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重生之最強棄少 > 第二百二十二章:八荒唯我

第二百二十二章:八荒唯我

  ..,重生之最強棄少
  
    “精怪得日月精華方可通靈,而你既非精怪,又不是人,也敢妄稱貴族?”張恒目光冷淡,似乎根本沒有將數十只擴散開,將他包圍的血族看在眼里。
  
    他始終,盯著威廉。
  
    這個家伙體內蘊含著就連他都感覺到了一絲威脅的可怕力量,這是一個勁敵!
  
    “血族是黑暗之神的使者,愚昧的東方人,怎么可能明白神的恩澤?”威廉渾身血光爆發,猶如一個紅太陽。
  
    “楚公子,你說我怕他么?”
  
    “那么現在,我就當著你的面,將他殺死!”
  
    楚狂龍已經推開車門跑了出來,在他邊上,還有著幾乎呆滯的楊先生。
  
    這是怎樣的一幕啊?
  
    尊貴的威廉先生變成了一個大蝙蝠,渾身血光流淌,其背后一雙一米二左右的肉翅撲騰,而一臉平靜的張恒,卻是騎著龍馬,懸浮在高空之中。
  
    他們仿佛,都感覺不到重力的存在。
  
    楚狂龍雖然不想承認,但是這一刻,他除了恐懼和震撼之外,已經別無他想,所以威廉的話語,他根本沒有聽進去。
  
    “口氣不小。”
  
    張恒撫摸著木靈的腦袋,淡淡說道。
  
    “我今日就親手將此僚斬殺,取其精血,為你筑基!”
  
    話音落,張恒一步踏出,懸浮在空中,他腳下的氣流,猶如湖面一般,竟然在他的踩踏之下,泛起了絲絲縷縷的漣漪。
  
    龍馬嘶鳴一聲,馱著木靈退后。
  
    它知道自己在完全覺醒血脈傳承之前,還是幫不上什么大忙的,但是代為照顧木靈,卻還是力所能及。
  
    張恒的步伐邁的很大,徑直在空中奔跑,他猶如炮彈一般,帶著一往無前的氣勢,在奔跑過程中,一聲清脆的劍吟響起,黑色法劍爆射而出,如同雪白的匹練,當先沖著威廉而去。
  
    “你果然有些本事,難怪保羅那些廢物攔不住你!”
  
    威廉眼中血光愈發燦爛,他雙翅拍動,幾輛奧迪直接飛起,被狂風席卷,迎著張恒的法劍而去。
  
    “嘭!”
  
    劍光穿透汽車,幾輛汽車連環爆炸,燦爛的火花在空中炸開,一塊塊殘骸濺射而出。
  
    而張恒,卻是從火光之中穿越而出,他手中握住被反彈回來的法劍,一劍劈向威廉!
  
    “本尊行走時間多年,想要搶我東西的人,卻是罕見,今日,你們必須要付出代價!”張恒神色冷漠。
  
    “可笑的東方人,你以為你是誰?憑什么不能搶你的東西?我若是得到女人和寶馬,下一次見面,我將會成為侯爵,實力,比現在何止強大十倍?這是我的一次機會,我怎么能錯過!”威廉振翅高飛,張口一吐,一團污濁的血光炸開,化作一張大網,直接迎向劍光。
  
    “侯爵?”張恒冷笑:“看來這就是血族的實力劃分了,或許你變成了所謂的侯爵,我的確奈何不得你,但現在,你必死無疑!”
  
    “可笑,我身為伯爵,血脈之力充沛,正值巔峰,就是筑基后期的修行者,也不一定能勝我,何況是你?”
  
    威廉雙手張開,猶如鬼爪一般,層層黑氣逸散而出,他翅膀一震,身子爆射而出。
  
    與此同時,那一張血色大網已經裹住張恒的劍光。
  
    劍光是無形之物,如今被血網包裹,仿佛變成了有形一般,竟然層層收縮,動彈不得,到最后,消泯于無形。
  
    也就是這一瞬間,威廉抓住機會,一爪砸落!
  
    “嗚嗚嗚!”
  
    他的手掌干枯,青筋暴起,仿佛真的是野獸的爪子一般。
  
    抓向張恒之時,血光隱隱浮現,而周遭的空氣,竟然仿佛被這一爪給抓了起來,當他蓄力完畢,全力一擊之時,空氣也被牽引,發出嗚咽的聲音,朝著張恒傾軋而下!
  
    “破!”
  
    張恒眼眸平靜如水,面對如此重擊,他只是一劍斬出。
  
    任你千般神通,萬般變化,我自一劍斬之!
  
