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重生之最強棄少 > 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群英薈萃

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群英薈萃

    “還是算了……”
  
      張恒思考少許,拒絕了羅棄的提議。
  
      “人各有志,唉。”
  
      羅棄不掩飾自己的失望,苦著一張臉離去了。
  
      望著他的背影,張恒卻是平淡如水,他之所以拒絕羅棄,原因有三。
  
      其一,弱者抱團,看似美好,但實際上卻只是鏡花水月,一切都是虛假,因為從根本上來看,這里的二十個人,都是以個人為單位的,其他人,都是競爭者,都是敵人,這樣的團隊,能有什么凝聚力可言。
  
      其二,羅棄雖然沒有暴露出什么破綻,所說的也是有理有據,可是張恒,卻總覺的此人不可信。
  
      最后,很簡單,張恒的修為雖然看起來只是地魂境,可是不要忘記,他真正的實力,卻是元嬰大圓滿,就是化神也可以斬殺。
  
      這些天驕,最強的不過也就是地魂境圓滿,等同于金丹大圓滿,了不起斬殺個元嬰修士的水準。
  
      對付他們,張恒還需要聯合?
  
      他唯一顧慮的,便是暴露的問題。
  
      若他動用靈力,會不會被人發現。
  
      除此之外,再無絲毫憂慮。
  
      七日時間,匆匆而過。
  
      隨著一聲清脆的鐘鳴,眾人紛紛起身,看向大殿之外。
  
      被羅棄點名的那幾個天驕,眼中閃過的分明是期待之色,為了這一天,他們已經等待了多時了。
  
      而更多的人,則是擔憂,有一種又是期待,又是畏懼的感覺。
  
      至于那羅棄,則是直接就嚇得軟在地上,他的小腿肚子抽搐,很沒出息,許多人為之側目,眼里露出不屑之色。
  
      看到了張恒的注視,羅棄勉強的笑了笑,似乎有些尷尬。
  
      他的一張黝黑的面龐,如今已經變得蒼白,可見他是多么的恐慌。
  
      但,終究他還是隨著眾人,踏出了大殿。
  
      “神王旨意,大典開啟,請諸位登臺!”
  
      那一日,將張恒送到王城的凌天候負責接引眾人,他不屬于任何陣營,所以不假辭色,神色漠然,大手一揮,便是一座石臺飛來。
  
      “遵旨!”
  
      陳弓眼中閃過一抹濃烈的戰意,他下意識的深深看了身側的宮羽一眼,然后一步踏空,登上石臺。
  
      宮羽,淡淡一笑,似乎并沒有把他的挑釁放在眼里,也同樣登上石臺。
  
      “終于開始了……”
  
      納蘭姍姍臉上露出興奮之色。
  
      “我,我,我可不可以不上去?”
  
      羅棄吞口水,不愿意踏上這條必死之路。
  
      可惜,無人回答這種廢話。
  
      他咬咬牙,認命般,爬上石臺。
  
      在張恒登臺之時,凌天候的目光似乎微不可查的從他身上掠過,緊接著,便是一揮手,石臺飛起。
  
      偌大的石臺的飛行速度,絲毫不遜色飛行法器。
  
      不多時,樹祖已經遙遙在望。
  
      昔日,樹祖的綠蔭下,也不知道有多少神族在修行,但是近日,卻全部都被驅逐了出去。
  
      所有神族,站在數十里之外,遙望盛景。
  
      對于魂修來說,雖然站得遠了些,但是卻絲毫不影響他們觀禮。
  
      “開始了!”
  
      “近日就要選出神子了么?”
  
      “這可是我族的大日子!”
  
      許多人激動莫名,他們對于神子繼位,沒有半點的發言權,但是卻又莫名的興奮。
  
      云層之上,天候們也已經到齊了,多數人,神色淡然,而少數幾個,子嗣參選,所以眼中露出期待之色。
  
      這一天,大家都已經等待許久了。
  
      神王并沒有出現,老邁的他,已經多年未曾見人了。
  
      樹奴老人拄著一根拐杖,顫顫巍巍的走來,他看著眾人,說道。
  
      “孩子們,一個個的過來吧,樹祖會為你們覺醒天賦神通。”
  
      聞言,眾人紛紛抬頭,看向這座雄偉的不像話的巨樹。
  
      他們眼中,都有幾分虔誠之色,樹祖的歷史,便代表著巨木神族的歷史,這是圣物,能夠接受圣物的洗禮,他們感覺到榮耀。
  
      “我先來!”
  
