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重生之最強棄少 > 第二百九十一章:臨時封鎖

第二百九十一章:臨時封鎖

    “漢江之上,不見不散。”
  
      陸軒眼里滿是幸災樂禍之色,冷冷說道。
  
      說完后,他便轉身離開。
  
      只有張恒,手中握著火云劍,緩緩睜開雙眼。
  
      “呼……”
  
      他長舒一口氣,眼中露出些許凝重之色。
  
      這個唐勝豪,不簡單啊!
  
      此人的火云劍,已經到達了靈器級別,其中蘊藏著他的一縷神念,張恒剛剛握劍,神念便化作殺機,席卷而來,若不是他反應的快,及時化解,甚至會有生命危險。
  
      不僅僅是試探,更是示威!
  
      “有意思!“張恒冷哼一聲,握著火云劍,往前走去。
  
      鳳棲州年輕一輩第一人,果然名不虛傳,是一個好對手!
  
      ……
  
      每次地榜大戰,都堪稱盛事。
  
      更何況如今是地榜一百三十七位的唐勝豪挑戰第十九的張恒,這場大戰,看點滿滿。
  
      在消息傳揚出去后,眾多武者,修行者,立即蜂擁向江漢市,要來看看這一場曠世大戰!
  
      大戰將開,雖然只有一天的時間,但是對于強大的武者和修行者來說,要趕來并不是很難,為了保證這場大戰的隱秘和質量,一些大人物暗中運作,將漢江中段整個戒嚴,不允許閑雜人等進入。
  
      這卻是苦了許多來游江景的游客。
  
      “為什么不讓進去啊?”
  
      “就是,我們都花了錢了,就等著游江呢。”
  
      “我們準備了好幾天,要在江邊燒烤,你說進就不讓進?”
  
      游客們很是不滿,在江邊吵嚷。
  
      他們前邊,站著一排穿著黑西裝的男人。
  
      “不好意思,這里有重要的事情要發生,必須要戒嚴。”其中一個戴著墨鏡的魁梧男子客氣說道。
  
      “騙誰呢?”有個女孩子冷笑一聲,說道:“我們本來都已經進去了,可是臨時把我們趕了出來,一般要戒嚴,肯定都是提前準備的,再者說,你們又不是政府的工作人員,憑什么戒嚴啊?”
  
      “就是就是,要戒嚴怎么不早戒嚴?”
  
      “你們是誰啊,憑什么不讓我們進去?”
  
      “再這樣我們就報警了!”
  
      其他游客見有人出頭,立即群情激憤了起來。
  
      “你們要報警是吧,喏,警察來了。”墨鏡男忽然間指著遠處。
  
      一排警察開了過來,揚起大片塵土。
  
      不多時,就有警察下車。
  
      他們剛一下來,便直接拉起了封鎖線,更有人拿著防爆盾,戰成一排。
  
      場面一時之間弄得很大,本來覺得沒什么的游客,也都緊張了起來,心里頭不禁開始犯嘀咕。
  
      “漢江上出什么大事了嗎?有兇殺案?還是什么?”
  
      一個老警察走了過來,臉上滿是嚴肅,對著人們說道。
  
      “各位,收到上級命令,漢江中段景區臨時封鎖一天,還希望大家配合。”
  
      “警察叔叔,這里究竟出什么事了啊?”剛剛質疑的那個女孩鼓著腮幫子,好奇的詢問。
  
      “軍事演習,臨時組織的。”這個女孩圓圓的臉蛋吹彈可破,身上洋溢著青春氣息,讓人容易生出好感,以至于老警察的語氣都緩和了許多。
  
      “原來是軍事演習。”
  
      “唉,散了散了。”
  
      “真倒霉,白來了一趟……”
  
      連警察都來了,游客們就是有意見,自然也不好多說什么,也只能是唉聲嘆氣的離開。
  
      人群漸漸散去,只剩下三男兩女,還站在原處。
  
      其中,正有那個可愛的女孩。
  
      此刻,她的小臉上也滿是晦氣,無奈說道:“小離姐姐,我們好倒霉啊,居然碰上了軍事演習。”
  
      一邊說,她一邊郁悶的搖著對面女孩的胳膊。
  
      葉離看著撒嬌的女孩,臉上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小云啊,你還真是天真,這種話都信。”
  