    璀璨的劍光猶如匹練,隔空閃過,直接將沖撞而來的空氣斬成兩端,那黑暗氣息濃郁的猙獰血爪,也在劍光之中消泯于無形。
  
    然而就在此刻,威廉已經欺身上前,巨大的肉翅如同刀刃一般,朝著張恒的脖頸處劃來。
  
    肉翅邊緣,金屬光澤閃爍,森森寒意,讓人頭皮發麻。
  
    張恒橫劍去擋,兩兩碰撞,果然發出金鐵之音!
  
    威廉以翅膀為武器,左右出擊,招式如同羚羊掛角一般,不可捉摸,張恒被人近身,法劍或是點,戳,掃,刺,一招一式,竟是為了化解。
  
    電光火石之間,二人交戰上百回合,在虛空之中閃轉騰挪,已經到了十幾公里之外。
  
    而那邊,是一片森林,屬于無人地帶。
  
    其他血族和龍馬自然是飛著追去,只留下楊先生和楚狂龍,二人站在高速邊緣,看著一地的殘骸,世界觀幾乎崩塌。
  
    “他們究竟是人是神?”
  
    楊先生身子**,幾乎要癱軟。
  
    楚狂龍搖頭,他眼中有著深深的挫敗感。
  
    這樣的對手,實在是強大的過分了!
  
    “但愿他們兩敗俱傷,一起死!”
  
    一個大膽的念頭,忽然間冒了出來。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一輛車卻是呼嘯而來,今夜的高速,似乎格外熱鬧。
  
    車門打開,兩個女人走了出來。
  
    “張恒呢?”
  
    “威廉先生呢?”
  
    江紅鯉和葉離同時發問,他們看到了有些狼狽的二人。
  
    “往天邊去了。”楚狂龍指著遙遠的蒼穹。
  
    什么?
  
    二女對視一眼,再看看這遍地狼藉的戰場,茫然了。
  
    這讓她們怎么可能追的上?
  
    而此時,張恒已經在虛空中與威廉交手了上千回合。
  
    自從來到地球之后,他只遇到過兩個勁敵。
  
    其一是陰山老鬼,此人修血殺道,境界又高,費了張恒一番手腳。
  
    其二就是威廉,他手段更加詭異,體內血脈之力源源不斷,又有翅膀幫助。
  
    張恒畢竟不是金丹修士,長劍又要用來對敵,無法長時間施展御劍術,在空中斗法,無疑吃力很多,一時之間竟然拿他不下!
  
    此刻二人,已經到達森林深處,在林木之中,有一片湖泊。
  
    在月光下,反射著迷蒙的光芒,許多動物在湖泊周圍棲息。
  
    唰!
  
    威廉雙翅展開,懸浮在空中。
  
    而張恒,卻是徐徐落在一片樹葉上,他整個人仿佛鴻毛一般,踩著柔嫩的樹葉,微微起伏。
  
    “東方人,我改變主意了,我今天不殺你,我要收你做我的奴仆,你很出色,有這個資格!”威廉獰笑道。
  
    “可我沒有改變主意,我今日要殺你,取你精血,為我弟子筑基!”
  
    張恒看著湖水對面的威廉,眼中冷色閃爍,雙腳飛踏,一劍斬出。
  
    這一劍,不再是他慣用的一劍開天。
  
    “八荒唯我!”
  
    他心中默念,使出這一式在他上輩子三百歲之前無敵同境界的可怕劍法。
  
    這門劍法,繼承與遠古劍宗,是張恒在一處遺跡中偶然得知。
  
    后來他感悟三十年,練劍三十年,入門又用了三十年,劍訣大成之時,聲名鵲起,同境界無敵。
  
    劍起之時,平靜的湖水之中仿佛藏了千噸炸藥,竟然掀起一道道的巨浪,張恒腳踏巨浪,整個湖水數萬噸的重量,直接被掀了起來,化作一面驚天水幕,朝著威廉轟然拍落!
  
    “你怎么可能會有這樣的手段!”
  
    威廉臉色大變,身形猛地倒退,可是當他抬頭之時,依然看到了那巨大的陰影。
  
    整個湖水都被傾覆,這樣的一劍,籠罩了方圓幾公里,七八個血族不慎被卷入其中,直接被湖水中潛藏的劍氣絞成了碎肉!
  
    這一刻,他終于意識到,自己面對的是,是足以威脅他生命的強敵!
  
    一抹瘋狂之色,在他的眼眸之中涌現。
  
    “是你逼我的!”
  
    威廉喉嚨中發出嘶啞的嗬嗬聲,就好像有一個惡魔,要從他的體內破出!
分分彩出号绝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