
  感受著體內散出的吸力,王寶樂振奮的擦了擦汗水,只覺得自己距離成功又近了一步,趕緊再次修煉。
  有了噬種后,洞府內的靈氣頓時就好似流水一般,緩緩地被改動方向,直奔王寶樂而去,漸漸地,不僅僅是洞府內,就連洞府外的靈氣也都如此。
  到了最后,他所在的區域,靈氣好似被撼動一般,形成了一個看不到的漩渦,而在這漩渦的中心,正是王寶樂體內的……黑洞噬種。
  大量的靈氣被吸噬來,終于超越了他身體自然的流散,使得靈氣開始了凝聚與積累,進而帶來一種難以形容的舒服感,好似全身上下有無數小手正在按摩一般,好在王寶樂雖沉浸,可還是知道自己要做什么,漸漸抬起右手,利用太虛噬氣訣的功法,去凝聚靈石。
  只是到了這里,太虛噬氣訣的另一個難點出現了,濃郁靈氣雖可以凝聚在一起,可這里面稍微一個不留意,就會失敗。
  而一旦失敗,大量被凝聚在一起的靈氣,就會擴散開來,又被飛速的吸入王寶樂體內,再次積累。
  “我就不信了!”王寶樂有些瘋狂,那種眼看著就可以成功的期待,使得他更為執著,直接一次性的就買了大量的食物,其中零食居多,如同閉關一般不離開洞府,吃喝拉撒都在家中解決,徹底沉浸在修煉里。
  漸漸地,他自己都沒發現,他原本就圓圓的身體,更加的圓了……肉越來越厚……尤其驚人的是他身上的肉滿是光澤,雖說不上晶瑩剔透,可也細潤無比。
  現在他的這身肉絕非尋常,而是靈氣積累導致,從而形成的靈脂,畢竟脂肪本就是身體多余能量的轉化,而如今王寶樂體內的靈氣早已超越常人,又在這不斷地吸噬與煉靈石的失敗下,不由得越來越多。
  好在他穿著的特招學袍材質特殊,有很大的彈性,以至于哪怕到了此刻,也依舊沒有撐破,至于王寶樂,他如今臉都變了形狀,油光锃亮的,眼睛看起來也越來越小……
  就這樣,不知不覺的,又過去了一個月,途中王寶樂雖也發現了自己的體重,可一門心思在煉靈石里的他,直接就將其忽略了,終于……在這一天,王寶樂激動看著手心內出現了一枚菱形靈石,在測試了其純度后,仰天大笑。
  “成功了,哈哈,我終于成功了!”
  “不是五成純度,而是七成半!!”
  王寶樂非常激動振奮無比,實在是他之前在鳳凰城多年來,也只能煉制出純度在五成多一點的靈石,可如今竟煉出七成半,要知道聯邦第一道院白鹿道院的報考標準,也只是七成以上的靈石而已。
  心滿意足下,王寶樂只覺得自己現在已經非常厲害了,正要起身走幾圈來宣泄自己的興奮,可他剛要站起,卻險些沒有起來,這就讓他一愣,低頭時看著自己比半年前明顯胖了近乎一倍的身軀,尤其是紅色的特招道袍,已經都被撐的變形了,露出那一身靈肉……
  他的呼吸慢慢急促,他的眼睛猛地睜大。
  “這……這……”王寶樂哀嚎一聲,沒有了沉浸在煉靈石中的執著,他立刻就意識到了此刻的自己,麻煩大了。
  “天啊,我只是一個沒留神啊,怎么……怎么就這樣了!!”王寶樂哆嗦了,他的腦海瞬間就浮現出自己看過的族譜,頓時就緊張恐懼,趕緊伸出粗大的手指,欲哭無淚的算了起來。
  可算了半天,他發現自己無論怎么算,按照族譜內那些胖爺爺去世的年紀,自己這里……似乎都是活不了太久的樣子,這就讓他真的流淚了。
  “我還沒當上學首,我還沒當上聯邦總統,我不想和胖爺爺們團聚啊。”王寶樂恐懼之下,滿腦子都是想要減肥的念頭,可這減肥之事他曾經做過好多,效果幾乎沒有,這就讓他抓狂了。
  “運動,我要運動,我要跑步,趁著這些肉剛剛出現,或許還能有救!!”王寶樂狠狠咬牙,他此刻能首先想到的,就是跑步了,于是趕緊走到洞府大門處。
  好在他雖胖了一圈,可還不是無藥可救,能從大門出去,剛一走出,陽光灑落在他那夸張的紅色道袍上,看著自己那龐大的影子,王寶樂頓時就悲憤了,大吼一聲,用出了好似吃奶般的力氣,瘋狂的在法兵峰上狂奔。
  在這悲催的狂跑下,王寶樂也發現了自己的一些不同,似乎他不會累,體內有濃郁的靈氣支撐一切消耗……使得他速度飛快,仿佛覺得法兵峰太小,認識自己的又太多,很快的王寶樂就直奔峰下,開始繞著下院島奔跑而去。
  這一天,很多法兵系的學子都看到了一個紅色的球,從自己身邊掠過,一個個都愣了一下,傳出驚呼,但那紅球速度太快,尤其是遮著臉,他們也看不清具體樣子,于是在靈網上,出現了不少傳聞與議論。
  “我今天看到一個球……”
  “我也看到了!”
  “有點眼熟,好像是……特招學子的道袍?”
  在法兵系的討論中,此刻在下院島的湖邊,正有一群戰武系的學子,一樣在跑步,人群中有戰武系的特招卓一凡,更有陳子恒等人,他們的身邊,更是跟著一個中年男子,此人是戰武系的老師,正一臉肅然的帶著眾學子奔跑。
  相較于其他系的學子,戰武系更像是軍人,這是因為戰武系講究鉆研一切古武,若論實戰,更是眾系之首,其內的學子任何一個,都必須身體強壯,所以有一個基礎的鍛煉項目,叫做環島跑。
  其目的是為了讓新生盡快提高身體素質,從而順利進入氣血境,此刻雖開學半年,可戰武系的環島跑,依舊還時而進行。
  “都跑快點,你們沒吃飯么!”戰武系的老師,瞪了一眼身邊的學子,大喝道。
  雖口中這么說,可看著這些孩子們一個個都精力充沛,生龍活虎的樣子,他還是很滿意的,尤其是卓一凡與陳子恒,雖已經過了環島跑的境界,可都順從的跟隨,這就更讓他覺得孺子可教。
  “你們要記得,我戰武系,不屑煉器,不屑煉丹,我們要的就是自己的身體,要的就是肉身極致,管他是法寶還是毒丹,他們都是弱雞,我戰武系,一拳鎮壓!”
  “我們拳腳剛猛最強!”
  “我們跑步速度最快!”
  “我們肉身無敵!!”隨著中年老師的大吼,那些學子們也都一個個振奮,相繼咆哮,一時之間氣血滔天,似乎真的可以鎮壓一切煉器煉丹的弱雞……
  眼看這群小子們如此氣勢,中年男子得意,正要接著再說幾句,可就在這時……在他們的身后,有一個紅色的肉球,直接就從身邊飛滾而過……
  ----------
  今天是我農歷的生日,求推薦票!
分分彩出号绝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