      相比于過去,現在的葉離明顯要清瘦了許多。
  
      威廉伯爵死后,她和威廉家族的聯系也就斷了,又一下子從云端跌落到了低谷。
  
      那一段時間,她一個人住在出租屋里,飯也不怎么吃,每天都發呆的看著天空,想著自己的事情。
  
      張恒的身影,在她的腦海中揮之不去,幾乎已經形成了她的陰影。
  
      不過,作為美女,運氣總是不會太壞,她離開渝都,到達了鳳棲州,認識了新朋友,找了新工作,很長的一段時間過去,她的生活倒是穩定了下來,但心情卻始終不是很好,所以,朋友們便帶著她,準備來漢江散散心。
  
      可惜,卻遇到了這檔子事。
  
      “小離姐姐,你是說這里根本沒有軍事演習?”女孩瞪大了眼睛。
  
      “當然。”葉離微微一笑,說道:“軍事演習可不是小事,一般都是要提前計劃,選擇的區域也多是無人區,你看這里,位于漢江中段,距離周圍的幾個風景區都很近,怎么可能演習呢?”
  
      “而且,剛剛那個警察說了,這里只戒嚴一天。”
  
      “到現在為止,都沒有看到任何軍隊,或者是軍用器械出現,一天的時間,能演習出什么名堂?所以肯定是糊弄人的托辭。”
  
      聞言,不光是這個女孩,其他三個男的,也是點了點頭。
  
      中間的男子,器宇軒昂,穿著一件淡藍色的襯衫,手腕上戴著勞力士金表,他指著不遠處說道:“看,有人來了。”
  
      走過來的,是一個須發皆白的老者,背著雙手,直接從封鎖線穿過。
  
      方才的墨鏡男和老警察不僅不阻攔,還沖著他笑了笑。
  
      “又有人過來了。”
  
      漸漸地,連續走過來七八批人。
  
      有男有女,有老有少,看他們的樣子,衣著都很是隨意,有的一臉嚴肅,有的平淡如水,有的則是帶著一股子出塵之氣……這些人,怎么看怎么都不是簡單人物!
  
      “他們究竟是過來干什么的?”
  
      男子皺眉問道。
  
      “肯定熱鬧可以看,華哥,你不是說你舅舅是公安局的局長嗎?能不能讓咱們進去啊。”女孩直勾勾的盯著這些走過封鎖線的人,她的好奇心已經被徹底勾起來了。
  
      “行,我去問問。”男子眼里露出自信之色,直接走了過去。
  
      “咦,怎么又是你們?”墨鏡男伸手攔住眾人。
  
      “為什么他們那群人都能去,而我們卻不行?”男子抱著雙臂,好整以暇的說道。
  
      “他們有資格進去。”墨鏡男冷冷回答。
  
      “資格?誰給的資格?”男子指著自己鼻子,說道:“我叫丁華,我舅舅是市公安局的局長,我難道都沒有資格進去嗎?”
  
      “你是劉局的侄子?”老警察臉色微變,上下打量。
  
      “那是當然,現在我可以進去了吧。”丁華嘴角拉扯出一抹自信的弧度。
  
      “不好意思,進去不了。”老警察想了想,還是搖頭:“實話告訴你,今天這里面有大事發生,普通人都摻和不了,別說是你了,就是劉局親自來,也進不去。”
  
      “你說什么!?”
  
      丁華聞言,頓時大怒。
  
      “算了算了。”
  
      葉離卻是把他拉了回來。
  
      “小離,你拉我干什么?那個老混蛋居然連我都敢攔,我一定不會放過他的!”丁華怒氣沖沖,他追葉離很久了,原本以為是一個很好的表現機會,可沒有想到人家卻不肯買賬,反倒是讓他丟了臉。
  
      “也不能怪他,我想他也是沒有辦法,不然不會得罪你的。”葉離說道。
  
      “我不信,我打電話給我舅舅,我一定要辦了他!”丁華不依不饒,走到邊上,撥通了電話。
  
      過了一陣子,他回來了,臉色有些不好看。
  
      “我舅舅說,今天漢江之上,有兩個大人物要解決私人恩怨,所以閑雜人等都不能進去。”
  
      “連你也進不去嗎?”圓臉女孩問道。
  
      “我舅舅說,如果我敢鬧事,就打斷我的腿,讓我趕緊回家去。”丁華無奈說道。
  
      “啊!”圓臉女孩無語了,說道:“那可怎么辦啊,小離姐姐,你有辦法嗎?”
  
      “如果真想進去看看熱鬧,我的確有個辦法。”葉離忽然間露出了狡黠之色。()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
  
  
分分彩出号绝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