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重生之最強棄少 > 第一百五十六章:登船

第一百五十六章:登船

看書網..LA,最快更新重生之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就在這聲音響起的剎那,一個黑衣老者走了出來。
  
  他身材瘦削,矗立在船頭,就像是一根長長的竹竿。
  
  “秦大師!”
  
  然而大佬們似乎都認識他,在看到他之后,立即露出恭敬之色。
  
  “秦大師是誰?”
  
  很多第一次來的人,卻是不知道他的身份。
  
  尤其是當這么多大佬都畢恭畢敬的時候,他們更是懵了,因為完全無法想象,這世界上居然還有讓幾十位大佬集體俯首的人物!
  
  秦大師似乎知道他們心中所想,目光輕飄飄的掠過,雙眸凝視天空。
  
  “讓你下雨了么?”
  
  他再次發問,聲音宛如雷霆,轟然作響,帶著一股強烈的霸氣和威勢。
  
  話音落下,他一步踏出,仿佛腳下有臺階一般,竟然登天而上,在虛空之中連踏九步!
  
  “給老子散!”
  
  他一手指天,猛然斷喝!
  
  隨著他手指的方向,一道青光爆射而出,直入陰云之中。
  
  就像是一面透明的玻璃鏡子一般,瞬間籠罩了方圓幾里的天空,秦大師冷哼一聲,一拳打出。
  
  砰!
  
  眾人甚至都能聽到清脆的爆裂聲響,就看到青光鏡面直接破碎,連同一起破碎的,還有那層層疊疊的烏云!
  
  霏霏細雨,戛然而止。
  
  原本昏暗的天空,陡然間變得明亮,一輪朝陽,正好從東方升起。
  
  看到這一幕,在場的所有人都張大了嘴巴。
  
  這是什么情況?
  
  “呼,呼風喚雨?”有人牙齒打架,嘴巴死活合不攏。
  
  老天爺要下雨啊,人力怎么可能阻止?
  
  可是這秦大師,卻偏偏做到了,他那一句,讓你下雨了么,給老子散……在眾人腦海中久久回蕩,每個人發自靈魂的戰栗。
  
  怪不得大佬們要對他俯首,這樣的本事,只有活神仙才能做到啊……
  
  “這個秦大師,莫非真的是神仙下凡嗎?”
  
  “只有西游記的龍王才能管下雨吧?”
  
  “太厲害了,這等奇景,此生能見一次,已經知足,可惜不能拿攝像機拍下來,不然,唉……”
  
  許多人議論,他們看待秦大師的眼神,變得無比的敬畏。
  
  很顯然,在他們心目中,秦大師已經是神仙級別的人物。
  
  這一切,秦大師盡收眼底,他眼中劃過一抹不屑之色,背著手,也不發一言,獨自進入了船艙。
  
  他用自己的方式,告訴了所有人,他究竟是誰!
  
  “這真的是只有神仙才有的本事吧,呼風喚雨?”洛依然心理素質再怎么好,看到這一幕,也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震撼。
  
  “這可不是什么呼風喚雨。”張恒眼中劃過一抹玩味之色。
  
  呼風喚雨,撒豆成兵,飛沙走石……等等,都是屬于比較高級的修行者神通了。
  
  這個秦大師,修為不過是筑基,還遠遠不夠格。
  
  他之所以驅散烏云,是因為他借助了符篆的力量,那道青光,叫做“霽雨符”,金丹期修士可畫,擁有短暫改變天氣的力量。
  
  最多只有一刻鐘,并且籠罩的范圍不大,最多只有一兩里地。
  
  “看來,這玫瑰公主號的幕后之人,身家是挺豐厚的。”張恒暗中思忖。
  
  不管是之前的小挪移陣,還是現在的霽雨符,都說明了他們的底蘊。
  
  這也是正常,倘若連這點東西都沒有,又憑什么能主辦這種規模的拍賣會呢?
  
  “登船!”
  
  巨輪放下臺階,有人聲傳來。
  
  大佬們對視一眼,先行上船。
  
  “我們要不要湊過去。”洛依然低聲詢問。
  
  以張恒現在的身份,肯定有資格先上去。
  
  東州的大佬也來了幾位,完全能夠證明他的身份。
  
  他們也就是沒有發現張恒,如果看到了,肯定早就上前來打招呼了。
  
  “無妨。”張恒倒是不在乎這點虛榮,他饒有興趣的打量著登船的眾人。
  
  首先,那些所謂的各州大佬,他沒有放在眼里。
  
  一群掌握著世俗錢權的普通人罷了,隨著他修為的提升,彼此之間的距離會越來越遠,這些人不值得他掛懷。
  
  他關注的,是一些很特別的人。
  
  比如說,一個擁有著白色長發的老者……
  
  他背著雙手,擁有著很特殊的氣場,方圓兩三米內,沒有人擁擠過去。
  
  只要有人靠近,都會下意識的感覺到不舒服,于是主動和他保持距離。
  
  “武圣啊!”
  
