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重生之最強棄少 > 第六百五十四章:假丹

第六百五十四章:假丹

看書網..LA,最快更新重生之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前世,張恒還只是個筑基修士的時候,當時曾經有一個名噪一時的人物。
  
  此人是“千門”之人,精通騙術,本是一個筑基初期的修士,卻用妖丹施術,在自己的丹田內凝聚出一顆“假丹”,使自己擁有金丹修士的氣息和氣勢。
  
  金丹修士,在一些相對貧瘠的小地方,已經是萬人敬仰的存在。
  
  此人靠此“假丹之術”,流轉于各地,招搖撞騙,橫行霸道,也不知道斂了多少錢財,壞了多少女修的貞潔……但可惜,紙終究包不住火,終有一日,他與人為難,誰知道對方竟然很有膽氣,匹夫之怒,血濺五步,這一動手,才發現他居然是個假貨!
  
  如此一來,那些曾經被他欺騙過的人,自然是勃然大怒,到處搜尋他的下路,想要將他殺死。
  
  但此人到底還是有些能耐,竟然找了個地方躲避起來,茍延殘喘了十幾年。
  
  張恒是在意外的情況下,進入了他臨時的洞府之中,此人當初避難的時候,已經身受重傷了,張恒見到他的時候,剛剛咽氣不久,他臨死之前,卻是將自己的諸多騙術記錄了下來,希望能夠由有緣人傳承下去。
  
  對大多騙術,張恒看不上眼,唯獨那假丹之術,還算是有些名堂,所以張恒便將其記錄了下來。
  
  拿了對方的假丹之術,張恒也算是受了此人恩惠,雖然他壞事做盡,但依然將其安葬了。
  
  而那假丹之術,張恒卻是并沒有找到機會使用,因為沒有過多久,他便已經結丹了。
  
  此術自然也就隨之擱置了下來,若不是突然間看到那顆妖丹,張恒也想不起來自己還會這么偏門的術法!
  
  “假丹之術,騙人是足夠的,只要不與人動手,就不會露出破綻,氣息變了,氣勢也變了,我再用易容之術將面貌做些改變,誰人還能認出我的身份?”張恒閉上雙眸,腦海中浮現出假丹之術的施展方法。
  
  他先過了一遍,徹底熟悉后,確認無誤,這才長長的吐出一口氣。
  
  再次一揮手,七八味靈藥飛出。
  
  假丹之術最重要的核心便是妖丹,其他的輔藥都很常見,大部分張恒儲物戒里是有存貨,至于沒有的一兩味,再分析了其藥性之后,張恒便選出了其他靈藥替代。
  
  如此一來,施展假丹之術的條件就滿足了。
  
  張恒屈指一彈,丹火熊熊燃燒,虛空鼎閃爍著烏光,自從煉制成功以來,此鼎頭一回開始煉制東西。
  
  烈火焚燒,張恒掐動法決,使得火焰不斷的炙烤妖丹,卻又掌握的非常細致,只是炙烤,絕不傷害妖丹本源。
  
  這是一種很細微的技巧,不是煉丹高手,很難把握的好。
  
  大概過了兩個時辰左右,妖丹開始變化了,首先它的表面,變得干燥,烏黑,甚至有了些裂痕。
  
  一縷縷綠色的妖異氣體,開始從這些裂痕中逸散了出來。
  
  這是妖氣,對于修行者來說,是劇毒。
  
  所以張恒要做的第一步,就是將假丹之中的妖氣完全驅除了。
  
  這個過程持續了足足八個時辰,妖氣時而濃郁,時而稀疏,有的時候隔了兩個小時才出一縷,顯得很是緩慢,但是張恒卻穩坐釣魚臺,沒有絲毫的急躁。
  
  八個時辰后,張恒終于睜眼,喃喃說道:“應該已經沒有妖氣了!”
  
  他一揮手,將所有靈藥投入虛空鼎之中。
  
  虛空鼎彌漫出一層濃郁的烏光,竟然有虛空之力在藥鼎內參與,使得靈藥融合的速度變得更快了……按照先后順序,張恒掐動印決,一道道金色的光芒被打入到藥鼎之中。
  
  若是有人此刻從鼎口俯瞰,定然會發現奇異的一幕,妖丹的所有裂痕處,全部透出神圣的金光,而已經融合的靈藥,卻是感覺到了一股莫名的吸引力,竟然投身到金光之中。
  
  濃郁的藥汁一點點的滲透,進入到了裂痕里。
  
  咚!
  
  張恒將鼎蓋合攏,舒了一口氣,很順利,已經到最后一步了。
  
  等到所有的藥汁與妖丹融合,這顆妖丹,就會變成修行者的金丹。
  
  無論是從外表,還是從氣息上來看,這顆金丹都沒有絲毫的破綻。
  
  修行者想要改變容貌,這是非常容易的。
  
  當尋仇之時,怎么來辨別仇家呢?
  
