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重生之最強棄少 > 第一百八十六章:跪一人為師

第一百八十六章:跪一人為師

看書網..LA,最快更新重生之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可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之前你想要殺我的對吧?”張恒玩味說道。
  
  “我,我那是吃了豬油蒙了心!”潘云龍眼中滿是驚恐,連連退后:“你要什么我都給你,求求你不要殺我!”
  
  此刻他無比悔恨,自己怎么那般腦殘,明明有機會走,卻因為貪婪留下,如今倒好,性命都在別人掌中握著。
  
  張恒斬殺陰山老鬼,這等強勢,讓他心悸。
  
  “哦,你能有什么東西?”張恒抱著雙臂,疑惑問道。
  
  潘云龍一怔,吞吞吐吐,說不出話來。
  
  煉器,不如張恒。
  
  靈石,不如張恒。
  
  這個時候,他還能有什么底牌,只能是磕頭如搗蒜,痛哭流涕求饒。
  
  “求求你,不要殺我,求求你……”
  
  在邊上的易川,此刻也走了上來,低聲勸道。
  
  “張哥,算了吧,他已經挺慘的了,青羊宮畢竟是鳳棲州的大門派,人脈關系眾多,殺了他,只怕是會有麻煩。”
  
  聞言,潘云龍仿佛抓到了救命稻草,陡然間亢奮了起來。
  
  “對對對,我是青羊宮的人,我是年輕一輩大師兄,你殺了我,到時候我師尊一定會找你麻煩!”
  
  “你是在威脅我?”張恒淡淡說道。
  
  明明是平靜的語調,卻仿佛是一盆冷水,直接從他腦門上潑了下去。
  
  興奮之情退去,潘云龍面色如紙,這才意識到自己犯了多大的錯誤,他用祈求的眼神看向易川,希望得到幫助。
  
  易川心里頭卻是苦笑,他原以為,自己會給張恒求情,可是如今,一切都反過來了。
  
  跪在地上狼狽不堪的是潘云龍,而占據著主導地位的卻是張恒。
  
  更重要的是,現在的張恒在他眼中充滿了威嚴,說話的時候,也是斟酌再斟酌。
  
  “張哥,我看讓他賠償個幾萬靈石,也就算了吧。”
  
  “他本身也沒多大本事,不會給你造成什么威脅,殺了他,什么也都得不到,不殺的話,反而能得到好處。”
  
  “再者說,青羊宮的確也是麻煩。”
  
  他臉上賠笑,小心翼翼的說道。
  
  “幾萬靈石?”潘云龍差點沒暈過去。
  
  易川立即瞪了他一眼。
  
  潘云龍打了個哆嗦,苦著臉說道。
  
  “給,我給!”
  
  二人緊張的看著張恒,不知道他會做出什么決定。
  
  “聽起來很有道理。”張恒點了點頭,說道。
  
  易川松了一口氣,正要說話。
  
  但就在這個時候,張恒卻是話鋒一轉。
  
  “但是,我拒絕!”
  
  什么?
  
  二人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若是隨便來個人要殺我,最后只需要賠償一點靈石就可以,那么普天之下,殺我的人豈不是多了去了?幾萬靈石,雖然誘人,但我還不放在眼里,相比之下,我更對他的性命感興趣!”張恒眼中劃過一抹寒光,根本不給機會,直接抬手,斜斜一劈。
  
  卻看到鋒銳匹練射出,直接將其頭顱砍下!
  
  潘云龍到死,眼里還都是難以置信。
  
  張恒背著雙手,傲然屹立。
  
  他可是堂堂永恒仙尊,殺不殺一個人,全憑心情,潘云龍對他不利在先,自然是死路一條!
  
  “此人太狠了……”易川再也不敢說一個字,想想自己之前對張恒的態度,他不由得打了個冷戰。
  
  張恒卻沒有和易川追究的心思,幾句嘲諷罷了,從來都沒有讓他有半點的情緒波動。
  
  他摘下潘云龍的儲物袋,掃了一眼,卻也是露出滿意笑容。
  
  拍賣會上的那枚朱果正在其中,除此之外,還有七八件下品法器,一件中品法器,另外,還有上萬靈石,張恒估計,這應該是青羊宮為他準備的參加拍賣會的資金。
  
  殺人放火金腰帶,在地球上苦哈哈的混了很久,如今不過是殺了兩個人,張恒就已經富得流油了。
  
  就在他志得意滿的時候,洛依然忽然走了過來。
  
  “她是?”張恒看過去,眉頭微皺。
  
  原來洛依然不是一個人來的,而是牽著一個瘦弱的女孩。
  
  木家三小姐!
  