  張恒心中嘀咕。
  
  如他這樣的人,還有不少。
  
  今日,可真是魚龍混雜,很不簡單。
  
  “實在是欺人太甚了!”就在張恒打量眾人的時候,洛依然突然間冷哼了一聲。
  
  順著她的視線看過去,張恒發現了很有意思的一幕。
  
  主辦方既然是修行者,那么肯定是比較隨心所欲的,他們自然不會像是保安一樣,安排人登船的順序,基本上,都是按照身份地位登船。
  
  可問題就在于,鳳棲州的大佬登船之后,一些比較中等的富豪便開始上船了,而東州的大佬,卻是被攔住了。
  
  “下等州的人,著急上去干什么?”有個年輕人,站在甲板上,很是不屑的說道。
  
  “陸少,你過分了吧!”有人不滿。
  
  “過分?”年輕人淡淡一笑:“你要是有什么不滿,盡管來陸家找我。”
  
  那人臉色瞬間變得無比難看。
  
  去陸家?
  
  他哪有這個膽子啊!
  
  一眾東州大佬,雖然氣的夠嗆,但是卻心有顧忌,只能忍氣吞聲的站在原地。
  
  鳳棲州的中等富豪們挨個進去,他們路過的時候,眼中滿是譏嘲之色。
  
  “都說東州無人,果真沒錯。”
  
  明明財力,權力都不如這些東州大佬。
  
  可他們卻有一股先天的優越感,趾高氣揚的走了上去。
  
  每上去一個,東州方面的人都感覺自己仿佛挨了一巴掌……
  
  終于,鳳棲州的人上完了。
  
  東州的人終于動了,可就在這個時候,那個陸少,卻是再次開口。
  
  “等等。”
  
  他指了指位置更靠后的一群人。
  
  “燕州的人先上。”
  
  “太過分了!”洛依然氣的跳腳。
  
  “怎么回事?”張恒皺眉。
  
  “玫瑰公主號,主要邀請的人都是東州,鳳棲州兩州的人,燕州也是個下等州,靠在鳳棲州邊緣,因為其地理位置的緣故,每一年邀請的人都不多。”
  
  洛依然眼中滿是怒意。
  
  “一般來說,鳳棲州的人的確占據主導,那么接下來就是東州了,在地理位置上,經濟發展上,還有實力對比上,東州都要勝于燕州,可他居然讓燕州先上,這簡直是在打我們的臉啊!”
  
  果然,這種赤裸裸的打臉,帶來了很強烈的羞辱感。
  
  幾個東州大佬再也按捺不住了,他們往前走了幾步,怒道。
  
  “陸少,你這可就過分了,憑什么燕州的人也能排在我們前面?”
  
  “因為老子愿意!”陸少冷冷說道:“老子就是看你們這些東州的廢物不滿!”
  
  “還是那句話,若是不服,盡管來找我!”
  
  “燕州的人先上,不要耽擱時間,不然秦大師怪罪下來,只怕是你們東州的人吃不消!”
  
  就在話音落下的時候,一個黑衣年輕人,卻是走了過來,神情冷漠的看了東州眾人一眼。
  
  “上個船而已,先后順序有那么重要嗎?你們東州的人怎么這么不識大體?”
  
  不識大體?
  
  分明是陸少從中作梗,怎么責任全部都甩在了東州身上?
  
  眾人氣的攥緊了拳頭,可是,卻最終只能忍氣吞聲,因為看這年輕人的服飾,明顯是和秦大師他們是一起的……
  
  這樣的人,他們哪里敢得罪。
  
  燕州的人平白無故撿了個便宜,自然歡天喜地的涌了上去。
  
  登船是一件喜事,可經過方才的羞辱,東州人臉上再無半點喜色,而是每個人都低著頭,士氣低落,眼神沮喪。
  
  “唉,都說弱國無尊嚴,弱州也是如此啊……”洛依然苦笑。
分分彩出号绝密公式