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三寸人間 > 第六章 麻煩大了

第六章 麻煩大了

在經歷了登記、領取功法、道袍等瑣事之后,當王寶樂穿著特招學子所特有的紅色道袍,站在靠近山頂區域的一處雖偏僻,可卻風景秀麗的建筑前時,他的嘴巴都快要咧到耳朵上了。
  
  在他的面前,是一座紫色的石門,隨著石門的開啟,露出的赫然竟是一處洞府!
  
  “這就是傳說中的洞府啊!”王寶樂無法不激動,實在是對于學子而言,絕大多數都是居住在如宿舍般的閣樓里,只有不多的一些人,才有資格居住在山峰的洞府內。
  
  畢竟物以稀為貴,一座山的閣樓可以更多的修建,而洞府則是固定的,難以增加,且洞府都存在陣法聚靈,靈氣自然比閣樓濃郁太多。
  
  所以哪怕王寶樂的洞府不大,可也足以讓無數學子羨慕的不得了。
  
  感受著自己與眾不同的道袍,看著自己的洞府,王寶樂見四下無人,終于忍不住,仰天大笑起來,只覺得意氣風發,走入洞府后,發現這洞府雖不大,可卻有一處樓臺,伸出山峰足有兩丈,站在那里就好似站在天空一般,得意的他,索性坐在樓臺上,看著外面的天空與大地,心情格外美好,取出一包零食。
  
  在這美好的心情中,王寶樂一邊吃著零食,一邊將取來的縹緲道院特有的武道功法打開,看到了第一頁上,以蒼勁的筆力,寫著的三個大字!
  
  古武訣!
  
  這古武訣并非只有法兵系獨有,而是整個下院所有學系的學子,都必須要學習的基礎功法,新生到校,根據不同的選擇在進入各個系后,會學習到所在系的特有的知識體系,而這古武訣,則是為各個系服務,支撐各系知識的基本功法。
  
  “古武境三重,分別是氣血、封身、補脈!”隨著黃昏臨近,風也都清涼很多,吹在王寶樂身上,讓他很是舒服,觀看這功法的神情,也都專注了不少。
  
  直至天邊的晚霞漸漸被黑夜渲染,王寶樂抬起了頭,將這古武訣功全部看完,心底對于古武境,終于有了更為全面的了解。
  
  “氣血者力大無窮,封身者精確無比,一旦補脈……則肉身極致!”王寶樂深吸口氣,他想到了紅衣少年陳子恒那抽擊山脈的畫面,目中慢慢有些火熱。
  
  “想要成為聯邦總統,古武是一定要具備的,況且修煉古武也能減肥,簡直就是一舉數得啊。”振奮中,王寶樂就要開始嘗試去練一練,但卻神色一動,右手抬起在懷里一模,取出了半張黑色面具。
  
  看著面具,王寶樂目露思索,他無法忘記在考核中,這面具變得虛幻,以及其上浮現模糊文字的一幕。
  
  “這絕對是一個寶物!”王寶樂心臟跳動加速,他父母都是從事與考古有關的工作,正是因此,家里最多的就是這些看起來破破爛爛的東西。
  
  而王寶樂也曾幻想,說不定這些古董里藏著寶物,可他從小到大,幾乎每一個古董都把玩過,甚至都偷偷的滴了血,也沒見哪一個出現不俗之處。
  
  此刻拿著面具,他又仔細的研究一番,除了材質有些冰涼外,依舊沒覺得有什么不凡,最終想到是在考核那特殊的環境下,這面具才出現的變化,于是雙眼一亮。
  
  “看來我有必要去借一個類似的法器回來,或許能解開這面具的秘密!”帶著這樣的想法,眼看天色已晚,有些困乏的王寶樂回到了洞府內,美滋滋的整理行李,他的行李小包裝著的衣服不多,里面主要都是一些稀奇古怪的東西,甚至還有個很大的喇叭。
  
  “這些每一樣,可都是我收集的當官寶物啊,若非夢境里行李找不到了,我也不用那么拼命!”看著行李里的一個個寶貝,王寶樂得意中,打了個呵欠,正要睡去時,忽然他身體一個激靈,猛地坐了起來。
  
  “不能得意忘形,高官自傳里有不少典故,但凡得意忘形者,往往樂極生悲!”王寶樂吸了口氣,壓下自己的振奮后,開始琢磨白天里老師們的目光以及山羊胡的態度,又總結自己的特招身份,答案已經呼之欲出了。
  
  “他們一定是發現了什么端倪……”王寶樂分析到這里,頓時心里發涼,后脊梁骨有寒氣。
  
  “我這段時間一定要低調啊,最好沒有存在感……否則的話,就不妙了!”王寶樂愁上心頭,他可不想失去現在的一切,此刻頭痛時,不由得感慨自己吃虧就是吃虧在沒有靠山啊。
  
  “我要想個辦法,趕緊找個靠山了。”
  
  時間一晃,三天過去,隨著各個系的名單公布,這一屆的學子也都住進了各自的系峰,無論是院紀還是規則,都被新來的學子掌握后,道院的生活也即將步入正軌。
  
  這三天里,王寶樂很是低調,開始嘗試修煉古武訣,幾乎都沒有走出洞府大門,生怕被山羊胡注意到,他想著熬過這段時間,或許就能安全很多。
  
  只是他的愿望雖好,可隨著學子們的安定,有關他們來臨的路上,分區考核里的一幕幕事情,在道院的靈網上,開始了傳播,飛速的成為了話題。
  
  畢竟這一次近百的熱氣球飛艇,近百場同步進行的分區考核里面,出現了不少引人注意的新秀之輩。
  
  “你們聽說了么,這一次來自天云城的新生中,有個叫做呂京南的,此人竟布置機關斬殺刺骨蜥,極為厲害!”
  