  張恒忽然間意識到,潘云龍除了買了朱果之外,還有這個女孩。
  
  “我當時遠遠看到車里還有人,她被繩子捆住,正在掙扎,于是我就偷偷把她救了出來,躲在了小樹林里,等到外面沒動靜,才走出來。”洛依然摸著木家三小姐的腦袋,有點疑惑說道:“奇怪的是,這個小妹妹不說話,難道是個啞巴?”
  
  “她不是啞巴,而是不愿意說,這小妮子脾氣可有點倔……”易川指著她說道。
  
  但就在他伸手的瞬間,木家三小姐的眼中忽然間涌出強烈的恨意,她直接撲了過去,張口咬住了他的手指。
  
  “啊疼,撒手!”易川好不容易將她甩飛。
  
  他的手指幾乎被咬斷,細密的齒痕深可見骨。
  
  而這個小女孩的因為他方才的大力,直接摔到在地上,瘦骨嶙峋的身體縮成一團,咧開嘴巴,嘴里滿是鮮血,她發出猙獰的嚎叫。
  
  “這是怎么回事?”洛依然看到這一幕,徹底驚了。
  
  “她原本是恒口市木家的三小姐,因為木姐欠了靈寶宗的債務,而被當成是拍賣物,來抵償債務。”張恒指著易川說道:“他是靈寶宗的人,拍賣物又經他手,自然會被這小妮子恨之入骨。”
  
  “恨我干什么?我就是一個商人,拍賣她的是她的父母,又不是我!”易川疼的齜牙咧嘴。
  
  “我遲早會殺了他們!”木家三小姐冷冷開口。
  
  她的聲音本該很好聽,但此刻卻像是包裹著堅冰,讓聽到的人,都能感覺到一股寒意。
  
  “你的父母的確不是個東西,親生女兒都要拍賣!”洛依然咬牙切齒的說道,她蹲下來,將木家三小姐拉起來。
  
  “以后你就跟著姐姐吧,保證沒有人欺負你!”
  
  “不,我不要跟著你!”她搖頭說道。
  
  “為什么?”洛依然不解。
  
  “姐姐你是個好人,但是我不想跟著你。”她忽然間抬頭,看向張恒,眼中涌出深切的渴望:“我想要跟著他!”
  
  一言出,眾人都愣了。
  
  張恒露出一抹古怪之色,問道。
  
  “哦?你為什么要跟著我?”
  
  “因為你殺了壞人,我要報恩,還有,你很厲害,我想要學本事,將來只有我欺負別人,沒有人能欺負我!”她握緊了小拳頭,眼中流露出難以形容的執著光芒。
  
  “可我要是不愿意呢?”張恒深深的看著她。
  
  女孩也不多言,噗通一聲跪倒在地。
  
  她重重的磕頭。
  
  一下,兩下,三下……額頭破了,血液流淌,幾乎染紅了她的半邊臉。
  
  “張恒,你就答應吧。”洛依然于心不忍,柔聲道。
  
  “你可要知道,我從不收徒。”張恒淡漠開口。
  
  女孩不言,依然重重磕頭。
  
  她瘦小的身軀顫抖,明顯不支,但是眼中的光芒,卻沒有絲毫褪色。
  
  就連對她有些不爽的易川,也被這一幕所震撼,他看向張恒,想要求情,話到了嘴邊,卻又被咽了下去。
  
  此行,他的話已經說得夠多了。
  
  “你可要知道,入我門下,或許你遇到的兇險,會比以往多十倍不止。”張恒深吸口氣。
  
  “我不怕!”她抬起頭,小臉上滿是血液。
  
  如此劇痛,如此悲傷,可她眸子里,卻沒有一滴淚水。
  
  這一幕,讓張恒有些觸動。
  
  記憶閥門打開,一段久遠的記憶,忽然之間涌入腦海。
  
  “唉,她和那個女人,還真的有幾分相似。”
  
  張恒心中喃喃,忽然間抬手,一股無形之力將女孩抬起。
  
  他伸手一抹,額頭上的血跡消失,傷口也恢復了正常。
  
  “我收下你了。”
  
  木家三小姐愣了許久,再次跪倒在地,恭恭敬敬的磕了三個頭。
  
  “師尊。”
  
  她抬頭,臉上掛著笑容,眼里蓄滿了淚水。
  
  張恒此刻只是嘆息,卻是不知,從今日之后,過了許久許久,自己的這個弟子,都未曾流下過眼淚,露出過笑容。
分分彩出号绝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