  靠的就是看人的氣息,常理來說,容貌可以變,外形可以變,唯獨氣息,是變不了的。
  
  因為氣息與功法,與性格的關系很大,除非改修功法,或者是一個陰暗的人,忽然間變得陽光起來,氣息才會有質的變化,但是這種事情顯然是不太可能發生的。
  
  如瑤池圣女,妙音仙子這等大勢力的天之驕子,身上都攜帶寶物,可以掩蓋氣息,這也是一種保護的措施。
  
  假丹已經在煉制了,剩下的便是火候了。
  
  張恒取出幾顆靈石,握在手中,一心二用,一邊吞噬靈石,一邊注意著鼎里的假丹。
  
  足足過了一天一夜,鼎中終于涌出了一股濃郁的香味。
  
  “成了!”張恒目光一閃,抬手將鼎蓋打開。
  
  轟!
  
  一道金光沖霄而起,氣勢磅礴,很容易讓人想到金丹修士蒞臨。
  
  然而張恒早有準備,抬手打出一片光暈,將氣息封住。
  
  鼎中,那原本的妖丹,此刻已經變成了璀璨的金丹。
  
  渾圓飽滿,靈氣四溢,小小的金丹里面,似乎蘊含著強大的力量。
  
  但張恒知道,這只是假象而已。
  
  他將虛空鼎收入到儲物戒之中,把玩假丹少許,一口將其吞下。
  
  只等假丹融合,便是他脫身之時。
  
  出了通天城,那便是海闊憑魚躍,天高任鳥飛了!
  
  ……
  
  而此刻,五行門之中,正有一群貴客來臨。
  
  “他還在靜室里面修行嗎?”
  
  姜凡坐在主位上,高高在上的說道。
  
  “還在,這幾日他沒有動過!”五行門管事拱手,顯得很是謙卑:“姜少,在下早就說過,張恒的死活,與我等無關,若你們要動手,盡管自便。”
  
  “你倒是很聰明。”姜凡饒有興趣的問道:“可是五行門靜室一直以來,都有兩個作用,一來,是供人閉關,二來,是讓人躲避仇家,昔日也有不少人被人追殺,躲在你五行門靜室之中,你們不也收留了嗎?如今怎么卻因為他破例了?”
  
  “五行門雖然也算是個一流宗門,門內有幾位金丹修士坐鎮,但在姜少等人眼中,其實并不算什么,我們之所以敢放言庇護他人,有兩個原因,其一是我們只庇護能庇護的人,若是遇到圣地的仇人,我們肯定是避之不及的,二來,靜室就在通天城之中,誰人敢在通天城內殺人?我們也不過是借用了靈山圣地的威風而已。”管事非常的謙虛,但說出的卻是實情,這其實就是靜室的秘密了,那些人之所以進入靜室避難,其實心里頭也知道這一點,為什么還愿意付出靈石呢?原因倒也簡單,偌大一個通天城,很難給人安全感,倒是一座小小的靜室,頭頂有瓦片遮雨,四面有墻壁擋風,更容易給人以心靈上的安全感。
  
  “張恒我們庇護不了,也不敢庇護,他得罪了太多人,庇護他會讓我們陷入萬丈深淵。”
  
  管事深深拱手,示意五行門完全不想摻和到其中。
  
  “很好,你是個很識相的人。”姜凡笑了笑,說道:“三日內,我們就要動手了,這段時間,你們的人從靜室撤走吧,我會派人接管,等到殺了人后,你們自然可以回來。”
  
  “這是十萬靈石,算是這三日內對你們的補償吧。”
  
  姜凡拋出一個儲物袋。
  
  五行門管事哪里敢收,雙手奉還回去,連忙說道。
  
  “不過是小事一樁,何須靈石?別說三日,就是三十日,只要姜少開口,我都沒有任何意見。”
  
  姜凡露出滿意之色:“你很不錯。”
  
  管事終于放下心來,擦了把汗水,說道:“自打張恒來靜室的消息傳出后,已經無人再來閉關了,原本閉關的人,多數也已經離開了,還剩下幾人,還留在靜室之中,他們都是筑基圓滿的修士,距離突破金丹只差臨門一腳,屬于閉死關狀態,暫時還不知道外面的事情,但我已經發出了傳音符,等他們發現后,想必也會離開的,到時候還請姜少行個方便。”
  
  “這是自然。”
  
  姜凡滿不在乎的說道。
  
  “這是那幾人的名冊,請姜少過目。”管事遞過去一枚玉簡。
  
  “你下去吧。”姜凡看也沒看,隨手丟在一邊。
  
  管事再度拱手,轉身離開。
  
  姜凡望著他的背影,冷笑連連。
  
  “張恒啊張恒,你以為你躲到靜室就能安全了嗎?這和鴕鳥把腦袋埋進沙子里又有什么區別?這次,你是甕中之鱉,必死無疑!”
分分彩出号绝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