  “這算什么,我聽說鳳凰城的考核里,出了個強者叫做陳子恒,只差一絲就是古武第二重的封身境,此人更是被八個系同時送出橄欖枝,聲名赫赫!”隨著下院島各個系在靈網上議論,漸漸地,更多的人被提了出來。
  
  “這一次最矚目的就是陳雅夢,傳說此女是天生靈體,能煉出八成純度的靈石,本可以進入聯邦第一的白鹿道院,可卻被我們縹緲道院付出大代價挖來!”
  
  “陳雅夢的確有非凡之處,可還有一個人,與他不相上下,甚至更有超越,此人就是卓一凡,據說他天生具備墨星眼,每次開啟,所看一切都會緩慢,而且已經是封身大圓滿,其身份更是神秘,傳聞是五世天族之一,已被戰武系用權限內定!”
  
  在這種種嘩然議論中,一個個此屆新秀,名聲迭起,就算是一些老生,也都在聽聞后壓力極大,而王寶樂這里哪怕想要低調,但他特招學子的身份以及考核里的表現,在那鳳凰城考核里的幾百學子的傳播下,也如星辰一般耀眼崛起。
  
  “這一屆的特招學子,只有兩位,一個是卓一凡,還有一人……就是王寶樂!說起這王寶樂,他具備高尚的道德,正氣凜然,舍己為人,為救同學,在紅骨白嬰蛇出現時,依舊沖入蛇海,為給同學換來生存的機會,以身飼狼,曾說出一句生是道院人,死是道院魂的撼心言辭!!”
  
  “還有,王寶樂最后看到了古蠻鬼熊時,哪怕重傷虛弱,也都掙扎著爬了過去,試圖以自己的身軀,引走鬼熊,拯救全部同學!”
  
  這些事跡被迅速傳開,使得王寶樂聲名赫赫而起,傳遍整個下院島。
  
  只是此刻的王寶樂,通過自己的傳音戒,在登錄靈網看到了這一切后,不僅心涼了,血都快涼了,只覺得大難臨頭,嚇的他趕緊發了一個告貼。
  
  “大家好,我是王寶樂,你們誤會了,其實我當時很害怕,之所以沖向蛇群,不是我無私,而是因為我覺得周小雅同學很漂亮,我想追求她,真的……”
  
  這段話,是王寶樂忍痛發出去的,想要自黑給大家降溫,他不敢高調了。
  
  可他怎么也沒想到,這告貼一發,居然迅速得到了無數學子的認同與回復,這里面主要是女同學,都在紛紛表態,說他是個男人!
  
  王寶樂只覺得眼前發黑,眼淚都快流了下來,哀嚎自己只是想給大家降溫,沒想到反倒增溫了,于是又發了一個告貼。
  
  “其實我之所以堵住狼群,是因為我中了毒,知道自己要死了,所以才想著死個痛快,最后救人的不是我,這一切的功勞都是陳子恒同學的!”
  
  寫完這些,王寶樂剛要松口氣,他覺得自己都把功勞推到陳子恒身上了,應該能被吸引過去,降溫了吧。
  
  只是……王寶樂的這口氣只持續了一小會兒,陳子恒居然也公開告貼,說若論武道,王寶樂不如我,可若論英武剛猛,舍己為人,我不如他!
  
  這告貼一出,頓時就沸騰整個靈網,畢竟陳子恒也是名人,他的話語分量十足,立刻就讓無數人爭相議論,使得王寶樂想要降溫的計劃,又一次崩潰,再次升溫,一時之間,都壓過了陳雅夢。
  
  這一切,讓他王寶樂恨不能一頭撞死,他絕望了,眼淚流了下來,心肝都顫了。
  
  “天啊,你們要弄死我啊,放過我吧,我錯了還不行么!”
  
  他流著淚,狠狠咬牙,再發一帖。
  
  “大家不要關注我了,我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胖子,我沒有什么優點,我貪吃,我好色,我貪財,我自私,我考入這里也是壓線才過,煉出的靈石純度也只是五成多一點,我真的就是一個普通人啊!!”
  
  王寶樂自己都覺得這一次自黑的很徹底了,有的沒的,只要是不好的,他都加入進去了,只是事情的發展,讓他再次驚掉了下巴。
  
  這一次居然是柳道斌站了出來,留下了一段讓無數學子,產生前所未有的共鳴與認同的話語!
  
  “陳雅夢是厲害,卓一凡更是不俗,可他們本就是新秀驕子,無論救人還是完成考核,都綽綽有余,可王寶樂不是,他是用生命在救人,就好似富人拿出一百靈石給你,和窮人拿出全部積蓄的一百靈石給你,意義能一樣么,王寶樂他和我們一樣,就是普普通通的學子,怎么可能沒有缺點,可越是這樣的人,他用犧牲去救人,就越是震撼,那鮮血淋漓一幕,我一生都無法忘記啊!”
  
  這段話,頓時再起轟動,使得下院島靈網議論到了極致,一時之間關于王寶樂的話題,超越了卓一凡,成為了這一屆新生的翹楚!
  
  王寶樂徹底傻了,呆呆的看著靈網,他自己都沒覺得自己這么偉大,好半晌才恢復過來,目中帶著絕望,好似生無可戀的取出一包零食,咔嚓咔嚓的咬牙吃了起來。
  
  “完了完了,我的麻煩大了啊!”
  
  果然,不久后,有鳳凰城一行飛艇上的老師,實在看不下去,在公開場合道出考核里關于王寶樂作弊虛假的一幕……
  
  就好似一石激起千層浪,引起軒然大波,轟動下院島!
分分彩出号绝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