      陳弓凡事必然爭先,他當仁不讓的走出,沖著樹祖一拜。
  
      就在他一拜之后,巍峨的巨樹之中,陡然之間射出數百道金光,這金光,將至少五分之一的葉子全部染成了金色。
  
      然后這些金色的葉子,紛紛抖動了起來,發出簌簌的聲音。
  
      這簌簌之音,連成一片,如同浪濤涌來,響徹整個巨木王城!
  
      “咝,不愧是無道天候的親子,他的天賦,簡直驚世駭俗!”
  
      數十里外,無數神族驚嘆,眼中露出嘆服之色。
  
      陳弓,素來都有巨木神族第一天才的稱號。
  
      而他的父親,更是最強的無道天候,他是真正的天之驕子,一出現便牽動人心。
  
      而他的表現,也沒有讓人失望,足足五分之一的樹葉為之抖動啊!
  
      要知道,樹祖何等巨大,五分之一的葉子,相當于什么概念?等于一望無際的大森林都在為其喝彩。
  
      這等天才,歷史罕見。
  
      陳弓閉上雙眼,保持著姿勢很久,終于,他起身,眼中露出一抹喜色。
  
      很顯然,他覺醒了一門非常強大的天賦神通!
  
      在其左側臉部,一道道綠色的經絡浮現,雖然有些丑陋,但是卻充滿了生命的律動。
  
      這便是巨木神族的天賦神通在外表的體現。
  
      每當一個神族覺醒天賦神通后,都會有所表現。
  
      “輪到我了!”
  
      第二個登場的是納蘭姍姍,作為小郡主,她的支持者也不低。
  
      倒不是說她有多強,而是她與神王畢竟有血脈聯系,以己度人,神王很有可能將位置傳給親近之人。
  
      再者說,納蘭姍姍也不弱。
  
      她英姿颯爽,如軍人般一拜。
  
      沙沙沙!
  
      巨樹搖曳,金光涌動,引起許多人驚嘆,可是納蘭姍姍卻并不滿意,因為為她而搖動的葉子,最多最多只有六分之一,相比于陳弓,存在著差距。
  
      不過,她的收獲應該也不小,天賦神通覺醒之后,她臉上浮現出一抹笑意。
  
      天賦神通,如不死金鎧一般,都代表著一個魂修的上限,其作用,不可限量。
  
      納蘭姍姍后,宮羽終于登場了。
  
      她不爭,并不代表她不在意,可以看到,她平靜的俏臉上,也露出了一抹期待之色。
  
      她走上前去,沒有行禮,而是纖纖玉指,放在樹祖之上。
  
      一抹柔和的綠光,將她包裹。
  
      沙沙沙!
  
      緊接著,金光照常升起,近乎于三分之一的葉子,都為之抖動了起來。
  
      簌簌之音連綿,讓許多人變了臉色。
  
      “她竟然比陳弓還要天才!”
  
      “宮羽到底是何人?來歷神秘,卻又有如此天資!”
  
      “三分之一的葉子都為之而搖曳,這簡直無法想象!”
  
      神族眾人驚呆了。
  
      他們想到過宮羽很變態,但是卻沒有想到,她能變態成這樣!
  
      足足三分之一的葉子啊!
  
      這是什么概念?
  
      陳弓臉色已經僵硬了,不止是他,其他人看向宮羽的眼神之中,也充斥著忌憚和嫉妒。
  
      “有些不對勁……”張恒看著宮羽,心中涌出一股詭異之感。
  
      但不管他人怎么想,大典還在進行。
  
      眾人陸續上前,只不過有宮羽和陳弓這兩個變態珠玉在前,其他人已經很難引起太多的驚嘆了。
  
      那幾個天候之子,雖然天資也不凡,但明顯存在著差距。
  
      倒是羅棄,有些出乎眾人的預料,為他而搖曳的樹葉,竟然也有五分之一!
  
      其天賦,難道絲毫不遜色陳弓?
  
      陳弓的眼中爆出冷光,瞬間看了過去。
  
      然后就看到羅棄踉踉蹌蹌,似乎被嚇到了,差點跌倒在地的倒霉樣子,這家伙很膽小,也很習慣被太多人注視,捂著臉躲開,一副心有余悸的樣子。
  
      這種沒出息的德行,換來了陳弓的一聲冷笑。
  
      “有天賦又如何,依然是個廢物!”
  
      抱著這種念頭的人,不止他一個。
  
      而在這個時候,只剩下張恒了,他深吸一口氣,踏上前去。
  
      他的心中,有些疑慮。
  
      自己可不是神族啊……
  
      不是巨木神族的人,能夠被樹祖認可嗎?
  
      他心里沒底。
  
      。m.
  
  
分分彩出号绝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